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ALL楼]“我拿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哦天这个梗真是太棒了!大大你简直天才!我已经趴在桌上笑的难以自拔了⋯⋯😂😂😂

废病:

*明台×明楼,明诚×明楼,王天风×明楼


  *梗出自视频《火枪手和旁白君的斗争》,此视频爱奇艺有源,说的是一个火枪手走进一家酒馆,发现这家酒馆内部自带旁白,然后旁白一个一个地拆JQ的故事


  *恶搞了《伪装者》里三毒会面的那一段,剪成视频应该更有趣吧,但是我不会剪,所以只能文字版了


  *又名《假如三毒会面时多了旁白》《明长官猝不及防地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好可怕周围的人隐藏这么深怎么办在线等急》《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好多名字啊……)


  


  


  郭骑云替明台打开门,明台看了一眼阿诚和郭骑云,狐疑地走了进去。


  明台走进房间,阿诚和郭骑云也紧随其后走了进去,只见明楼和王天风相对坐在桌子的两段,各自面前摆满了一摞摞的筹码,突然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旁白君:明台走进房间里,阿诚和郭骑云也紧随其后走了进去。


  “是谁在说话?”明台四处张望着。


  旁白君:明台用怀疑的目光扫视着整个房间,虽然他的心中还惦记着他是因为怀疑明楼和王天风之间的关系,才会急急忙忙地赶过来的。


  “这位是?”王天风抬头看着明台,装模作样问。


  “舍弟明台。”明楼也顺势演戏,他转头对明台介绍道:“这位是王老板,从南京来,想跟新政府做点小买卖,打个招呼。”


  旁白君:王天风和明楼竭力撇清他们曾经认识的事实,但实际上,他们不知道,明台根本不在乎这些,明台只是在怀疑王天风是不是明楼的前男友。


  气氛僵硬了。明楼刚刚抬起来的手顿时不知道该放下去,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明台,一脸骇然:“前……什么?!”


  “拜托。”明台的双眼盯着天花板:“你是谁啊,躲在哪里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荒谬的猜测?”


  旁白君:明台正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我没说谎,对了,大哥,你和王老板以前真的认识啊?”明台说。


  旁白君:明台试图用一个蹩脚的问题转移这个话题,虽然他确实不知道王天风和明楼曾经是生死搭档。


  “大哥,你们以前居然是生死搭档?”明台惊愕地问。


  “谁在胡说八道?”王天风一跃而起,对郭骑云吼:“你傻了吗?还不去检查这声音是从哪来的?”


  旁白君:郭骑云和阿诚会用半个小时来检查整个房间,但是他们一无所获。


  “对,我们一无所获。”半小时后,阿诚无奈地说。


  “邪门了。”郭骑云也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旁白君:明台缓缓地坐在椅子上,他很庆幸这个插曲让人们暂时忘掉了刚刚的话题,他决定晚上到明楼的房间里问清楚关于生死搭档的事情,他们的谈话地点最好可以在床上。


  “什么!”明台从椅子上跳起来,好像椅子带着电:“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没这么想。”


  “你!”明楼指着他,想起了方才的话题:“你给我说清楚,前,前,前男友是什么意思!”


  “呃,没什么……意思。”明台说。


  旁白君:明台在说谎,自从知道了王天风和明楼曾经是生死搭档,他的心里就充满了酸涩的滋味,并且开始脑补他们约会的场景。


  “我没说谎,”明台大喊大叫地说:“我没有脑补老师和我大哥约会!”


  “哼,太可笑了,我怎么可能和这种人约会。”王天风冷笑:“这种油头粉面长袖善舞的人,我根本看不上他。”


  旁白君:王天风说谎了,其实在他心中,他和明楼已经约会了很多次。


  室内顿时安静了,王天风僵硬着。


  明楼转过头瞪着王天风,愤怒地喊:“我什么时候和你约会过?”


