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酥糖】过热

为什么be我却哈哈哈哈出来了⋯⋯😂😂😂

与山海同眠的黑土:

彻底放飞自我的ooc


嗯,是我的脑洞没错


拟物?


反正就当是奶糖精和手机精这类的吧。。。


全灭结局(唉?








背景:


1.三星galaxy note 7 过热爆炸


2.奶糖是西式糖果❤️




人物设定:


苏三省--三星手机


曾树--苹果手机


唐山海--奶糖


陈深--狗皮膏药


徐碧城--搪瓷碗


李默群--青花瓷


毕忠良--红领巾












苏三省是一台手机。


他在自己的岗位敬岗爱业的干了近十年,目的就是为了成为手机界的第一把交椅。苏三省的业绩一向很好,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从前的竞争者一个个的跌落下去,自觉得离称霸那天再不遥远,可上头不知打哪来空降了一个曾树。


啊哈?他谁啊?想当年自己跟着大佬们四处征战的时候哪听过曾树的名字。


现在他好不容易把以前的大佬都怼软了,又跑来个从名字就如此草食的弱鸡--苹果?还是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谁要啊。


凭什么要他苏三省屈居人下。


苏三省不高兴了,他要到赏识他能力的地方去。




行动处是个神秘的地方,薪资向来高的离谱,并且宽大的欢迎一切有诚之士的加入。他们很快通过了苏三省的简历,并让他尽快去上班。苏三省为此将自己提升到了最新的版本,就为了让未来的同僚上司们能对自己有个良好的印象。


行动处的处长毕忠良安排了一桌酒席来迎接苏三省的到来,并要借此机会介绍行动处的高层给苏三省认识。


好的,麻烦毕处长了。


苏三省嘴上是这么说着,内心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鸿门宴,一定是鸿门宴!怼他!


我记住你了毕忠良!




苏三省进门的时候行动处的老员工都已经到齐了,他自认为自己是带着最先进的技术来的,怎的都要摆摆谱子。可瞧见那一下子聚集到他身上的目光后,苏三省虚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他们万一排外怎么办啊。他不敢与人对视便低垂下眼,声音更是没有底气的又虚又飘。可偏偏落在毕忠良眼里却是觉得苏三省阴沉到了极点。


毕忠良不喜欢苏三省,他觉得人当然都得有朝气,阳光向上争做祖国的花朵。他平时就是这么教育自己的下属的,要做那初生的太阳,去浪里翻滚,去天上摘月亮。毕忠良连陈深那种懒懒散散的,出了问题才去补救的性格都看不惯,自然不用提这个看起来就像是要罢工的苏三省。


可当处长的责任总是要尽到的,毕忠良一个个介绍起了桌上的人。




“我是行动处的处长毕忠良。”


“这位是我老婆,你不准认识。”


“这是一分队队长陈深。”


“这位是二分队队长唐山海。。。”


苏三省的目光随着毕忠良的介绍一个个看过去,在看到唐山海的时候陡然亮了一下--唐先生,你看起来像极了我命定的恋人。他的心扑通扑通的,就想冲过去给唐山海来个法式深吻


“。。。这位是唐队长的妻子,徐碧城。”


嗯?你想说我失恋了哦?




苏三省怎么会是轻言放弃的人,他在晚宴后主动与唐山海搭话,却被唐山海用三言两语客套的结束了对话,挽着徐碧城匆匆离去了。看着唐山海与徐碧城依偎着的背影,苏三省的心里十分不舒服,他直觉唐山海身边不该是这样一个人,越看越觉得唐山海夫妇根本就是貌合神离。他决计暗自调查他们。




苏三省并没有花多少力气便找到了唐山海和徐碧城不过是假夫妻的证据。那日他尾随唐山海夫妇回家,偷偷扒在人窗口上看--唐山海和徐碧城根本不睡在一起。再联想到徐碧城平日里对唐山海的冷淡模样,苏三省感觉自己掌握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要将这个秘密昭告天下,于是便找来了行动处八卦社的社长和副社长,柳美娜和二宝。苏三省的内心是沸腾的,但是面上还是副清冷的样子,他止住想要尖叫的欲望,压低了声线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谁想柳美娜听了发出一声嗤笑,苏三省有些愣。二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苏队长。。。你说的我们早就知道了。”


“怎么可能?”


