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天台】现代AU---美人鱼番外篇之-失落?

公铭伽亮:

这一章讲述了一个不同种族的家庭,是怎么处理家庭成员有可能不孕不育问题的典范。




还有甜甜的日常~!




----我叫分割线----




第二天, 王天风醒的时候,明台还在睡,看着枕边那张年轻好看的脸,王天风止不住微笑,通常都是明台醒得早,然后嘲笑自己年纪大了,不如他有活力,今天赖床,可能是昨晚真的累着他了。


 


揉了揉明台的短发,额间印上一枚早安吻,王天风听着明台倦怠的声音咕哝着,“唔嗯,老师早。”


 


“早,不想起就再睡一会儿,早餐弄好了再来叫你。”看着明台恍惚点点头,又窝回被子里睡觉,王天风起床洗漱,下楼到厨房,明诚已经在忙活了。


 


“早!王先生!”阿诚一边打鸡蛋,一边跟王天风打招呼。


 


“阿诚,这么早!明楼呢?”王天风挽挽袖子从冰箱里拿出昨天准备好的三文鱼,明台最近固定的早餐。


 


“大哥还在睡。”听着阿诚说,王天风斜睨了一眼,阿诚正在煎锅里翻腾两只尚未打碎的鸡蛋,油太多,煎蛋不像煎蛋,炒蛋不像炒蛋的样子,出锅前还放了盐和黑胡椒。


 


王天风惊诧想要帮忙,被阿诚婉拒,“大哥就喜欢这么吃,从您来信要我们偶尔到岸上生活两天,顺便接收明台的消息开始,他就要求早餐吃这个。”


 


王天风有些惊诧,他记得,这该是明楼被父亲捕获时,自己第一次给他做的人类早餐,那时候母亲还在世,自己哪儿会做饭,依稀想得起那时明楼嫌弃的表情,几乎没有动,就翻回水里生闷气了,怎么现在倒变的爱吃起来……


 


看看明诚,他只是简单的喝了一整杯淡盐水,就算是早餐草草了事,想必是吃不惯人类的食物。


 


“王先生,我去叫大哥起来吃早餐,需要我帮您叫明台一起么?”明诚的谦卑和恭谨多少让王天风有些不习惯,他遇到的明家人鱼不是明楼一样狂妄就是明台那样调皮,反之明诚的事事从一,体贴温柔,倒让人觉得不自在。微笑着点点头,明诚就上楼去了。


 


待明台蹦跳着下来时,大哥已经坐在餐桌旁开始吃——那叫早餐?!


 


“阿诚哥,你确定这是你做的?!我这么没天赋做的都比这个好。”明台瘪瘪嘴,坐下。


 


“给,你的,赶紧吃。”王天风端来切好的三文鱼片,鱼肉一煎就熟,避免明台吃的太过油腻,每天早餐,只是一百度沸水中过一下,再加些新鲜的配餐。


 


明台献宝似的朝大哥那边抛去一个羡慕吧~!的欠扁眼神,就开始狼吞虎咽。


 


“阿诚,你坐下,你的。”王天风把盘子放在明诚面前,大马哈鱼处理的很干净,去头尾,留下蛋白质最纯良的部分,还有一份拌海藻的鱼籽,粒粒饱满。


 


“妊娠期挑口,人鱼这一点倒是和人类没什么区别,这一段时间你待在岸上,营养不能缺失,哪怕反应会很大也要吃一些,今天赶不上新鲜的,一会儿我让骑云来接你们去实验室,回来他会去处理食材问题。”王天风放下挽着的袖子,就看明台不开心的嘟嘴。


 


“老师偏心!!!大哥,你怎么这样,是你的鱼了,就不知道关心了!”明着是在埋怨明楼没有好好照顾阿诚,实则嫉妒心小小的作祟。


 


明楼一幅吃了海蛇胆的表情,盯着王天风,下一句“我的鱼不用你操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王天风按下,“委屈明家大少爷早餐单一,口味决定,看起来你很喜欢。”王天风故意看看被明楼清扫干净的盘子,明楼不服气的顶道“我家阿诚做的好吃,我一向一滴不剩,不像你们人类,铺张浪费。”


