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酥糖】明天

好甜好甜好甜~😍😍😍😍

虞尘:

※苏三省X唐山海


※一发完,我们酥糖甜着呢!剧里恋爱状态的苏宝敲可爱!无刀无虐!


※OOC,极度私设,不喜勿扰。


-----------------------------------


1.


 


极司菲尔路在北街这一带是很乱的,每天都要上演几场全武行,大大小小的喽啰,头目,拳打脚踢的为了多争一块地角。死人,非法交易,走私,在这里也是很稀松平常的。能在这条街道上自保的,都是有些能耐的。


 


其中最厉害的要数在这条街上开医院的唐山海,管缝管包不管埋,心情好了还能充当一下心理导师纾解一下这群打手的心里压力。


 


神之受欢迎。


 


苏三省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被人打断了手臂,陈深架着他往唐山海诊所那里走。


 


楼梯很陡,两个成年男人并排走不开。


 


苏三省抱着自己的胳膊走在前面,没好气对着那白色的木门踹了一脚。


 


后面跟着的陈深一看,瘪了一下嘴,“要完。”


 


果不其然听里面的人抛出两个字,“出去。”


 


2.


 


苏三省是能听话的人吗?他要是听话就不会断手了,他站在门口阴狠的瞪着白色屏风后面的人影。


 


后进来的陈深把苏三省拦在身后,“山海,是我,给点面子嘛。”


 


穿着白大褂的唐山海打扮的真像那么回事,里面衬衫领口地方的领带还用领针别着。


 


唐山海身边是一株很高的绿色长叶植物,把他衬得很是优雅。


 


陈深在这条街上很是混的开,嘴巴甜,人缘好,手里握着很多的消息。


 


唐山海皱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抱着胳膊的苏三省,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好,别乱动。”


 


陈深连忙转身想带苏三省过去坐好,以防他又生事,没想到苏三省低着头很听话的走过去坐在靠窗的小椅子上,双腿并拢,规规矩矩,是从陈深认识苏三省以来见过的最乖巧的姿势。


 


3.


 


唐山海给苏三省上了夹板,绑绷带的时候确实用了那么一点力。陈深在一边看着,都觉得很痛。苏三省憋得脸都红了,却没有喊出口,而且也没有骂人,更没有跳脚。临走付完诊费之后还跟唐山海说了谢谢和再见。


 


“你这没事吧?”陈深指了指苏三省的脑子。


 


苏三省白了他一眼,自顾自的下楼走了。


 


毕忠良手下的生意做得很大,能用的人也很多,看苏三省受了伤干脆给了他几天假期。陈深死缠烂打的说他自己目睹了血腥的一切,精神上需要时间来稳定,也跟着混了休假。


 


两个人并排坐在盘口前的石凳上抽烟,苏三省的烟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你说,怎么样能追得到一个医生呢?”


 


陈深吐出一口烟雾,“得病呗。”


 


苏三省挺愁的,他身体素质优秀,胳膊好的飞快,“得什么病容易啊。”


 


陈深拍了拍苏三省的肩膀,“信我,你一看,”他点了点太阳穴,“这儿就病的不轻。”


 


苏三省给了陈深一拳,但是没打到。


 


4.


 


不过陈深的主意仔细想想也不算太坏,隔天苏三省就自己走上了那很陡的楼梯。


 


他的心情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太不一样,紧张的有点跟有人拿枪一直打他的心脏一样。


 


诊所里唐山海正对着窗户抽烟,听诊器挂在脖子上,他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手指伸在窗外弹了一下烟灰,“是你啊,又怎么了?”


 


苏三省不说话,看了唐山海一眼便左右转头,也不知道在找什么的很是慌张,然后大步走到唐山海面前坐在窗边的那张小椅子上。


 


“我、我睡不着。”苏三省仰头看着唐山海,“头疼,对,哎呦,太疼了。”他装模作样的揉了揉眉心,“医生,我这是什么病啊。”


 


唐山海把烟头碾灭在窗户外的边沿上,他抱着胳膊看了看苏三省,“你没病。”


 


“啊?”苏三省很失望。


 


“你这是发春。”


 


5.


 


“唐医生真是太聪明了,”苏三省完全没有之前被唐山海戳破的尴尬,他对着陈深一脸得意。“唐医生年纪比我小,看起来真是稳重,”苏三省一说唐山海简直停不下来,“你说他怎么知道我是喜欢他呢?是不是因为他也很关注我?”


 


陈深无力的摇摇头,指了指盘口上方斜对角的窗户,“不是他聪明,而是咱们在这说什么他都能听见。”


 


“真的?”苏三省抬头一看,那窗户上被唐山海掐灭的烟头还在。


 


苏三省立马掌握了重点,站起身对着那扇窗户大喊了一句,“唐医生,我真的很喜欢你!”


 


陈深坐着的凳子一歪,赶忙把人拉进屋里,丢脸,太丢脸了!


