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伪装者】【楼诚/台风台/双毒友情】那些年(一)

明明是很暖的文,为什么我却哭了呢?真的很心疼,想要好好抱一抱小小的阿诚,告诉他,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猫儿哥哥:

#小段子合集#


#没有顺序,想哪写哪#


#有私设,比如年龄#


#不定时的更新#


#应该是糖#


 


 


1.明诚来明家的时候不过十岁。


 瘦瘦小小的,根本没个样子。


 身上还挂着新新旧旧的伤。


 明楼抱着他,就跟抱着个玩偶一样。  


 轻的要命。


 


2.明镜把明诚领到小祠堂里,蹲在他的面前,摸着他的头。


 “你叫阿诚?”


 明诚小心的点着头。


 明镜温柔的笑了,“从今天起,你就姓明了。”


 明诚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明镜,又看了看明楼。


 后者握着他的手紧了又紧,慢慢的低下头。


 “我是你的大哥了。”


 


3.明台含着糖果跑回家的时候,就看见明诚蹲在院子里发呆。


 “你是谁?”明台说话还有些奶声奶气,明诚抬起头来看着他,眼前的男孩子看上去比他要小个四五岁,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白白嫩嫩的,好像个娃娃。


 他长得真好看,明诚想着,小声开口,“我叫阿诚。”


 明台挠了挠头,正好看见大哥走了过来。


 “明台。”明楼蹲在明诚身边,一手抱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把明台牵的近了一点。


 “阿诚的家人不在了,所以从今天起他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要叫阿诚哥,知不知道?”明楼缓缓说着,明台点了点头,看着明诚笑的露了牙齿。


 “阿诚哥~”他软软的叫了一声,然后从背带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糖果,“给你吃糖,可甜了。”


 明诚眨了眨眼,看了眼明楼,见他点了点头,才小心的伸手接了过来。


 扒开糖纸塞进嘴里的时候,明诚想,真的好甜呀。


 然后小心仔细的把糖纸折了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4.明诚刚来明家的时候,是不太会写字的。有一次明楼看见他偷偷的站在自己书房门口盯着自己的书架发呆,就开始心疼了起来。


 晚上他拉着明诚坐到自己身边,摸着他的头发。


 “阿诚,大哥教你写字好不好?”


 明诚的眼睛亮得很,他看着明楼,点了点头。


 明楼握住他的手,拿着笔铺了纸,一笔一划仔仔细细的教着。


 明诚不知道的,是明楼当时看着自己微微红了的耳廓,笑的有多暖。


 


5.明诚可以说是明楼抱回来的,所以进了明家那天起,明楼就拉着他和自己一起睡。


 明诚身体不好,夜里总是发冷,还经常做噩梦。


 明楼就抱着他,窝在自己怀里,小心的顺着他的背,轻声给他哼着曲子。


 明楼心里疼着想,小家伙怎么这么瘦啊。


 他想着明诚这几年在桂姨家的日子,想着他身上的伤,眼眶就又酸又涨。


 一定要把阿诚养的胖一点,让他长得高高的。


 他借着月光看明诚乖顺的,微微颤动的,长长的睫毛,勾起了嘴角。


 他的阿诚多好看啊,怎么能不惹人疼呢。


 


6.明诚很静,出奇的安静,除了和明楼能说两句,几乎是不说话的。


 有时候明镜会叫他过去问两句,他也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答。


 明镜叹气,这孩子怎么一直这么见外呢?


 明诚会挺着小小的身板帮着家里的忙里忙外,瘦弱的身影却是能干的厉害。


 明楼心疼他,和他反复说着不要这样。明诚也只是嘴上答应,却依旧跑去干着。


 终于有一天明楼把他叫到面前和他仔仔细细的谈了一遍,谈的明诚红着眼睛,低声抽泣着。


 他的手指在身侧缠着衣角,缠了又放。


 他知道明楼疼他,他知道明楼对他太好太好。


 可是他也知道,他和明台不一样。


 他终究不是明家的少爷。


 


7.在明诚来到明家的第二个年头里,明楼猛然想到明诚似乎没说过自己的生日。


 他埋怨自己多少有些后知后觉。


 那时节明台刚刚过了七岁的生日,收了那么多礼物,阿诚看着会不会难过?


