江溥荣

<山城>

唐我cp开坑啦~啊小伙伴们快来啊啊啊啊!

箫didi:

“重庆方面机要处主任,唐山海,刚从重庆回来。”李默群向着毕忠良介绍。


“特工总部特别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陈深。”陈深伸出手。


“幸会。”


“这位是唐山海的夫人,也是我的表外甥女,徐碧城。”


他转头看向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唐太太你好。”


“陈,陈队长。”我轻轻的伸出手。我记不清后面他们说了什么,混混沌沌的跟着唐山海走到宴席就坐。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了,一旦遇到了陈深自己总是会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意识想要替自己行动,甚至时不时的想起他,以至于在黄埔军校的那些年自己倒是瘦了不少。


自己懊恼着忘记在车上询问唐山海怎么面对自己老师这件事了,而偏偏自己也害怕改变前部分的剧情也就装作不认识。但是陈深投来的目光着实令自己紧张。而对于现在的陈深显然不是原主的初恋情人了,他会怎么对自己也是未知的。虽然跟着这位侦谍组的教员学习了两年之久,甚至一起合作过但是自己并认为他会像剧情里一样保护徐碧城不受伤害。


我微笑着把头转向他,举起酒杯示意。“你好,陈队长。”


“忠良,商量一个事,山海他初来乍到,你先带带他,在你手底下某一个差事。”


“行动处二队队长的职位空着,会不会有点委屈。”


“职位不重要,上对码头跟对人才重要。”


我听着唐山海与毕忠良等人传递着鸡肋的情报,谈着烟、酒,说着不切实际浮夸的话,只低头吃着自己的饭,偶尔与刘兰芝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陈深,你去吧唐队长送回去吧,车留你那,明天你给我再开回来。”


“遵命。”陈深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到唐山海的身上,“唐队长,请。”


“有劳了。”


路上只有唐山海和陈深偶尔几句试探的话,我坐在一旁,看着窗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这样的日子,但我知道离1945年不远了,离1949年也不远了。






“今天赶了一天路,也累了,你先去泡个热水澡吧。”与声音里的温柔不同,此时唐山海,快速的检查者桌子椅子是否被安装了窃听器。


“等一会吧,我先去收拾一下行李。”我摸索着花盆和窗框的边缘,轻呼一口气,没有窃听器。我冲他示意。


“陈深,认识你?”他双手插兜,随意的坐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不清楚如果我告诉了他,他是否还会像剧情里的一样刺杀陈深。


我谨慎地问道:“这个影响很大吗?”


“我们之中一旦有任何一个人暴露了,两个人都很难存活下去。”他好看的眉毛皱起来,在重庆特训的那些天,他几乎天天是这幅表情对着我。


我努努嘴,“他是我黄埔十六期的老师,”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们还算是熟悉,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毕忠良一定会查我们两人的档案,而他一定也会发现你和陈深的关系,到时候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他的手握在一起,右手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而且他今天一直看着你,而你也在发呆。”


我真想告诉他,这算是好的啊,以前见到陈深就莫名的陷入原主回忆的情况更严重了,在跟唐山海搭档的日子里,这种情况越来越少。“可能……”


“他是不是喜欢你?”他突然站直了身子,吓了我一跳。


“怎么可能,你可不要自己随便乱猜。”我本想暗示他陈深本质不坏,但又觉得陈深遭到飓风队的暗杀可能对于陈深来说也是一种掩护。


“嗯,”声音微微上扬,“今天累了,早些休息吧。”


“那……我们怎么睡?”我记得电视剧里就有人曾偷偷到他们家试探夫妻的真假,自己不打算让这样的失误重演。


“呵,”他一副憋不住要笑的样子,挑着眉毛,“夫妻还能怎么睡?”


“你!”没想到看起来温文如玉的,怎么会说出这么调戏人的话,“反正我要睡床,你去打地铺。”这样一来他也就不会再像原来一样睡沙发了。


“嗯,早点休息吧。”


“山海,你睡了吗?”我闭上眼睛,但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总觉得离死亡越来越近,我知道毕忠良的手段和残忍,我害怕苏三省的到来,我害怕我这位好搭档的牺牲。


“没有。”黑暗中我能听到翻身的声音。


“明天有需要注意的事情吗?”我坐起身,靠着枕头。


“还记得我们是哪一天结婚的吗?”


“哦,民国二十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我舅舅做的媒。”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当初唐山海就是这么提醒徐碧城的。


“嗯,没有别的了。你只需要当成普通的上班,有任务我会通知你。”他的声音很沉稳,让人很安心,觉得心里也没有那么乱了,自己果然是自寻烦恼。


“好的,”我有钻回被窝,“晚安。”


“晚安。”



评论(1)

热度(15)

  1. 江溥荣Didi_xiaoxiao 转载了此文字
    唐我cp开坑啦~啊小伙伴们快来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