“是徐碧城亲口说的,说自己对陈队长余情未了,和唐山海不过假夫妻罢了。”


“。。。那他们为什么要结婚。”


“李主任牵的线嘛,他看徐碧城和唐队长都单了那么多年了,就让他们快些结了婚少让他心烦。”


“李主任还管这个?”


“徐碧城是李主任的表侄女,唐队长是他的得意干将,这也算是内部结合亲上加亲啦。”


苏三省怎的都不会想到徐碧城和李默群还有这样一层关系。毕竟李默群是青花瓷而徐碧城是搪瓷,虽都带了瓷,可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怎的都扯不到一起的。


这是逼婚啊,多么封建落后的思想,苏三省这样一个浑身浸着开明先进先进气息的手机自然看不下去。


他要追唐山海。顺便也要怼死李默群个专制的老狗。




唐山海是颗奶糖,像他这种留学归来的有识之士从本质上就与行动处里的其他人不一样。唐山海家里是有底蕴的大户人家,经过多代传承到了唐山海手里。他对于苏三省这般拥有所谓的高科技高端技术的手机是不以为意的。反正所谓的先进不过都是一时的,哪比得上经过时间考验有历史厚重感的奶糖世家。可要说讨厌苏三省,那倒也算不上。


虽然如此,唐山海还是避着苏三省。


自那次晚宴后苏三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背后后,他便止不住的避着他。唐山海装的冷情冷意的,就指望着苏三省能瞧出他明显的抗拒,稍稍离他远一些。




唐山海的衬衫纽扣总是系到最后一颗,领带也一直拉的严严实实。他的妈妈曾经对他说过,要把自己遮好了,小心不要让自己的味道散了出去,会造成困扰的。


唐山海是颗奶糖,还是颗顶好的精品奶糖,那自然就有与奶糖的自尊所挂钩的东西--奶香味。没有奶香味的奶糖是不配被称作奶糖的,而所有有幸闻到唐山海味道的人,都会忍不住夸一句,唐山海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奶糖。拜其所赐,一时间追求唐山海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


而唐山海的感情史就像他本人一般白白甜甜,顿时被吓住了,从此就更加注意的给自己加衣服,三件套不离身,以此来遮挡自己的奶香味。


和徐碧城结婚后唐山海也算成了名义上的有妇之夫了,不知道其中内情的人便也因此退去。他在清净了几年后又碰到了苏三省这般疯狂的追求者,一时间真是手足无措。




“唐先生,苏某对您仰慕已久了。”


。。。已久个头啊,你以前认识我吗?


苏三省每天都要在唐山海面前将这句后重复上好几遍,手里拿着新摘的小菊花,迎春花。唐山海看着那些绝对不能登堂入室的花只觉得嘴里发干,良久才挤出一句话


“苏队长,你是不是卡机了啊。。。”


怎的翻来覆去的就这么几句话。


“请唐队长放心,苏某身体康健,无遗传病史,绝对是携手人生说一不二的最佳人选。”


唐山海几乎忍不住要翻上一个白眼,可看着苏三省这副自己不收下花就誓死不走的模样,他只能颤抖着接过那一捧开的正盛的迎春花。


在接过花束的时候,唐山海的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苏三省的,那样细腻丝滑的触感瞬时让苏三省如同过了电一样心脏直跳。唐山海像是被吓到了,倏的收回了手,勉强的笑了一下,就像只兔子一样逃走了。


大白兔奶糖。




苏三省也发现唐山海在避着自己,总是站在离自己至少一步远的地方。他与自己完全没有肢体接触,可也不像是对于这些有所避讳,他与陈深就有过勾肩搭背的时候。苏三省偷偷像陈深抱怨。陈深那张狗皮膏药听了笑得跟只狐狸一样,他勾过苏三省的肩,凑到苏三省的耳边


“那是因为我会黏。”


“会黏?”


