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美味关系》风丽 现代AU 三十六章 缱绻

楚翘:

于曼丽把头枕在王天风的大腿上,沉沉的睡着。
租车司机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也浮起笑容,男的比女的大这么多,而且状甚亲昵,看来又是一个“糖爸爸”(sugar daddy),可是不带着金主去名店血拼,反而来这个蛮荒之地游览,这小姑娘还真是挺不平常。
王天风坐在车子后面哪知道前排司机内心戏这么多,还是在悄悄的想着自己的心事,眉头皱成一团。
他又低头看看女友的小脸,被风吹和日晒的红扑扑,鼻尖和两颊都有红印,正睡得一脸安然。

当天晚上王天风送给曼丽一个大盒子,里面有件漂亮的珠灰色礼服。
这礼服是带着光泽的缎子制作,短短的裙摆,直腰身,类似二十年代的飞女郎打扮,里面夹层镶嵌着同色的蕾丝,不动的时候看不出,移动起来蕾丝边跑出,若隐若现。
于曼丽捧着爱不释手,又看到底下还有软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不禁面红耳赤。
那是一套灰紫色的内衣,同样是缎子质地,镶嵌蕾丝,没有海绵垫,没有钢圈,几乎没有承托作用,穿上以后也就是透明的,和礼服一个牌子,都是Stella McCartney。
礼服胸位是两层衬里,倒是不怕凸点不雅,可是王天风这身内衣送来了,意思不要太明显,于曼丽有点头疼。

就要交给他了吗?守了这么久。
并非老学究,也并非没有机会,只是想提前看看清看准,她在这件事上一向小心,可是没有遇到机会及对象,因此全无经验。
她对着镜子将内衣穿上,像紫色的雾一样笼在身上,她在镜子里审视自己,晒得不够,皮肤雪白,平时运动不多,比起少女时期的自己,肌肉略微松弛,还是足够瘦,胯骨和肋骨都凸了出来,胸部尺寸不大,臀部尚算挺翘,但是整个人都发扁,自觉身材非常一般。
有点挫败,她窥见过汪曼春裸身,真正沙漏型身材,自己像个中学生,但又已经无中学生般天真青春。

不过王天风眼里的她是另一个样子,她走过来,珠灰色穿在她身上不显老,反而显得皮肤更白,脸上并无化妆,只用朱红色口红狠狠的把嘴唇涂的鲜艳欲滴。
他偷偷窥探她身材,发现胸部位置看上去形状自然的多,而且还有暧昧可疑的凹凸,知道她穿了自己送的蕾丝内衣,心中一跳。
他在名店为她买衣服,也趁机为她挑选了内衣,可是自己对这种东西完全没概念,只能红着脸跟店员指着一个跟于曼丽差不多个头的女生做借鉴,店员取来内衣抽屉供他挑选,充当模特女生此时转过身来,只见波涛汹涌,他又赶紧对店员补充:“Not that busty.”
金发碧眼的女店员嗤嗤笑着,为他推荐了好几款内衣,介绍的时候都加上一个“romantic”,还对他眨眨眼,好像知道他准备干什么,弄的他害羞起来,匆匆挑选好了结帐走人。

