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张学良口述历史外传

狂放不羁阿姨侠:


想来想去把这篇又翻了出来。虽然题材挺黑历史的但我真的很喜欢【。感觉我的文风就是这种最好了【。哼唧唧【。成文时间……初一所以【。哈哈哈哈哈【。



【编者注:由于年代问题,张氏当年有些事也并未跟唐先生说,故鄙人能得到这个机会听到当年的那些陈年往事,也是不甚感激。但实在是某些事情年代未到,不敢公开。所幸得到如今思想也已渐渐开放,便也终于把这段往事记叙下来,也算是一点纪念。】


1、我对蒋先生无怨无尤


这是真的。我对蒋先生是一直都无怨无尤,哪怕他把我关起来那么多年。那是嘛,我本来都以为南京会把我枪毙的,我倒是真的做好死的准备了。我这人就是这样,其实挺有觉悟的。毕竟于情于理,他都有理由把我枪毙了的。我带过兵,我要是有部下搞这个,那我也肯定会把他枪毙的。


而且无论如何,我一直都觉得蒋先生待我是真好。亲如骨肉。对,就是亲如骨肉。蒋先生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亲如骨肉的,抗日救国的统帅,大大的民族英雄。我这人就这样,一只都挺自骄的,我觉得是就是了。你可以说我错了,我也会听。


蒋先生这个人跟我父亲比怎么样?虽然这两个人是我一辈子唯一有过的两个长官,但毕竟父亲还是不一样的嘛。如果硬要说,那就是我父亲有雄才,蒋先生有大略。但说实话,我觉得蒋先生这个人挺失败的,其实他就是有些守旧,唉,真是太守旧了……也罢。说实话他是真的很看得起我,待我不错,只可惜政见不合,唉,我这人哪,其实天生不是搞政治的料。


2、有时候我都觉得对不起蒋夫人


之前有些事情我不敢说,现在蒋夫人走了,我也终于敢说些什么了。其实吧,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挺对不起她对我这么好的,真心的。


说实话吧,他们蒋家带我是真好,不论是(蒋)经国还是老夫人。所以有时候我挺内疚的,不过谁还在乎呢?我这人就是这样,我就算会觉得对不住人家但我也真做不出什么事来,但我会记得有这些人对我特别好。


我和蒋夫人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真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很尊敬她。


3、那些难言之隐


你问我是不是有些说不出来的事情?你还真挺敏锐的。确实是有。【编者:以下内容涉及敏感部分,请在阅读时保持绝对公正与平静。】


编者记:张公此时闭目,似是有一段相当难以启齿的事情将要说出口来,却又不敢,亦或许是年代久远难以完全叙述,但可见当时只是对少帅影响之大,现今犹可引起心情之变动。


3.1 我从来没追过女人


这真的是实话。虽然我有过是一个情妇,但都是她们自己过来的。我这人其实挺厚道,来者不拒。她们来过之后就赖着了,所以我说实话不太喜欢她们。就连现在的赵四小姐,要不是我被关起来了,身边也必定不是她了。


唉,我追过人吗?好吧,说实话,我还真是追过人。真的。追的还不是一般人。哪位女士?唉,说笑了,实际上那是位男士哩!够惊骇世俗的吧?现在想起来,我自己都觉得当时真是勇气可嘉。身边的小姐多的是,哪怕不会个个都是国色天香,但至少都挺禁看的,何苦去离经叛道的追一个男人那,我自己还不是欠收拾么?如果你真的问我原因,那么……年少轻狂?估计是的。就是年少轻狂。我看上了什么都一定要到手,唉,这事情让我后来帅的可惨啦。那是谁?哦,我还没说。就是蒋公。蒋中正,蒋委员长,蒋介石。你没听错,不用这幅表情。哈?和你猜的一样?女士您可真开放啊,呵呵。


我跟你说,我现在也一大把年纪了,里子什么的早都快空了,面子也估计不剩多少。我就是想把这段事情记下来,等到有一天这种感情可以公开了,就还请你把它公告天下罢。


3-2 我就是这么追男人的


我觉着追男人的办法肯定和追女人不一样,因为我被女人追得很累,所以我用了很男人的法子来追男人。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这个男人不一样,和任何其他人都不太一样。有风范。真的。我后来也见过周恩来,但给我的印象都不如中正给我的印象来的深刻。


他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真的。所以我才愿意率东北军支持他,他对我说的话,那份自信,领导力,才是真正的让我折服于他。唉,现在想想,我怀疑这种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谁知到呢?


