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风丽衍生AU 苹果(上)

oh,天天,多么纯真的名字,老王这个称呼忽然十分遥远~坐等后续~

楚翘:

于曼丽心事重重的走在石板街上。

她手里提着一网兜的苹果,那是给妈妈补身子的。

老师的话还在耳边响着:“你再考虑一下,你成绩这么好,还有一年就能毕业了,我试试帮你申请免学费,然后你考师范学校或者护理学校,有补贴的。”

一年,只要熬过这一年,可是这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又何止说说这么简单。

母亲的病,弟弟的学费,如果她不退学打工赚钱,这一年根本熬不下去。

她用学校给的奖金买了这兜苹果,还有一包红糖,一斤鸡蛋。

突然冲过来一个人,撞的她差点站不稳,网兜也裂了,苹果满石板街的滚着。

她蹲下把苹果一个个的捡起,抱到怀里,眼泪也流了下来。

“苹果……你的……”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于曼丽眼前出现一颗青里透红的苹果。

她抬头,一张好看的男孩子的脸出现在她眼前,眼珠乌黑清澈,像个孩子一般,长得也俊俏,大眼睛高鼻梁圆脸盘,可是说不出哪里,她觉得这个男孩子有点怪。

看到于曼丽的脸,男孩子痴痴的半张着嘴:“你真好看!”

于曼丽意识到这男孩子脑子不大对头,她警醒的往后挪一挪。

“你的……苹果……”他着急,往前走一步把苹果要塞在她怀里,于曼丽吓得退了好几步,直摆手。

“我不要了,你留着吃吧!”

男孩神情很受伤,嘟着嘴,眼睛也湿了。

“我不脏!我在家洗手了!”

他把苹果在他雪白的的确良衬衫上擦一擦,倔强的还是要还给她。

“小天!”

身后出现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焦急的拉住男孩子。

“以后不许自己乱跑了,爸爸多担心你知道吗?”

男子上下看看儿子,发现他毫发无损这才放下心来,又看看于曼丽。

“好看……姐姐……的……苹果……”

他指给他爸爸看看,他爸爸赧然红着脸。

“对不起啊,是他撞翻你的苹果吗?我赔给你。”就去掏钱包。

于曼丽急忙解释:“不是不是,是其他人撞到我的,他帮我捡起来。”

又转头对男孩子说:“谢谢你,这个苹果送给你吃吧!”然后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叫小天的男孩痴痴呆呆的望着她离去的苗条背影,被爸爸牵着往家走。

“小天,别看了。”张所长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叹了口气。

“姐姐……给……苹果……好看”

他高兴的捧着苹果。

***

于曼丽暑假在吉庆街的鸭脖店打起了零工。

老板娘来双扬是个独立泼辣的女人,有着比于曼丽还要复杂的身世,同病相怜,对她很好。

那一天来双扬出去送货,带着一脸于思的归来。

于曼丽这会儿正在用佐料配着腌鸭头鸭脖的卤汁。

“来姐,你怎么了?”

“曼丽,你手里的功夫放一下,跟我来说件事情。”

曼丽把火关上,擦擦手。

来双扬拉着她坐到无人的店铺,吊扇正在滋滋作响的转着,桌面、地面都是油腻腻的,天气又热,她熟练的点起一根烟。

“曼丽,你想好了吗?要不要退学?”

没想到她问自己这个,于曼丽为难的低下头。

“曼丽……你见过张所长的儿子?”

她猛然抬头,那双迷茫又清亮的大眼睛在她脑海中闪过。

“您怎么知道的?”

来双扬叹口气,把烟按灭,仔细看着少女的脸。

“红颜,都是你这张脸惹的祸。”

“张所长托人跟我说,他儿子回家以后就茶饭不思,他没办法,只好打听了你的家里情况,知道你在我这里打工,托人跟我说,他愿意资助你和你弟弟上学,资助你妈妈看病。”

于曼丽瞪大了眼睛,她虽然只是个学生,也知道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

“他的条件是?”她已经知道个大概。

“嫁给他儿子,照顾他。”

那个好看的年轻人吗?真是暴殄天物,这么高大英俊的年轻人竟然是个傻子。

“他儿子……什么病?”