 


斜对角的窗户被推开,傍晚的夕阳带着最后温暖的余温,橘色的光在唐山海手指间的烟上点火,烟星明明灭灭。


 


唐山海依着窗框向下看了一眼,抿抿唇低头忍不住笑了一下。


 


“笨蛋啊。”


 


6.


 


苏三省胳膊好了,又跟着毕忠良陈深一起出去瞎折腾,两拨人在北街那边的空地上打的你死我活。打完了又一起排着队的去看医生,唐山海是半夜被叫起来的,头发散在额前,咖啡色的睡衣外面直接套了白大褂。


 


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每个人的鼻尖,被擦拭伤口的那位疼的大吼大叫,鼻涕眼泪混着汗水分不清彼此,也许是他自己也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居然把火气撒到了医生身上。他推开唐山海,捂着肋骨处的伤口,单手揪着唐山海的衣领,“你他妈的……”


 


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苏三省直接用匕首干净利落的划了胳膊,他疼的一缩手又被苏三省一拳打中了腹部。苏三省趁那人疼的弯下腰的时候揪住了对方的后衣领,一路拖到门口一脚把人从楼梯上给踹了下去。


 


底下等着的人一看,连忙对着楼梯口喊话,“医生你赶紧忙你的,这人我帮你揍。”说完一堆人围着那人又是一顿打。


 


苏三省神色冷漠阴鸷的站在唐山海身边,仿佛是一道屏障,他手指间把玩着的匕首像蛇一样游移穿梭,谁敢擅动就要咬谁一口。


 


7.


 


“你呢?”诊所的人渐渐散去,唐山海打量了一下苏三省。


 


苏三省的脸色忽的白了,冷汗也纷纷冒了出来,他脚下一软往一边歪了过去,好在唐山海一直注意着他,连忙把人撑住了。


 


苏三省的背部被剌了一道口子,他一直背对着众人,衣服颜色又深,没被看出来。


 


苏三省乖乖趴在病床上,唐山海低着头正在做紧急处理,“逞什么能。”


 


“那我也不能让唐医生被欺负啊。”


 


麻药让苏三省昏昏欲睡,他眼皮撑不住的开始上下粘合,“唐医生,咱们明天一起去吃饭吧。”


 


“明天可不行啊。”


 


苏三省向下弯了一下唇角,很不开心的昏睡过去。


 


8.


 


不过也确如唐山海所说,次日的北街发生了大暴动,极司菲尔路当然也不例外,警察像是龙卷风一般席卷了整条街道。


 


枪声从凌晨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傍晚的时候还有零星几声响。


 


苏三省的麻药时间超长,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转移到了专业的病房里。


 


旁边是头上贴着块纱布,翘着脚看杂志的陈深,“哟,醒啦,行啊,真没想到你也是卧底。”


 


苏三省趴在床上理了理思绪,“你也是?”


 


陈深不忘了自夸,“我这么聪明,这是自然的。”


 


“那唐医生呢?”


 


“他人在警局吧。”陈深满不在乎的翻了一下杂志。


 


苏三省失落的转过头,不知道唐山海会被判多少年。


 


如果有他的证词相帮呢?会不会减少刑罚?


 


9.


 


苏三省带着这样的想法在伤口好的差不多准许退院的第一时间就杀回了警局报道,他的上司一看这情况还夸了他几句,苏三省有点急切,“队长,北街的犯人里有没有一个叫唐山海的?他现在被关在哪儿了?”


 


队长一脸茫然,“唐山海?他不在犯人里啊。”


 


“不在……?”苏三省垂下肩膀,脸上的表情也垮了。


 


唐医生是逃了吗?这天大地大以后他们还能再见面吗?


 


从队长办公室出来的苏三省低着头,站在办公室里的队长更茫然了, “唐山海不是归队了吗?为什么要在犯人里?”


 


苏三省一直低着头,一下撞在了别人的胸口处。穿着白大褂的唐山海看了他一眼往后退了几步理了一下领口,领口处的衬衫是淡淡的蓝色。


 


苏三省抬头定在原处,结结巴巴,“唐、唐、唐。”


 


唐山海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牛奶糖放在苏三省手里,“糖。”


 


10.


 


苏三省跟着唐山海去了他的办公室,他眼神一直绕着唐山海打转,像是怎么也看不够,“唐医生,我以后还能来找你看病吗?”


 


……这是什么破问题!


 


苏三省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唐山海转身低头笑了一下咳嗽了一声又转回来看了一眼苏三省,“我以后只看死人,”他扯了一下工作证,“希望你以后永远不会有让我看的机会。”


 


苏三省坐在椅子上不自在的摸了下耳廓上的头发,唐山海见他那模样,手指抵着唇想了想,“不过,明天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一起去吃个饭。”


 


“好的!唐医生!明天!几点!在哪儿!”苏三省爆发力惊人,一下子凑在了唐山海的眼前。


 


唐山海往后仰了一下,伸手轻轻推了一下苏三省的额头。


 


“太近了,笨蛋。”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