 明楼后悔着,阿诚那么懂事,什么都不说也不求,还是个小孩子啊,哪里需要这么懂事呢。


 他在黄昏的时候,扯着明诚进到自己的房间,问他生日是什么时候。


 可明诚只是摇头。


 明楼惊奇,“阿诚没过过生日吗?”


 明诚低着头,“从前在家,随便找个日子也就算了。具体哪一天···不记得的···”


 明楼心里一抽一抽的,他将人拉到自己面前,温柔的摸着他的侧脸。


 “那你记住了,今天就是你生日。”


 明楼说着,从桌案上的小盒子里拿出一枚漂亮的酒红色领结系在了明诚规整的衬衫领子上。


 “多好看。”明楼说着,明诚瞪大眼睛看着他,伸手要去扯,却被明楼拦住了。


 明诚不敢要,他低着头抿着嘴。


 “阿诚,我是你大哥,这是应该的。”明楼叹气,揉着他的发顶。


 明诚眼睛一眨,掉下一颗泪来。


 “嗯。”他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第一次主动的扑进了明楼怀里。


 明楼紧紧的抱住他。


 终于,终于像个小孩子了。


 


8.明诚唯一一次和明台吵架,是在他收到明楼生日礼物的第二天。


 那是他第一次露出那么自然放松的笑脸,第一次懒散的在家里闲逛。明台就是这时候从房间里跑出来,扯着他的手要和他玩,一口一个阿诚哥叫的可甜。


 明诚也开心的去陪他,他好喜欢这个弟弟,可爱活泼,但却莫名的甜人。他们两个跑到花园里在草坪上闹着,明台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明诚脖子上的领结。在阳光下晃着,显得更漂亮了些。


 “阿诚哥,你这领结好好看。”明台伸出小手去摸着,明诚勾着嘴角,笑里多少带着些愉悦和骄傲。明台一心都被那领结吸引了,他的手不舍得缩回来,终于眨着大眼睛,脆生生的说着,“阿诚哥,你给我好不好?”


 明诚一愣,第一次起了执拗的私心,他对着明台摇了摇头,说,“不好。”


 明台也不过七岁的年纪,又是一直被明镜宠爱着,要什么有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又是明诚说的,那点小孩子的脾气上来,多少沾着世家少爷的性子,带着气一下子就哭喊了起来,“我不我不!我就要嘛!”


 明诚被他弄得一慌,心里泛起一点波动,可脑子里一下子就浮现了明楼的样子,咬了咬牙,向后退了退,别开了头。


 明台被这动作弄得更哭闹起来,他甚至伸手去扯那领结,明诚惊吓的赶紧回手紧紧握住,却又怕伤了明台不敢用什么力气,推推搡搡间,明台一狠就把领结扯了下来,明诚几乎是下意识的慌了神,猛的冲上去瞪着眼睛一把抢了回来,死死的攥着。许是明诚的动作吓到了明台,明台愣了两秒,眼睛一眨掉下来一大颗泪,然后猛的放声大哭,边哭边去捶打着明诚,明诚咬着牙,由着他打,就是攥紧了不撒手。正巧明镜要出门看见,急忙跑了过来。看着明台哭的像个泪人儿,心疼的抱住他哄。


 “明台,怎么了,告诉大姐为什么哭?”


 “···阿诚哥坏···阿诚哥不给我···”明台窝在明镜怀里,手指着明诚,明镜顺着他看,果然看着明诚手里死死的攥着一个领结。


 “明台乖,那是阿诚的,你不能要,大姐再给你买一个,好不好?”


 “我不···我就要那个···”


 “明台!”


 “呜呜呜···大姐你不疼我了吗?呜呜呜···阿诚哥大···他欺负我···”


 明镜赶紧心疼的抱住他哄,“怎么会,大姐最疼明台了,你不要瞎想···”


 她到底还是最宠爱明台,但心里也知道这事情总是明台不占理,可还是抬起头来,神色有些波动的看着明诚,慢慢说着,“阿诚,明台小,你让让他,给他好不好?”
 明诚看着明镜的眼睛,咬了咬牙,狠狠的摇了摇头。


 明镜叹气,还待说什么,明楼就闻声走了过来,还未及开口,就眼尖的看见明诚脖子上的一道红凛子。他皱眉,担心疼惜的看着明诚,又看着明台,有些严厉的说,“明台,这是你弄得?”