 


王天风听完一乐,“那正好,阿诚,以后早餐不用给他改善了。”说完上楼去换衣服。


 


下来的时候,就明台一个还坐在桌边,脸上依旧挂着不高兴。王天风笑笑,走过去弯腰吻了吻明台的鬓角,声音温柔,“你阿诚哥今天要做检查,你大哥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么,胃里没东西会很难受,别闹别扭,早去早回。”说完塞了两个又大又圆的橘子给明台,揉了揉他的头发,那笑温暖的滴出水来。


 


明家其他的两位成员均表示,哎呦,我的鱼眼……


 


“阿诚今天所有的检查都不会有危险,就是程序有些繁琐,结束后阿诚会有些累,怎么照顾他你会比我清楚,如果阿诚有问题告诉明台,他今天陪你们,一会儿我的学生来接你们过去。”王天风提着手提包,路过坐在沙发上的明楼时说道。


 


“对了,检查完十二小时内,我不建议阿诚下水,我不会回来太晚,在我回来前,让他卧床休息。”看着明楼很认真的点头,王天风转身出门,心想,这条胖鱼还真会装,明明心里担心的要死,如果自己不跟他说,他铁定不会问。


 


检查很顺利,明诚在妊娠期分化也没有影响到肚子里的胎儿,一切指标都正常。


 


就是回来的时候,实验室的人交给郭骑云一份文件类的东西,被明台发现。


 


“郭骑云,偷偷摸摸干什么呢?!是不是背着老师干坏事呢!”被抓到的郭骑云一紧张,下意识的把文件往身后藏。


 


“没有,这是,额,要给老师的材料报告。”郭骑云一后背汗,要知道这份生殖系统检验报告是明台的,老师特意嘱咐,要单独交给他,特别是不能让明台看见,这下惨了,回去又要挨骂。


 


“给老师,那正好给我吧,我交给他,这样就不用麻烦你再回一趟学校了。”似乎看出郭骑云的为难,明台又添了一句,“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看着明台拿走报告,郭骑云心如死灰,心想,信你…信你我还不如自尽来的爽快,赶紧想办法怎么跟老师坦白吧。


 


左右,明台还是看了那份报告,并不是有意,只是报告从文件袋里滑出来的时候,明台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晚上,王天风回来的时候,明台显得一切正常,像是没有看过那份报告,王天风自然也不知道。


 


晚饭过后,让明台回房去温书准备考试,王天风到书房里去,进屋就看到那份躺在桌上的报告,白色的纸张压在黄色的文件袋上,那一刻王天风心里知道,明台看过了。


 


其结果在王天风看完报告后,脸上透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和自己预期的一样,子宫受损,着床率不足百分之二十,这代表,即使受精卵有可能形成,滑胎的可能性和妊娠期的危险性都很大。这个结果对王天风来说是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但是对于明台,王天风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正在想,明楼敲门进来,王天风放下报告,揉了揉眉心,让他在对面坐下,明楼先开口道,“明台怎么了?”


 


王天风惊讶明楼的敏锐,眼睛不自主的扫了扫桌上的报告单。


 


“是明台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么?从昨天到今天,我一直没有机会单独问你,你告诉我实话,明台是不是不能再回海洋了。”


 


王天风摇摇头,把报告递给明楼让他自己看。


 


“生殖报告,什么意思?”


 


“明台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他可以回大海,只要给他一个适应的时间,他随时都可以变回人鱼,只是,明台恐怕无法生育了,发情期抑制泄殖,对他的子宫伤害很大,恢复的可能性无法计算,因为没有先例,虽然发情期的受孕率依然很高,但是受精卵的着床率太小,就算真的成功,妊娠期对明台来说会很危险。”


 


“那你的意思呢?!”