来双扬瞪大了眼睛,“你不会真的考虑嫁给他儿子吧?”

曼丽面红过耳,低头不说话。

来双扬又点起来第二支烟。

“唉,说来他儿子也是苦命,好好的一个大学生,和女朋友去水库玩,天下大雨,不知怎么就掉下去了,女孩子没救回来,他救上来也傻了。是张所长的一块心病。”

“要说呢,他家能解你燃眉之急,他家条件好,嫁过去也很享福,可是这孩子现在的样子,恐怕以后也好不了了,要照顾他一辈子。”

“曼丽,我不知道该让你怎么做,你好好想一想吧。”

于曼丽抬头:“我想见见他。”

***

张所长家很大,是以前的老房子,还附带一个小院。

他正坐在院子里画画。

安静的背影,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他妈妈絮絮叨叨的:“其实他不需要怎么照顾的呀,自己穿衣服洗脸都会的,平时自己看书画画很乖的,就是出门需要领着他……”

张所长打断了妻子。

“于姑娘,我们家小天的情况你看到了,就是这样,大夫说受了刺激导致的,能不能好也不好说,虽然不需要特别操心,但肯定要人照顾的,我俩年纪渐渐大了,这孩子我们不放心。”

“不能跟你说他没什么毛病,那是骗你呢,但是我们愿意帮你,既然是一家人,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会尽我所能照顾。”

墙上挂着他没生病前的照片,白色T恤衫,牛仔裤,眼睛澄亮,朝气蓬勃。

“你在画什么?”她悄悄走到他身后。

他猛的回过头来,眼睛里都是欣喜,虽然没有以前照片里睿智的光了,却还是依旧明亮,只是反应稍微迟钝。

“苹果……好看……姐姐……”他指给她看。

画布上青色的苹果带着一丝红晕,他画的真的很好。

“嗯,我给你的苹果呢?”

他忸怩,低下头不说话。

“他放着不肯吃,烂掉了,被我扔了,跟我生气了三天。”他妈妈笑着说。

“嗯……嗯……”他作势生气,站起身跺着脚,挥手要赶他妈妈走。

于曼丽拉住他手臂安抚:“别生气,坐下,不要跟妈妈发脾气,下次我再买给你。”

他依言听话的坐下。

“他真听你的话。”张所长感叹。

于曼丽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

她妈妈激烈的反对,弟弟也不同意,哪怕是辍学也不让她嫁给一个傻子。

但是她心里知道,一个高中辍学的女孩子,赚的再多也不够一个病人和学生的开销,她想完成学业,也只有这么一条路。

他们约定于曼丽再继续上学一年,然后安排两个人结婚,于曼丽如果想继续读书,婚后可以读夜校。

这已经是个很好的条件了。

这一年,于曼丽隔段时间就会去看看小天,他一直叫自己姐姐,虽然他比自己大十岁。

只要见到自己就很高兴,那高兴是心底发出来的。

她带着他一起出门,张所长阻拦。

“您不要拦我,我要习惯和他一起出门,我不怕嘲笑。”

人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领着高大男孩的于曼丽,她对那种悲悯的,可怜的,嘲笑的目光无动于衷,给他买好吃的,带他坐碰碰车,带他去买书。

小天总是很高兴,其实于曼丽也是高兴的,除去那些异样的眼光外,她也得承认,终于重活了一回,不再愁苦下一顿饭要怎么办,也不再需要操心家里的麻烦。

一定意义上说,他给了她重新过一次光明丰足少年时期的经验,她十分感激。

然而高中毕业后,她开始慌了。

结婚,她才十九岁,结婚对她意味着什么?