  旁白君:王天风的嘴唇哆嗦着,他很想找到一瓶速效救心丸来解救自己,但他不自觉想起了和明楼搭档时的场景,他们一起埋伏,一起执行任务,一起上街,共处一室,这些场景在明楼这里定义为任务,而在王天风的心中,全部定义为——“约会”。


  “我没有。”王天风虚弱的否定声被明台的大叫声打断了:“你们之间果然有内容!”明台气急败坏地,好像自己的恋人出轨了一样:“大哥,老师,你们,你们居然敢瞒着我!你们!”


  旁白君:明台假装十分生气,好让明楼的心中充满愧疚,这样,明楼就不会计较他刚刚的冒昧想法。


  “我愧疚什么!”明楼难以理解地说:“这疯子的想法我哪能理解?简直是疯了!”


  旁白君:虽然明楼这么说,但是他已经暗暗产生怀疑,以前在王天风身上那些让他无法解释,感觉奇怪的地方,此刻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他甚至觉得王天风这个人可能还不错。


  “大哥!”明台顿时炸了:“难道我不比老师强吗?”


  “我都说了我根本没想过关于毒蛇的事!”王天风吼着,拔出手枪摔在桌子上,喘着粗气:“这件事到此为止,谁再敢多嘴,别怪我心狠手辣不客气!”


  旁白君:虽然看上去很生气,但其实王天风为明楼认为他可能不错的想法暗喜着。


  “天。”明台,明楼和王天风三个人同时崩溃。


  明楼急得在原地转了个半圈,恨不得揪着自己的头发:“疯子,我告诉你,我没认为你不错,我只是觉得……我根本就什么都没觉得!少说废话。”


  这边,明台却是指着王天风喊:“你凭什么认为你和我大哥在约会啊?按照你的说法,我大哥天天要跟好几十号人约会好吗?我小的时候,我大哥还跟我睡一张床呢,难道我们这就算是结婚吗?!”


  旁白君:明台创造出了一个谬论来反驳王天风,事实上,他很希望没有人来否定这个论点,这样他就可以在心中坚定“他和明楼已经睡过了”这件事。在之前他的生日上,他许愿今年可以和明楼有一步的发展,也许可以直接从亲吻开始。


  明台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王天风终于怒了,他揪住明台的衣领说:“我也警告你,明台!你别以为你能仗着年纪小就为所欲为,我认识毒蛇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晃着呢!”


  “疯子,你放开我弟弟!”明楼一把扯开王天风:“少动手动脚的,他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旁白君:看着维护自己的明楼,明台的心中一阵窃喜,但是他不知道,只要明楼还用“疯子”这个爱称呼唤王天风,在王天风心中,明楼维护别人的行为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爱称?!”明楼一副被九天玄雷劈了的表情。


  “听他胡说。”王天风轻蔑哼了一声,但还是不自觉地转过了头。


  “大哥,你们之间居然还有爱称?!”明台又心痛又委屈地喊:“你,你叫我都没有这么亲!”


  “那你们之前不是还一张床睡觉吗?我有说什么吗?”王天风怒道。


  “明台,你给我闭嘴,这是疯……这是王天风在发疯,这里没你的事。”明楼恨不得身上能长出一双看不见的手,狠狠地给明台和王天风两个人的嘴巴都贴上胶布,封起来:“郭骑云,你还不把你的长官带走……等等,”他瞪着郭骑云:“你该不会也想……”


  “我什么都没想啊!”郭骑云大叫,声音都变了调。


  旁白君:郭骑云的内心十分崩溃,他开始想念家里的小女朋友,现在他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一路尖叫着跑回家,扑到他女朋友怀里痛哭一场。


  到底还有个正(zhi)常(nan)人。


  明楼的精神缓解了一些,他喊:“阿诚,你还不快点把明台这混世魔王带走。”


  阿诚明显地犹豫了一下。


  旁白君:阿诚十分犹豫该不该插手这件事,因为他不想心中的想法暴露出来。在王天风和明台吵架的时候,他的心中十分苦涩,因为他知道,王天风和明台其实都有机会对明楼说出珍藏的心意,只有他没有。


  室内再一次安静下来,明楼愕然地看着阿诚,明台依然很生气,王天风撇了撇嘴,显然这件事没有逃出他的法眼,而站在阿诚身边的郭骑云一跳三尺高,惊恐万分地远离了阿诚。


  “先生,听我解释……”阿诚纠结地说。


  旁白君:阿诚绞尽脑汁地思索该怎么混过去,或者,他可以选择直接昏过去?