 明台看见,哭声弱了些,缩了缩脖子,却是没有停。


 “是不是你!”明楼喊了一声。明台被他吓得一个哆嗦,一下子哭了个透,一抽一抽的,明镜生了气,冲着明楼吼,“你和他喊什么?!”


 “大姐!明台有错在先!”明楼也高声回着。


 “他还小,知道什么!”


 明楼还想说什么,却被明诚扯了袖子,明楼看着他,明诚咬着嘴都出了一道红印子,肩膀都在抖着。明镜看了,心底下不舒服,对着明诚柔声说着,“阿诚,你大度一点。”


 明诚还是咬着嘴,动也不动。眼睛里一颤一颤,那水光却还是被忍了回去。


 明镜叹气,和明楼说着大概情况。明楼听了,看着明诚,道,“阿诚,真的不能给他吗?”


 明诚的眼神晃了一下,通红着眼睛,然后坚定的,摇着头,一字一顿的说着,“这是我的。”


 明楼心里狠狠的痛,却也莫名的,宽心起来。


 两年了,这是明诚第一次在明家挺着笔直说着——这个东西,是我的。


 


9.明诚站在书房里一句话也不说。


 明楼看着他,一时也是沉默着。


 明诚开了口,“对不起。”


 明楼生了火气,语气都有些冲,“你对不起什么?”


 明诚向后退了两步,肩头颤了一下。


 “我知道···我应该让着他···”明诚说着,却是声音一梗,说不下去了。


 他以为他可以当这里是自己家了,可好不容易稍稍放松了一些。可还是太小啊,怎么就这么天真呢?明家收养你,已经是大恩了啊,你不能,也不应该奢望太多。


 阿诚,你明不明白?


 他一点点想着,泪水隐在衣领里。


 但他的手攥了攥,却是越攥越紧。那领结在他的手心里,沾满了明诚炙热的温度。


 明楼看着他,突然起身上前把他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傻阿诚···”明楼低低的唤着,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颈,“你不应该让他,那是你的东西,你自己的,你要保护好它啊。”


 明诚在明楼的颈窝里眨了下眼,掉出一颗泪。


 是啊,那是我的。


 和别的东西都不一样。


 那是大哥给的啊。


 


10.明台挨了明镜一顿温柔的训斥,又经历了明楼一番严厉的教导,把自己关到了小屋里,蜷成了一团。


  他错了吗?


  他想着这一年阿诚哥来的日子,总是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帮着自己弄一些自己的小玩意,不管什么东西,他喜欢的,阿诚哥都给他,从来没有过拒绝,还总是浅浅的笑。


  阿诚哥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的,明台每次很想去碰。


  他想着大哥说,那领结是大哥送给阿诚哥的生日礼物,又想着大哥说,阿诚哥他从来都没过过一次生日,他想着想着,就想起了自己那天哭闹着,挠伤了阿诚哥的脖子他都没有还手,也没有凶自己一句。


  阿诚哥疼不疼呀?


  他就这么想着,脑袋在臂弯里蹭了蹭,一下子就哭了。


  他错了,明台想着,他要去给阿诚哥道歉,他这么不乖,阿诚哥会不会好伤心,就不理他了呢?


  


11.明楼找到明诚的时候,他正蹲在院子的角落里。


  明楼走过去才发现,那孩子在低声的哭。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明诚,受伤的孤独的,好像他刚刚把他救出地狱的时候那般样子。


  可明楼发誓了再也不让他的阿诚回到当初那个样子。


  他俯下身把明诚抱在怀里,却被怀里的温度吓了一跳。


  明诚还在流着眼泪,可意识却已经混混沌沌的。


  他发了高烧。


  明楼慌张的抱起他冲回别墅里,不像自己的担心着凌乱着。


  那是明楼自除了家变,第一次害怕。


 


12.明镜把一碗熬得恰到好处的银耳莲子羹交给了明楼,让他给明诚端过去。


  明镜担忧的讲,“阿诚身子骨弱,一定得让他吃了,不然喝药伤胃。”


  明楼感激的看着她。


  “明台和阿诚,在我这都是一样的,都是明家的孩子,我都心疼。只是明台身份在这儿,又小,我难免思虑不周,好在阿诚有你。阿诚那孩子心事重,你可千万别让他胡思乱想。”