后来多见了他几次,我觉得这个人对我来讲有些不一样。但是我不清楚这算是什么感觉,很模糊的。我这人吧,套用现在的话,就是挺粗神经的。但后来我有多见了他几次,我看见他布置,看见他指点江山。随后那晚上,我就梦到了他。你知道的,那种事,那种梦。然后我突然就明白了,我那种朦胧的感觉应该是爱的一种,但反正不是我对任何一个女人的感觉。


然后我就直接去说了。开完会我就留下来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说了什么。他以为我有什么事情,大事。结果我就说:“蒋先生,我觉得我可能爱上你了。”天呐,这可真是个大事儿!我就看他呆了半天,然后问我:“什么意思?这是新的战略计划吗?”然后我把帽子摘了下来,眼睛对着他:“不是任何的计划。就是字面意思。爱,是这个词吧?就是外边小姐对男人们说的那个,就是我的意思。”我说过的呀,蒋先生是一个很保守的人呀,这些事情在今天看起来都很惊骇世俗,别说那个年代啦!我当时其实也很呆,我以为他还是没反应过来,结果就直接从扑上去了亲了一下,表示我的意思。结果?哟,这结果可真不怎么好听。我被他锤了一拳,啧啧,硬生生的到了我鼻子上,真挺疼的。唉。


所以这就是我第一次跟他表白的事情,好想挺糗的,是挺糗的。结果对着这件事情,我就一根筋上去了,唉,当年真是年轻,什么都不考虑。不过我现在也不会考虑这种事情。


我后来是怎么得手的?你别笑,酒是个好东西。唉,这是不能说太细,我这是回忆录,不是三流黄色书刊。呵呵。


3-3 我睫毛很长


一直他们都说我睫毛很长,他们说睫毛长的人不认亲。现在想想可能还真是这样,唉。就到西安的那天,他住到华清池去了。我陪他在华清池观景,还一起拍了张照片,找得到的。我这人就算是个大老粗,也好歹还是知道华清池那段罗曼蒂克的。就是杨贵妃嘛,好温情的。他很有文化的,他当然也知道啊,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很亲热的。


他盯着我,定了半晌。他说我的睫毛很长。我说睫毛很长的人都不认亲的,所以我说不定也不会认你。他还是盯着我看,说:“汉卿,我告诉你。我不在乎你会不会认我,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的。至少你总有一天不会。在这个坛子里就要有这个觉悟。只要你今朝可以记得这些,那就够了。”然后?他就要了我。对呀,因为我先追他的嘛,是嘛,他确实知道我不会认。可是我想他没有想到我的“不认”是体现在几天之后。所以我差点就跟他说了,我这个人其实肠子挺直的,嘿嘿。


没办法,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很有大义的。我想要的就是不内战。我们最大的分歧就在于他要“安内攘外”,我要“攘外安内”。谁也不服谁。是嘛,我们两个在哪方面都是谁也不服谁的。


唉,现在睫毛都快掉了,我不认的,认的亲也都快散了,唉,我睫毛就是很长呐。


3-4关起来其实对我好


他不关我起来我不还得早早死了?你看,我在这里吃不愁喝不愁,住得也不错,我要是出去,别说你们不懂这几十年的事情。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至少我知道我自己在外头活不了太久。我又不懂政治。


他一直都记挂着我,也给我写信。他倒是没来见过我,真是遗憾,我又不会对他怎么样。他从来没有忘记过我,还记得把我带到台湾去。他就是把我软禁了。但反正我乐意。关起来那么多年其实我也没那么想他,毕竟身边还有个赵四小姐嘛。我这个人薄情得很,我自己可知道这件事情了。


我就只要知道他没有忘记我,我也就够了。我要真是看到他,说不定还会觉得尴尬。我们之间有太多,新仇,旧恨,爱恨情仇,太多了……这样真是挺好。


3-5 他死了我很伤心


他死了,我就渐渐恢复自由了。其实他死了,我很伤心的。其实也不太伤心。但毕竟是曾经心心念念的一个人死了,唉。但死了就是死了。我见过很多死人。我知道人死了就是死了,很清楚地知道。


他死了我第一件事情是去找唐德刚先生帮我纪传,就像是这种,口述历史。我本来是有些想把这些是说出来的,但德刚也老了,我要是这么跟他说,不知道会怎么样。


3-6 我希望这样对得起我自己


我之所以选择把这些事情记下来,是因为我希望这样可以对得起我自己。虽然我们之间的感情很玄乎,非常玄乎,到现在也就早都不是什么爱情了。只能说是一段回忆。但作为我这一辈子唯一去追过的人,我想我得记下来。他说过,我只要今朝记得他,那就够了。可惜我记得他还不止今朝啊,恐怕我会记得一辈子呐,哪怕已经不是作为一段爱情去记忆了。我唯一求的就是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中正。真的够了,我的生命只到三十六岁,确实就是这样。二十一岁到三十六岁,就是我的生命。他呀,唉……


编者:至此,这段陈年罗曼便算是结束了,少帅连着把这么多事情叙述下来,已是精疲力竭。从编者的角度来看,这段感情在世俗上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但是确实是发生了。发生在了两个如今皆已仙逝的老人身上,两个改写了中国近代史的男人身上。怎么说呢?只能说是感慨良多。剩余的,还请读者诸君自己去考量,回味那些往事罢。


陈司樾


汇编于沪上寓所中


4/22/12



评论

热度(45)

  1. 江溥荣老姨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是一朵柳絮老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