“你瞧我现在不就粘着你了嘛。”


陈深这个情场大手教苏三省,唐山海这种奶糖可是矜持的要死,从来都不会主动的。死死黏住唐山海,主动点,千万别让人跑了。


苏三省点点头,好的,我这就去主动点。


苏三省也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




苏三省悄无声息的从背后环上唐山海的肩膀。唐山海被惊得几乎就要挥拳打过去,在看到苏三省的脸的时候好容易才忍住了。他挣了挣,要从苏三省臂膀间出去


“苏队长,有什么事吗?”


“没事啊,我只是情难自抑。”


苏三省将头凑过去,把自己的气息喷到唐山海的耳边。他凑的这样近了,近到能闻到唐山海极力掩饰起来的奶香味。他很想将那块皮肤衔起来舔上一舔,再剥去唐山海的西装,就像在剥去一张糖纸。


“先放开我吧,苏队长。”


苏三省不禁浑身都发起热来,他最近总是浑身燥热,想必是因为对那人肖想已久的缘故。唐山海挣扎起来,却被苏三省牢牢的控制住了。他回想着陈深所谓的主动,更是伸手去解唐山海的领带。


却不想被唐山海用手肘狠狠顶了他的胃部。苏三省吃痛的松开手,他抬眼看见唐山海浑身都泛着红,连眼睛都是湿漉漉的。可那一片水光荡漾的眼里,却是刺骨的严寒。那些冷意向是利剑,狠狠的刺在苏三省的身上


“我说了放开了,苏队长。”




陈深是骗他的,苏三省想,自那日他用了陈深所说的方法后,唐山海便是再也没有理过他了。他看着陈深还照常的与唐山海说说小小,认定这是一个阴谋。每每他下定决心向唐山海道歉的时候,不是唐山海飞快的窜开就是毕忠良嫌他不够敬业给他加任务--怼他!


在苏三省又在执行毕忠良下达的任务的途中,苏三省越想越气,怎的一个两个都要阻着他与唐山海相见。偏偏又碰上了个极为难缠的任务对象,苏三省气的心跳加速,浑身冒着热气。他终于忍不住拔出枪,指着那人的脑袋


“说不说,不说我一枪爆了你!”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轰!




枪没有响,苏三省炸了。他愣愣的看着面前被自己炸的焦黑的人,忍不住痴痴的笑了。这是天降神力啊,这能力难道不是专门送来让自己日天日地地。他的手下们颤巍巍的喊他苏队长,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突然从苏三省的身上爆发出一种能量,那人就死了,他们的苏队长也是一脸的黑灰。


苏三省像是没听到似的,拔腿就往行动处跑。


等着吧,都等着吧,我苏三省来炸你们啦。




第一个的时候还不太熟练,等到两个,三个,苏三省渐渐找到了窍门。只有心跳加速,浑身滚烫的时候他才会爆炸。于是他大声骂着,把自己心里压抑着的东西全宣泄出来,使自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陈深你个江湖骗子!”


轰!


“毕忠良你个榨人心力的吸血鬼!”


轰!


“二宝你有八卦都不跟人共享!”


轰!


炸,王炸,天王炸!


苏三省的肢体也在每一场爆炸中变得支离破碎,可他还是觉得憋屈。


“徐碧城你凭什么和唐山海结婚!”


轰!


“唐先生,你为什么不爱我。。。”


。。。轰!




苏三省在来到行动处时更新了自己的技术,他成了一台三星galaxy note 7。


他容易浑身滚烫却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


唐山海是一颗奶糖,他避着苏三省,避着他过高的体温。奶糖是会化掉的。在温度过高的地方,唐山海便会浑身发软,是站也站不住了。


可偏偏苏三省又是那样的热。




在最后一场爆炸中,苏三省的身体分崩离析,他用着最后一点力气,带走了唐山海。






End.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