  “阿诚哥,我早就知道你对大哥有这个意思,果然啊,被我猜中了。”明台说得咬牙切齿,好像憋了好久的气终于能发作了:“你一来我就倒霉,你一来大哥就不喜欢我了。现在……你,你去问问大姐,看看她支持你还是支持我。”


  “闭嘴。”阿诚忍不住喝道。


  “阿诚你……”明楼哆嗦着指着他,痛心疾首地说:“你,你给我跪下。”


  “先生,对不起。”阿诚噗通一声跪下来,满脸内疚地说:“您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千万不要生气。”


  旁白君:其实阿诚很喜欢明楼罚他时的模样,此时阿诚的心中充满了明楼生气时的威严面目,甚至想到了明楼拿着鞭子煞气十足的模样,把这种看上去是攻实际上是受的人压在身下该有多大的满足感啊,他甚至想到了可以夺下明楼的鞭子,把他捆在床上。


  屋子里再一次安静了,只有王天风不由自主地轻声嘀咕:“用鞭子捆在床上?好主意。”


  这一声像一束火苗再度点燃了明楼的怒火线,他把目光从阿诚身上转到了王天风身上,一字一顿地吼:“王。天。风。”


  旁白君:明楼试图以气势镇住王天风,可是他不知道,王天风已经从最初被拆穿的羞怒中挣脱出来,他要开始反击了。


  果然,王天风整了整衣服,抱着双臂冷笑:“别人你都不喊,光喊我干什么?没看明台比我更神往。我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这可是你的好弟弟阿诚自己想出来的招。”


  “你,你们!”明楼喘着粗气:“我……我……”他猛地扑向王天风,此时,阿诚突然跳起来从身后抱住了他,明台随即一跃而上,捉住明楼的手臂牢牢地将他控制住,王天风也出手了,三个人合力将明楼压在地上。


  “你们想干什么?”明楼大喊,王天风空出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


  “既然今天大家都说清楚了,我有个提议。”阿诚的目光非常冷静,好像方才那个跪下来谢罪的人不是他一样:“要么三个人一起吃,要么谁都吃不到,你们怎么选?”


  “我同意。”王天风咬着牙说:“以前是我们三个互相牵制,互相碍手碍脚,才谁都没吃到,反正现在都说清楚了,见者有份。”


  “哼,老师,你年纪大了,到时候有心无力可别怪我们没让你。”明台恶狠狠地说,看来他对“不能独占明楼”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


  “用不着你操心。”王天风冷笑:“到时候谁需要让还不一定呢。”


  “明台,成熟点。别浪费时间。”阿诚一个眼风扫过去,明台缩了缩脖子。


  但是明台还有点不服气,小心嘀咕:“本来就是我们明家的事,偏多个姓王的……”看了看还在不停挣扎的明楼,明台认命地认了:“好了好了,没办法,我知道了,三人分……等等。”


  旁白君:这时候,三个人才想起郭骑云还在屋子里。


  “我,我只想回家,见我女朋友。”郭骑云颤抖着扶着背后的墙,感觉快要晕倒了。


  旁白君:他说的没错。


  “那还不快滚。”王天风一声断喝。


  郭骑云摸索着打开门,跌跌撞撞地滚了出去,头也不回地顺着大路尖叫着跑远了。


  被他甩在身后的屋子里充满了搏斗声,压制声,撕裂衣服的声音……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挺有趣,我还能写点其他角色和大哥在一起,随意搭配嘛,大家可以随便点点,呃,如果你们也想看的话【挠头】……)


  


  


  


私心来点《红色》的恶搞番外:




徐天走进屋子里,铁林坐在桌子的左边,这时候,他们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旁白君:徐天走进了屋子,他刚刚从菜市场回来。  


    



评论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