巴黎酒店后门的车道修建的如同巴黎火车站,王天风穿着礼服站在门口,门边停着一辆加长林肯limo礼车,穿制服带手套的司机微笑着为他俩开门,王天风为她肩膀搭上一条驼色开司米披肩。
礼车里面有玫瑰花,有一篮子草莓,有冰桶,还冰着一瓶香槟,王天风打开瓶塞,斟出两杯,一杯递给她,和她碰杯对饮。
“我们去哪儿?”
“嘘,交给我,全都交给我来操心。”
“老王……”于曼丽哽咽,红了眼圈。
王天风手足无措起来,把她揽在怀里。
“怎么了?有什么委屈?”
“没有委屈……”她抽泣,“我只是害怕……这车,这衣服,这种奇遇,还有你……这都是在做梦吧,恐怕梦一醒,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傻丫头,怎么会呢?”他拿出来自己西装口袋里的丝巾为她擦泪,“从今天开始,咱们只有越过越好,不要担心,不要害怕。”
“可是我何德何能呢?凭什么拥有这么好的一切?”
她眼神凄艳,王天风心里一紧。
“你以前受过的苦够多了,老天要补偿你,我也是,你看我以前是个一无所有的孤儿,后来有钱了,但是心里还是寂寞,老天就给了我一个你,多好啊,是不是?”
“那,老王,我们以后要……多做好事,”她哭的像个孩子,抽噎抽噎,“多积福,希望我们能长长久久的这样下去。”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回去我们就去助养孤儿,其实我已经在助养了,不要担心,不要害怕,笑一个。”
他拿起一个大大的草莓喂给她,又让她喝了半杯香槟。
“这草莓不好吃。”
“对对对,回去带你去崇明岛摘草莓。”
“现在这个季节哪有?”
“那上天入地我也给你买来。”
“讨厌。”

车开了足有半个钟头,兜了个圈又绕回了维加斯大道,于曼丽看着窗外的大狮子雕塑,有点懵。
“怎么又回来了?”
“太近了,租车也不能就租五分钟吧,所以干脆绕了一圈。”
“神经病!”于曼丽瞥他。

Joel Robuchon,米高梅酒店内的老牌法式餐厅,常年需要订位,米其林三星,着正装才许入内。
于曼丽看着这豪华餐厅的内部装修,不禁叹为观止,高傲的侍者为她取来菜单,她读着不禁想笑,王天风疑惑的看她,她又端正肃容,点好了菜。
等到侍者走远了,她才小声用中文说:“法国菜十道有九道要用松露,另外的一道要用松露油。”
王天风少见她这么刻薄的评价,可是想想刚刚看到的菜单又觉得有点对。
“你少抖机灵,带你来最好的餐厅吃饭难道还错了?”
“当然没错,可是这里也太贵了,一个人一晚上吃掉一两千。”
“有的吃就吃吧!废话这么多!”

于曼丽点的海鲜居多:生蚝、扇贝、海鲈鱼,王天风点的是传统法国菜:油封鸭腿、鹅肝罗西尼牛排。
生蚝盘是三只一组,两只法国蚝:知名的贝隆(belon)和小家碧玉的卡莱尔(fine claire),另一只是美国产的巴隆角(barron point)。
于曼丽问他:“你要不要吃一个?”
本来没多心,可是王天风看见生蚝水盈盈的样子,突然恶从胆边生。
“让我吃生蚝干什么?”他一挑眉。
于曼丽没明白过来,手里还举着吃鱼子酱的贝壳小勺子,想到了传说中生蚝的“其他功效”,渐渐面红过耳,嘟囔道:“不吃就不吃。”自己把那只最贵的贝隆连壳内的汁一起倒进嘴里。
对面的男人突然站起身,走过桌子走到她面前俯下身,一口吻在她唇上,舌头探进去,咬到那只生蚝,生生的抢了一半吞到了自己嘴里,还搜刮了蚝汁吞进肚子,才心满意足的回去坐下。
于曼丽整个人都呆了,看着王天风咀嚼着把半只贝隆咽下去,一边意犹未尽的说:“果然是名品,好吃,金属味刚好,海水味真重。”一边又去拿了那只巴隆角,“这个也归我,你吃那么多生蚝也没什么用。”说着又喝了汁,再把生蚝吞进去。

【天呐,这个人真的是……疯子……流氓……】
想到刚刚一幕说不定被侍者看见,于曼丽恨不得钻到地下去,狠狠的在桌下踢了他一脚,被他捉到,轻轻在她小腿上抚摸,在脚踝轻轻掐了一下才放开。
这一餐饭吃的香艳至极,于曼丽对今晚越来越紧张了,看着王天风吃着非常生的牛排,露出犬齿撕扯着透着红血丝的肉,不禁一个激灵,感觉自己也要像那块牛肉一样被他拆骨入腹。
其实已经吃饱了,却渗着不肯走,要了咖啡又要雪芭。
王天风挑眉:“你要吃穷我?”
“你请客还不管饱吗?”于曼丽有点心虚的对抗。
“看你能吃多少,慢慢吃,不着急。”他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志得意满。

