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诚台】做不好的一顿晚饭

月明风疏:


一晚红烧肉*


OOC*


百粉福利*




大家好,是我!


不知不觉半年过去,我都有100个粉丝啦。


谢谢大家一直不离不弃看我在这儿胡言乱语、自娱自乐。


所以,这算是福利吧,时隔5个月再炖一大碗肉给大家。


感觉来了美帝语文功底要退化了,我今天从起床写到现在才算搞定。


然后我依然是个起名废……。


真艰难,写完我自己都不忍心看。可能有点雷。


所以,OOC是难免的。


我不管设定崩了,人设崩了,反正我不管,就是想炖篇肉,没别的!看不下去的咱就小叉叉。


原剧明台刺杀明楼前去厨房向阿诚哥撒气那点,接着那点写的,私设明天撒气就是吃阿诚哥和大哥的醋……我可是一句话一句话扒的原剧。


反正就是需要一个理由开干。大家就别那么认真就行了。


我研究了一下我写的这几个短篇的顺序,大概是按照下面这个顺序来的,虽然没啥必然的联系吧。


链接我也附好了。


一碗西瓜 。


卡图卢斯诗集。(阿诚哥视角)。


卡图卢斯诗集。(小少爷视角)。


噩梦。


好了,下面就是正文啦。


不好吃别打我(



===================


阳光还算可以的一个下午。明台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对着桌上摊开的一沓拉丁文卷子时不时的抬笔写上一两个字,但神思不知道早就飘到哪里去了。钢笔尖触在米黄色纸上因为长时间没有提笔也晕散开了一大片墨迹,原来卷子上的内容也变得再看不清晰。明台有注意,很显眼的,心不在焉。




  然后明台的视线就落在了书桌边的一盘核桃。是他下午从大哥和阿诚哥那里顺过来的,就随手撂在一旁。明台伸手随意捏起一块递到嘴里,核桃熟的彻底,吃到嘴里也油油腻腻,却透着甘甜的清香。




  但到了明台的嘴里却不是这么个滋味了,他开始仔仔细细打量这盘核桃。阿诚哥一个一个砸的,又亲手剥的,吃在他嘴里怎么也不应该是这个滋味,不是滋味。一想起这些天明诚的所作所为,明台的心里就来气。该说的也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他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白天忙,半夜去找他还不在屋里,然后早早起床盯梢吧,果不其然又从大哥房里出来了,动不动的就是要他去香港念书,也看不出来他有一点意见,真是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想到这里,明台嚼着核桃的力度又大了几分,苦了这些核桃给他当了气得牙痒痒的磨刀石。他觉得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包容大度毫不在意的人,先不说自己有没有少爷脾气,是他的就是他的,就算明诚发脾气也只能冲着他一个人。




  明台咬牙切齿的嚼着,这一盘核桃很快就见了底。他把剩下的几块扒拉到嘴里,囫囵几下一口气咽下然后又端起茶缸灌了好几大口水,一把抄起起盘子就往厨房走。




  厨房里迎接明台的是一个高瘦的背影,专心致志的准备着晚饭。但明台的脚步声却是显而易见,也猜得到是他,明诚没有回头,低头又择下几片不新鲜的菜叶。




  “明台,桌上胡萝卜都是洗好的,你切了就行。”




  头也不抬的这句话可算是让明台本来就不小的火气一下子迸发成了火山,他瞥了眼放在盘子里的萝卜。好啊,不就是切萝卜吗,看我不给你好好切的。




  从盘子里拎起那两个萝卜摔在案板上,抄起菜刀,到期刀落切得干脆利落,也不管到底切成了个什么样子,反正是把案板剁了个震天响。




  明诚刚好准备完手头的菜,回头就看见这样一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菜板子剁碎的明台,挑了挑眉毛打量了他两眼。


    “你切个萝卜使那么大劲儿干嘛啊?这菜板又不是出气筒。”




  明台也是在气头上,说出来的话夹枪带棒的当然也没个好态度。


    “我帮你做饭,卖力气你还说我?”




  明诚也是被他这噎死人的话弄得莫名其妙,二话不说就来他这里撒一顿气,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明台就又砸起了案板。


   “你受什么刺激了你,嗯?”




  明台停下手里切菜的动作,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还莫名其妙的人。




   “我被蛇咬了。”




  “被白蛇咬了?失恋了?”




  明诚见明台这副恨不得把他吃了的样子,转念一想,是最近工作忙没怎么理他闹的少爷脾气,连大哥都难免遭殃,他微微眯起眼睛,想着打趣几句再好好给他顺顺毛。




  但可惜,他家小少爷也没给他这个机会。




  明台正在气头上,恨不得把攒了这些天的话一股脑的倒出来撒气,句句都能把人噎死,抬手冲着案板上的萝卜又是一刀。




  “失心疯了!”




  明诚被他这阵势吓得皱眉后仰躲了半步,看他现在也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不如干脆让他先回屋冷静冷静,自己先把饭做好了,回头再慢慢哄。他拉住明台,从他手里把用来撒气的刀给解救出来。抬头打量了身边明显吃了枪药的明台一眼,又皱着眉用刀把切得乱七八糟的萝卜整理好。


    “行行行,别帮了,越帮越忙。你看你切的这是什么东西啊?”


    “去温书去吧。不是还考试吗?”




  没想到这句无心的话却是恰好的那点点燃炮仗的火星,不提还好,一提明台可就还有千万句话等着。




    “不就是念个书吗?非要我去香港。我就纳了闷了,上海这么大就容不下一张书桌吗?”




  明诚也没抬头,还是整理着案板上的萝卜,声音低沉。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拿不了主意。”




  明台听着他这副漠不关心的语气,再想想他丝毫没有察觉的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更是口气不好,开口就只剩些个故意拱火的话。


   “对,你这种过河拆桥的人,我是信不了了,我得去找一个说话算数的。”




  明诚就算再好的脾气也被明台一个劲儿的拱火惹得冒了火气,啪的一声把菜刀撂在了案板上,回身直直看着明台。


   “你能少骂我两句吗?”


   “只许你们做不许我说啊?”


   “我们做什么了,你这样含沙射影的?”


   “你们做……”






好了我们下面只能微博见了。






明台双手撑着料理台,强忍住还无法用上力气的双腿上的酸麻,瞥了一眼身旁还在替自己整理着衣服的人,无声的控诉着。






  明诚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便领着他的手抚上了自己毛衣小腹前的一片湿渍。明台感受到指间的黏腻便一瞬间缩回了手,却被明诚制住了。明诚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




  “这可是你自己留下的东西,怎么,嫌弃了?”




  明台侧头看了一眼便再也不愿意扭过头去,明诚见他难得的这副害羞的样子,唇边笑意几乎是要笑出了声,还忍不住故意开口逗弄。




  “你说怎么办啊,小少爷,咱们可还得给大哥做饭呢。”




  明台听着他这口气,也没说什么,直接抄起刚刚被他碰歪的瓷碗,从水池接了一满碗水一股脑儿的泼在了两人身上,只不过开口时还带着些许喘息的语气与平时理直气壮相比大打折扣。




  “还能怎么样,纨绔子弟明少爷体验生活失败,把瓷碗打翻溅了自己与哥哥一身水,被勒令回去换衣服,然后不准再进厨房。”




  明诚这么一听更是难掩笑意,伸手在明台臀上暧昧的一拍。




  “那就还请明少爷多多费心自己夹紧点,不然,总不能再委屈了我们小少爷说自己还尿湿了裤子。”








 

评论

热度(144)

  1. 江溥荣月明风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