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瑟莱】罪与罚

特̀別̀有̀感̀的̀一̀篇̀文̀~

墨汐:

这是一篇答应给小伙伴的交换文,灵感来源于朋友一句“我好想看父子的教堂play,但都没人写”,不过后来惊喜的发现一位太太竟然写了教堂的,看的很是满足,本来想着既然有人写了,那我就不用写了,但小伙伴说虽然都写教堂,但设定不同,坚持要看,于是就有了这篇←_←,短篇一发完。




设定军官Tranduil x神父Legolas,教堂play,文中多处引用了圣经,出处会在最后注明,肉的话会在中间放上链接><,对lof吞文的速度给跪了QAQ,背景参考了德川幕府对基督教徒迫害的那个年代,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炖肉,也许这肉有点塞牙,慎食~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①




年轻的神父立在圣台前低声吟诵着祈祷词,大门猛地被撞开,萧瑟的寒风袭卷着枯叶吹进了破败的教堂内,光亮照明了室内的灰暗,触眼可及落漆的长椅横歪在地上,神圣的圣台被劈落了一角,缚于十字架上的耶稣脸上残留着干涸的血迹露着悯人的微笑,而双臂却被炮弹打的只剩下一只竖起的中指,嘲讽地向这个世界诉说着他的怜悯。




“神父,军队的人来了,请快点躲起来!”孩子稚嫩的声音在空旷的穹顶间回响,焦急的催促着圣台前的人。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在主的面前我们无处躲藏。”年轻的神父转身,光洒在他的周身给他笼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圈仿似在神的祝福下沐浴着圣光,浅金的发丝柔顺地散在宽大的牧师袍上,如深海一般的蓝眸里有着看破尘世的释然也有着迎接命运的坦然。


 


自颁布了禁教令以来,教堂被破坏,耶稣基督的画像被扔在地上肆意踩踏,十字架被丢进了篝火中燃烧,更令人发指的是无数的教徒和神职人员被残杀,即使是女人和孩子也被毫不留情地杀害。民间怨声载道,民众起义遭到了军队猛烈地镇压,鲜血浸染了土地,空气中布满了血腥,即使是大雨也无法将之去净。整个国家陷入了一片杀戮之中。


 


“这点我倒是赞同。”男人略显低沉的声音蓦然响起似出鞘的长剑划破布帛,凌厉的挟带着寒意指向了神父。




他站在门外,一身挺括的军装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肩上象征着荣誉的肩章在光线下折射出金属特有的硬质光泽,雪白的丝质手套贴合着男人骨节修长的手,擦拭锃亮的军靴紧紧包裹着有力的小腿。寒风吹起了男人的金发,颜色较之神父显得更浅些,几乎近似于银色,浓重的眉毛下是一双常年冰封的眼睛,眼里的寒意似是要把空气冻结。




孩子被眼前的男人震慑的无法动弹,小手紧紧抓着神父的袖摆,背脊微微躬起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兽。




男人一步步向着圣台走来,军靴摩擦着地面的响声撩拨着人敏感的神经,即将要走至神父的面前时,孩子突然冲出来,张开双臂挡在神父的面前,大声地喊着,“不……不许你靠近Legolas神父!”即使喊得很大声但依旧掩饰不了声音里的颤抖。




男人停下步伐,微歪着头玩味地看着孩子,Legolas心里一惊,上前想将孩子拉回来,却迟了一步。




男人一把将孩子提起来与他视线相对,“不许?你凭什么?”




Legolas看着被男人抓在半空中荡漾的孩子,怒意涌上了清亮的眼眸,“放开他。”




男人闻言斜睨向他,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嘲讽,孩子扑腾着想要下来,却被男人紧紧地抓住,任凭他怎么踢打叫喊都没什么用,男人喊了一声“Garian”,一个副官模样的男子从门外应声入内,男人一把将孩子扔到他怀里,“看好他。”




孩子仍旧扑腾大叫着,Garian费劲地制服着怀里的小崽子,一边快步走出教堂并带上了门。




世界恢复了沉静。




男人扭头看向了神父,眼里的玩味又浮了上来,他上前一步逼近了眼前的青年,温热的吐息轻喷在Legolas的侧脸,“这样的装扮不适合你。”




他动手扯开了神父的衣襟,露出了里面棉麻的质里。




肉戳这儿←_←




他知道父亲是爱他的,正如自己也爱着他的父亲,他曾经也想过和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军人,但现今的国家却像是长着一颗毒瘤,自禁教令以来,无数无辜的人们被杀害凌辱,他看着尸体成堆的堆起被焚化,肉体在火中燃烧散发出油脂的焦臭味几欲令他作呕,而比起这些父亲也是那些刽子手中的一员的事实更是让他无法接受,于是,他逃离了他的父亲,逃离了那个曾经温暖但现在看来却像魔窟的家。


 


但事实证明了无论他躲到了哪里,父亲仍旧能把他找出来,正如小时候玩捉迷藏,无论他想尽办法躲在任何地方,父亲总是能第一时间找到他,然后牵着他的手回家。


 


天父将他的罪恶看在眼里,与男人苟合,而且还是他的生身父亲,这样的罪孽即使是天父也不能赦免,他与父亲是同罪,主就算惩罚也会将他们一起治罪,但即使是下一秒审判降临到他的身上,他也会满心欢喜地接受着判决。


 


他将头靠在了Thranduil的肩上,低声呢喃着,“我爱你,Ada。”


 


Thranduil的眼眸在这刻终于软化了下来,如在阳光下迅速消融的冰块,坚硬的外壳融化在了那一片金色的暖阳中,他低头将细密的吻印在了青年的眼睑上。


 


他不信上帝,也不在乎是否会接受审判,他所在乎的只有怀里那唯一能吸引自己的存在,为了他即使万劫不复,他也甘之如饴。


 


“我也爱你,而爱能遮掩一切过错。”⑤


 


Fin


①选自《马太福音6:9-13》


②选自《利未记18:22》


③选自《加拉太书6:14》


④选自《罗马书3:23》


⑤选自《圣经旧·箴10:12》



评论

热度(85)

  1. 江溥荣墨汐_求star太太的李熏然挂件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別̀有̀感̀的̀一̀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