她有本能的抗拒,要和他同床共枕,赤诚相见,自己真的能接受吗?

来双扬给少女上课。

“其实只是一开始会不舒服,慢慢就……”

于曼丽红晕满脸。

“如果你不讨厌他,其实……还没有那么难受。”

“我……算不上讨厌他。”

“但也算不上喜欢吧。”

自然,谁能喜欢一个痴痴呆呆的男孩子。

“说不定他不懂的。”

来双扬安慰她,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婚礼很热闹,可是曼丽亲戚一个都没来,本身就没什么亲友,她妈妈病着,弟弟送到学校去寄宿了。

看看身边穿着西服的他,高大英俊,恍惚间于曼丽以为自己得遇良人,可是他转过头对她憨憨的笑着,她又跌回了残酷的现实。

算了,世上的事情哪有十全十美的。

晚上沐浴后,曼丽的紧张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她擦干净身体,换上粉红色的睡衣,开浴室门的一刹那她简直想逃走。

推开门,他坐在书桌前看书。

他母亲帮他沐浴过了,从今天以后,这项工作也要交给于曼丽,穿着睡衣读书的乖乖儿。

他看的是《快乐王子》。

他以前是图书馆系的高材生。

曼丽悄悄走近,心扑通扑通跳着。

他高兴的回身:“姐姐。”

“不要叫姐姐了,从今以后我是你妻子。你知道什么是妻子吗?”

“知道,妈妈是爸爸的妻子。”

“对。”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湿发。

“姐姐,你开不开心?”

“小天,你开心吗?”

“开心,妈妈说以后你就不会走了,爸爸让我听你的话。”

他握住她的手。

“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于曼丽笑着流出一滴泪,摸摸他头发。

“那我就全靠你了,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他看她哭了,心里有种迷茫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却又完全摸不着头脑,只好悄悄的凑过去,吻掉她脸上的泪。

他的唇软软的,亲在她脸上麻麻痒痒,于曼丽瞬间面红过耳。

该来的总要来,她闭起眼睛。

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她不敢睁眼,只觉得他又狠狠的吻了自己一下,脸颊都痛了,然后就没有声息了。

好奇的睁开眼,他已经钻进大红色的被子里,一边拍拍旁边的枕头。

“姐姐来,姐姐给我讲故事。”

果然心智还像个孩子啊,于曼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依言躺到他身边。

他身体热热的,对应曼丽的瘦削冰凉。

她给他继续讲着《快乐王子》。

【第二天他整日坐在王子的肩头上,给他讲自己在异国他乡的所见所闻和种种经历。他还给王子讲那些红色的朱鹭,它们排成长长的一行站在尼罗河的岸边,用它们的尖嘴去捕捉金鱼;还讲到司芬克斯,它的岁数跟世界一样长久,住在沙漠中,通晓世间的一切。】

故事还没讲完,她身旁的人就睡着了,深沉而悠长的呼吸,睫毛扑在面上闪动着。

于曼丽悄悄合上书,静静看着他,在他额头上一吻,扭熄了台灯。

来姐说得对,如果不喜欢他,未必答应他家的请求。

虽然他不解人情,可确有世上难得的赤子之心。

十九岁的于曼丽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此刻她沉沉的睡在她‘丈夫’旁边,嘴角还挂着一丝笑。

-------

【生活秀】电影背景
老师客串的张所长家的傻儿子X 现代于曼丽
接下来的剧情又甜又虐还有车,预计还有两篇
来源于一天无聊躺在床上想到的脑洞
然后意外的觉得带感
由于不算正经风丽所以不打风丽和老王tag了
拿简书写了一天发现没肉为啥要用简书啊真是

评论

热度(55)

  1. Jcat楚翘 转载了此文字
    捂脸///我喜欢这个设定
  2. 江溥荣楚翘 转载了此文字
    oh,天天,多么纯真的名字,老王这个称呼忽然十分遥远~坐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