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扑火(番外)【唐山海×徐碧城】

对于糖堆儿,心疼从第一眼见到时就没有断过,原著里没有幸福,电视剧里亦然,只希望在其他的文里,给他,寻一个幸福的归路吧

截图患者:

唐山海做了个长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站在黄埔军校那座旁边栽了柳树的小桥上,暮春三月,暖风吹过来,他顺手把西装外套脱了搭在桥头,半坐半靠,像等着谁来。
有三五个学生经过,女生们会停下来偷偷打量他。
他点头示意,姑娘们就红着脸走开,推推搡搡和窃窃私语被软风吹过来,他嘴角又翘起来了。
他好像很久没这么轻松了。
几辆破旧自行车叮叮当当的经过,铃铛声和女孩子们的笑闹声混合在一起,嘈杂人群的缝隙里,他突然就看见了抱着课本走过来的徐碧城。
小小的,笑着的徐碧城。
旁边的女生梳小辫子,她留着短发,两个人闹成一团,黄埔军校呢子质地的校服裙出了名的端庄大方,但她连半分钟都不能老实。唐山海很少见到这样的她。面色红润,眼睛眯成调皮的弧线,嘴里晃着一排小碎牙。
没个规矩样儿。他撇撇嘴。
似乎没看见他,两个女生还在闹,梳辫子的杏核眼姑娘揪着徐碧城赶路,嘴里喊着别闹了快点儿,听说这堂课的陈老师是黄埔特训班侦谍组教员里长的最帅的。
徐碧城揪着她的小辫子嗤之以鼻,周丽你真的丢死人了!再帅又怎样,你还谈师生恋吗?你野心很大啊!还想当我师娘!


新一轮的打闹开始。


唐山海不知自己怎么就唤出了那一声,碧城。
徐碧城一愣,看向他一脸的懵懂。
唐山海猜她昨晚一定没好好睡,小小的后脑勺翘起一撮毛,一点也不老实,很好笑。
您是?碧城怯怯地。
唐山海低头看着他未来的妻子,哦不,是未来伪装他妻子的人,算了这都不重要,反正他身边和心里也没别人了。反正国富路69号的别墅里,他和她举案齐眉,他身上这件衬衫还是她给洗的。
我是你国民革命概论课的新老师,姓唐。
碧城哦哦哦好几声,唐山海看她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蒙到她了。
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叫她的名字居然也不怀疑。黄埔果然是开来挣黑心钱的。(大雾。但唐先生肯定不会怪唐太太你们懂的。)

徐碧城立正站好,唐老师好。
唐山海用好听的鼻音出声纠正,叫我先生就好。
唐先生好。
接着是沉默,唐山海想了想,用眼神示意身边的位置,坐。碧城有点小着急,虽然听话的站在他旁边,眼神却一直往前方飘。
天生藏不住事儿,唐山海松松领带,瞥了那个站在不远的绿树下等着碧城的周丽一眼,你先别走了,跟先生聊会儿,就几分钟。
好。


先生,那个,国民革命概论课难吗?
唐山海好看的桃花眼眨一下,低头看女孩子粉白的脸和期待的眼,正经的回答:对你来说,很难。
不出意外的看见了碧城嘟起了嘴:学校为什么不开一些简单又有意思的课呢。
比如呢?
比如教教吃东西,算个命什么的——概自己也觉得缺理,越说声音越小。
你到战场上碰见日本人,给他算一卦吗?
嘿嘿,她吐舌头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又见她的一排小碎牙。
不过,唐山海开口,我倒是会算命,我给你算一下。
他想了想,伸手去帮她理后脑勺的那撮呆毛。她头发细软,摸起来柔柔顺顺,像小动物的茸毛,他的为人师表再也装不下去,好在那撮头发也很执拗,他的手理所当然的不收回来,跟它做着斗争。
女孩子顾不上在意他的动作,任他玩弄自己的头发,只眼睛发光的看着他。
他笑,单眼皮里装满戏谑,我看你呀,将来会嫁个小气鬼,动不动就吃醋,还会凶你。

碧城急急地反驳,才不是呢,我的先生啊,一定是个有品位的绅士,很有品味,会买书给我,会送花给我,会下厨房给我做好吃的。他最喜欢我,总护着我,帮我解决麻烦。
唐山海见她一边说一边笑,耳朵粉红粉红的。也没去反驳他,陆陆续续有学生走过,身后有柳梢轻轻拂过他,他把玩着碧城的一小把头发,触感真实,幸福的像
唐山海见她一边说一边笑,耳朵粉红粉红的。也没去反驳他,陆陆续续有学生走过,身后有柳梢轻轻拂过他,明晃晃的阳光和明晃晃的徐碧城照的他有些沉醉,于是他把玩着碧城那一小把头发,不再说话。


唐山海见她一边说一边笑,耳朵粉红粉红的。也没去反驳他,陆陆续续有学生走过,身后有柳梢轻轻拂过他,他把玩着碧城的一小把头发,不再说话。


有急促的号声在四周响起响起,等在不远处的周丽急急的喊向碧城:“碧城,是紧急集合!快!”


似乎已经适应黄埔随时随地的紧急集合演戏,号声让安谧的校园多了几分躁动,路过的学生加快了脚步行色匆匆,忙乱却有序。


碧城一向临危而特别乱,唐山海看她慌里慌张跟自己告别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今天好像口轮匝肌的使用频率太多了,这样笑大概是要把嘴角笑伤的。唉。


又有号声想起来了,似乎是催促,因此显得格外急促。


有学生开始跑了起来,周丽也回头催促了碧城两声后向集合的操场跑去,碧城才抬起脚要发足狂奔,就被人拽住了胳膊,还没反应过来,就昏天暗地地一把撞进谁的怀里。


趁她的疑问还没说出口,唐山海温柔的吻就落了下来。


唐山海早知道这是梦的,但碧城的触感太温暖太真实,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平日里太冷静自持了,因此才会在梦里彻底地蛊毒发作。


他不介意撕掉自己的进退有度彬彬有礼地伪装,也不介意碧城去违反黄埔那劳什子的训练纪律。


既然自己随时可能马上就会醒来,那么现在就把碧城抱得更紧一些。


黄昏渐至,桥上熙攘的人流里只有他们静止,像在时代洪流中一艘堪堪搁浅的小舟。


 


唐山海醒来的时候,恍惚以为自己进入了另一个梦境,碧城温暖的指尖还搭在他眉间,人却睡得并不踏实,头一点一点,几根细软的头发不时地蹭到他脸上。


不知是因为坐着睡觉不舒服还是别的,唐太太的身体前倾,脚踝轻抬,脚尖轻轻地踮。


像在梦里和谁接吻。


唐山海小心翼翼的扯了下被子,闭上眼,把脸埋在被子里。他嘴角竟然有伤,一边抬一边痛,只能将就着偷笑。




------------------------------------------------------------


(其实想让唐先生穿越到唐太太遇见陈老师之前改变更多的,但最后也没做什么,就很短很暖的独处时光。
执念地想让她先见见山海。
谁要是写唐先生穿越到黄埔军校16期当老师,一定记得叫我看好不好。
为了碧城的踮脚梗特意回上一篇改了一下,免得bug,觉得读不通的可以回去看下,碧城擦着擦着睡着了,唐先生就是这会儿醒过来的。
后面也不会长,争取尽快写完吧。)

评论

热度(76)

  1. 蜂蜜糖截图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截图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