 


“我不会让他生。”


 


明楼看看王天风,脸上的表情由平静转换为愤然,他放下手里的报告,指着坐在对面的人,“王天风,你就是个混蛋。”


 


“你不是人鱼,你不会懂雄性人鱼对受孕存有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你是人类,我就拿人类来做比,你们的群体里,每一个拥有生育能力的个体都会很在意那段用自己的身体去滋养保护一个新生命的时段,对于人鱼来说,雌性如此,可雄性更甚,因为雄性在这个阶段会变得很脆弱,甚至脆弱过雌性,受孕期间几乎会得到整个家族的保护。”


 


“阿诚为我,已经生育了两个,两次生育都特别艰难,我险些在第二次的时候永远失去他,你以为我不关心他么,你以为我很心安理得么,带着他一起上岸,就是因为我不能让他在发生类似的情况。”


 


“你已经和明台结合了,他心里只认定你是他的伴侣,那你死了呢?把他再丢回海里不管了么?!你们人类的责任心真是令我惊讶。”明楼说的时候满是对王天风的失望。


 


王天风无法回答,他低着头,声音沉沉,“我不能冒险失去他,如果他死了呢,跨种族的孕育,结果会是什么样的,我们谁都不知道。”


 


“你是在害怕,人类真的是比任何生命都胆小的物种,十年前,你就懦弱逃避,十年后我以为你会因为明台的坚持而有所改变,没想到你还是没变。”


 


明楼按下怒气,就只剩失望,他不回头的向门口走,王天风开口,“假期我会送你们回去…还有明台。”


 


明楼听完转过身,眼睛瞪大,周身充满了攻击性,“王天风,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伤害我弟弟,如果十年前那样的事你敢再做一次……”


 


“明楼,你误会了,我说过不会放明台再离开我身边,至少是我死前,我送你们回去,只是想让他开心的回趟家,我知道,不管我能陪他多久,对于明台来说都是不够的。”


 


“至于…我想刚刚你我的话,明台都听到了,我从来都做不了这个小家伙的主,我会跟他谈的。”王天风站起身,他对着明楼,言语真诚,“我尊重明台自己的选择,像你尊重阿诚一样。”


 


末了,王天风错身走出书房,“不然,你不会明知道妊娠期危险,还让明诚有机会受孕的。”回头看着明楼挑了一下眉,“记得把灯关了。”


 


看着王天风上楼的背影,明楼突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好像是被人当架子使了。只是这次明楼没有生气,听了王天风的话,他从下午就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


 


回到卧室,王天风看到床头开着一盏黄暗的灯,明台靠着床头坐着,王天风的心早在进门的那一刻就被暖化了,走上前去拉过晤自干坐等夜郎的人鱼,抱在怀里,明台的身体今晚格外的柔软,软的他不想放手,就想这么抱着。


 


“报告我看了。”


“我知道。”


“你和大哥的话我听见了。”


“我知道。”


“如果受孕了,我要生下来,好吗?!”


 


王天风看着怀里的明台,“这是你的权力,我不会也不能剥夺。”


 


明台伸手抱住王天风的脖颈,拉低身子,在耳边轻言,声音有些颤抖,“老师,你会帮我么,我不怕痛,不怕死,我只是怕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后,我没有了牵挂,孩子,我想拥有,那是唯一留下有你的延续和寄托,答应我,留给我,好不好。”


 


王天风揉着明台的脖颈安抚,“嘘…嘘…我知道,我知道,同样的,这也是我的权利,但是我打算把它交给你,我的小人鱼,我会陪你渡过应有的时光,我也相信我们会有健康漂亮的孩子,我会看他长大,陪着你变老。你想多要几个也没问题。”


 


明台红了红脸,嘴里不忘顶撞,“想得美,能不能受孕还不一定呢!”


 


“质量不达标,我们可以用数量来填补,顺其自然,总有一次能成功。”王天风蹭蹭明台的鼻尖,把他的小人鱼往床的更深处挤去,这一夜,又难安稳,明台想,这一次的考试,恐怕要黄。




----tbc----




王老师简直是人鱼界好伴侣的楷模!!为了把老师塑造成好丈夫,人物大写的ooc了,没办法,不ooc,人鱼台会很可怜。




不过谁说平时刻板严谨的人,就不能有温柔细心的一面,说不定更甚!!




下一章关键词:


反应





评论

热度(36)

  1. 江溥荣公铭伽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