  明楼红着眼,狠狠的点了点头。


  把一小碗点心端进房间的时候,明诚刚刚醒转望着天花板发呆。明楼进来吓了他一跳,他急忙慌张着掀开被子想要起身去帮忙,却被明楼几个快步拦了下来。


 “你不是下人。”明楼严肃着,明诚别过脸埋在枕头里,沉默着不说话。


  明楼叹气,心疼着伸手摸着他的头发耳廓,“阿诚,我是你大哥。”


  明诚转过脸,看着他,眼睛一点点的氤氲。


  明楼端起碗来,舀起一勺轻轻吹着,递到他的嘴边,明诚不吃,他就哄,“大姐特意叮嘱我给你送来的,说是怕你胃痛。”


  明诚眼睛一颤,看着明楼,明楼拨了拨他眼前的头发,“傻孩子,快张嘴啊。”


  明诚慢慢张开嘴,眼角一酸,划下一颗泪来。


  明楼伸手,轻轻的拭着。


  好甜啊,明诚朦胧着眼看着明楼的笑,嚼着嘴里的银耳,心里默默的想。


 


13.明台跑进来的时候,明诚正迷迷糊糊睡着。明楼想让他出去,明台不走,就趴在床边看着。


  “阿诚哥好点了吗?”明台小声的问。


  “好多了。”明楼低声回应他。


   明台不说话了,看着明诚,脖子上的红痕淡了点,却还是明显,明台皱了皱眉,在胳膊上蹭了蹭眼睛。


   明诚眼皮动了动,还是睁开了。他看见趴在床边的明台,多少有些惊讶。


   明台急忙挺起身,伸手去扯明诚的手,手指在骨节上撒娇的磨蹭,声音开口就有些哽咽,“阿诚哥···阿诚哥,我错了···对不起···”


   明诚一愣,看着明台的眼泪突然间就止不住的落下了,有些慌的撑了撑身子,抬起手小心的替他擦。


  “···明台没错···别道歉···”明诚声音有些哑,却还是温柔的哄着。


   明台却哭的更厉害了,他直接爬上了床扑进明诚怀里,“···阿诚哥你会不会不理明台了···”


   明诚心里软着,手抬了抬还是回手抱住了他,“不会···怎么会···明台这么听话···”


   “可我把阿诚哥弄伤了···”


   “没事的,已经好了···不疼了···”


   “···阿诚哥对不起···我不该跟你抢东西···”


   明台啜泣着,明诚回手慢慢的顺着他的背,低缓的一点点安慰他。他看向明楼,后者却只是惬意的笑,也不说一句话。


   明诚轻轻叹了一声。


   明台渐渐停下来,从明诚怀里抬起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到了明诚手里。


   “···阿诚哥···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他说着,看着明诚慢慢打开它。


   盒子里面是另一个领结,宝蓝色的滚绒面高贵优雅,精致美好,在柔和的灯光下面温和安逸,明诚睫羽微微颤动,他盯了那个领结许久,才抬起头来看着明台,目光波动着。


   他想起自己曾经在明台的衣领上看见过这个领结一次,那时候明台开心的说着这是他最喜欢的领结,仿佛再说一件最珍爱的宝贝,后来他听明楼讲,那是大姐送他的,明台特别宝贝,就带过那一次,生怕弄脏了。


   明台看着阿诚莫名的沉默,有些担心的急着,“阿诚哥···你会不会因为我用过···所以就不喜欢了···”


   明诚眼神猛的一晃,急忙摇头,“不会···不会···我喜欢啊···”他说着,声音也是哽咽着,脸侧有一些湿湿的,他望着明台,“···可这是你最喜欢的···你不心疼吗···”


   明台急忙摇着头,脸上笑着,像个小太阳。


   明诚主动把明台揽在怀里,明台窝在明诚胸前,笑的越来越深。


  他那么好那么好的阿诚哥啊,什么比得过呢。


  明台紧了紧手臂,箍着他瘦弱的肩膀,心里酸酸涨涨的。


  阿诚哥怎么这么瘦啊。


  他想着,以后再也不要和他抢东西了。


  明诚抱着明台,心里软软的,像是化了一样。


  他也想着,以后有什么东西,都让给他吧。


  明楼在一侧安静的看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暖如艳阳的笑容。

评论

热度(45)

  1. 江溥荣自此山水不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明明是很暖的文,为什么我却哭了呢?真的很心疼,想要好好抱一抱小小的阿诚,告诉他,我们都是你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