“那个……我想去楼下买点东西……”
都走到酒店房间的门口了,于曼丽还在打退堂鼓。
王天风盯着她,直到她自己都心虚的低了头,脚步虚浮,一下子靠在走廊墙壁上。
他一只手抬起撑着墙,把她完全圈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眯着眼:“还负隅顽抗呢?”
“什么呀?……谁顽抗了。”
他打横把她抱起来就往房门走,今天可别想跑了。
于曼丽把头埋在他怀里,心里像打鼓,咚咚咚的,投降吧,不然就投降吧。

进了房门直奔于曼丽的卧室,他俩的卧室比起来还是于曼丽的那间比较豪华,床也比较……大。
豪华酒店的床褥都特别软而有支撑性,扔进去一个于曼丽,床垫只是颤了一小下。
王天风站起身来关上房门,脱下西装,拉开领带,薄薄的白衬衣贴在身上,他虽然年纪略长,可是做运动的时间可比于曼丽多多了,所以身材十分精壮。
于曼丽用胳膊蒙着脸,不好意思看他脱衣。
他解开三颗衬衣扣子,俯下身子,把她脸上的手臂拉开,深深吻着,又开始吻她脖颈耳后。
于曼丽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皮肤上起了一颗颗的爆栗,身体软的像三月里的柳枝,他的手掌火热灵巧,熨帖的在她的腰身臀部和腿上抚摸,自己只能让他予取予求。
他拉下礼服裙子的肩膀,于曼丽雪白的身子跳了出来,果然穿着他赠予的那套内衣,蕾丝花边几乎全部透明,身下女子的胴体一览无余,立刻血脉偾张,理智全无,嘴唇和手掌在她全身游走。

于曼丽浑身哆嗦着,感觉到他的老练手段,心里一沉,又努力把脑子里的介意甩开,认识的第一天就知道他年纪胜自己多多,男女经验必然也多,竟然还如此狷介,真是不该。
王天风哪知道她还在这里天人交战,已经解开了皮带,就要去脱她的内衣,只觉于曼丽的手正用力抵住他肩膀,他一愣,知道她害羞,笑着安慰她:“我会很温柔的。”
仿佛得到了保证,于曼丽点点头,手上的力气小了些:“好的,你要温柔些……我没有经验……”
闭着眼还在等着他动作,可是半天没有动静,于曼丽睁开眼,看见王天风好像很迷茫的样子,不禁奇怪:“怎么了?”
“你没有经验,你是说……从来没有?”
“……对……”于曼丽有点羞赧,这年头一个超过二十五岁的处女几乎是什么耻辱似的,也是好笑,又解释一句,“我……没遇到合适的人……”

王天风脸上一片迷茫,热情迅速消退:“那我是合适的人吗?我是吗?”
他不是问她,反而是问着自己。
于曼丽怕他生气了,赶快解释:“我不是要给你压力,我只是……我很紧张……有点害怕……所以……”
他看看她,红着的脸上还带一点被自己老练手段勾起来的情潮,眼睛里含着泪光,心里一软,缓缓躺下倒在她旁边,搂住她。

“嘘……”
“我可以的……我可以……”
“不,还不是时候……你太紧张了,我不想逼你。”
“我……我觉得可以了,你不要介意……”
“傻丫头,我怎么会介意,我只有更珍惜你。”
他吻她额头一下。
“别多想,总会有对的时间的,睡吧。”
她把头挤在他身边,王天风热情消退,暗暗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
昨天跟长乐未央去面基了,真愉快,哈哈
老王又忍住了一次,点蜡

评论

热度(65)

  1. 江溥荣楚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