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血月医院惊魂夜(中)

凯恩上校的泳池派对:

医院的走廊到处是带着血迹的挣扎痕迹,横七竖八地躺着遇难的医护人员或者病人。


而那位站在走廊中间的枪手并未遮掩自己的面容,他脸色苍白,目光冷峻,时不时还露出刻薄讥讽的冷笑,明台并不认识他。


可是那个枪手居然开始望向明台这边,这个杀人凶手的嘴角微微上扬。右手缓缓朝明台举起枪托,明台这才发现那杀人犯的另一只袖管一只空荡荡地垂着....


就在自己正无所遁从的时候,眼前的凶手陷入一片刺眼的光芒中。


那束光越来越亮...明台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冰冷的长椅上。一股强烈的消毒水味,让他很失望。


如果一觉醒来是在家里的床上该多好,可这不过是噩梦中的噩梦。他常常叹了口气,这才发现旁边办公桌坐着个一言不发的陌生人。


自己先前看到那骇人的景象后晕倒在一个冰冷的医生身上,看起来应该是那个家伙没错。


明台移动了一下,腿上的伤口立马用真实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他想开口,却不知说什么。当时看他的胸牌上写的名字,叫王天风来着。


王天风似乎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明台,也没有开口的意思。“我怎么在这里?”明台左右看看四周,这里八成是医生的值班室。


“这个问题..我可以当成是你的幽默吗?”王天风讥讽地弯起嘴角,在灯光下浅棕的眼睛却没有半点笑意。“不应该是我问你这个问题吗。”


明台心虚地抿了一下嘴,他讨厌这个人。他可真是个让人讨厌的人,我讨厌你。他心里的话王天风不会听到,可似乎又听得到。


因为王天风起身走了过来,站到明台面前。“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走廊做什么。”明台看着眼前的医生,再看了看窗外那轮依然微红的月亮。


那月亮比昨天的还要红。他不安地抿着嘴,频繁局促地扭着脖子。这是他一紧张就会有的小毛病。


”血月的时候月亮会越来越红,当月亮成血红色的时候就是血月里最可怕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再度响起。


明台紧紧闭着眼睛。他不想让眼前的医生看到他的反常和恐惧,那个声音又说话了,可这却不是回忆里的。


“这家医院不正常,你再清楚不过了。这家医院有...”住嘴!


明台慌张不安的神色王天风当然发现了。他转身接了杯水沉默地放在明台手边,明台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王天风略微吃惊随即平静,只是那一瞬间不易察觉的惊讶。


明台只想知道他眼前的人是否都是真实的人,这只手并不是虚幻的,尽管并不温暖。明台长长地舒了口气。由于被抓着手,王天风只得坐在明台旁边。


“这是什么医院?”明台沉默了一会还是问了。


他听到那个声音发出了一声窃笑,带着一种愉悦的语气嘲笑他。“蠢货,他们知道了,他就是他们,他们是一伙的,你不该告诉他。”


“你没事吧,快回去休息。”王天风并没有正面回答。


在他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隐隐的预感,那可怕的猜测其实早有轮廓,只是自己不敢想,连想也不敢想。


“甚至一些专门为死人办差的阴间的机构也会重现人间。”当时的故事又在他耳边回荡。


“够了。”明台双手捂着头,但是丝毫抵挡不住那些声音。王天风看着他的表情似乎是他嗑多了药一样。


“...为死人办差的阴间机构也会重返人间。”


“这里之前发生过事故吧。”明台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毕竟已经煎熬了这么多天。不如都说出来痛快。


王天风垂着眼帘,刻意可以避开明台的视线。


“你应该回去休息了。”


“不。”明台几乎立即反驳,那该死的回音在他耳边响个不停。“为死人办差的阴间机构也会重现人间。”


“不会是晚上害怕吧。”王天风笑了下。“...阴间机构..重返人间。”


明台微微抬起头,王天风看出来了里面的恐惧和慌乱。


值班办公室里,王天风没再坚持让明台回去。明台则一直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僵硬地靠在长椅上。


夜里,明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值班室里面的床上,旁边是王天风,看样子是睡着了。他微微仰起身看了看对方,看了看又轻轻躺了回去。


黑暗的办公室角落传来轻微的窸窣声,明台下意识看向那边。一个血腥的背影,他朝坐在办公桌的老年医生开了一枪,头脑迸裂。明台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骤停了。


随着心脏跳动加快,他屏住呼吸。这是幻觉,都是幻觉。他默念,把头埋在旁边医生的肩膀。


清晨,明台不记得这就是怎样被王天风送回病房的,只记得对方那深不可测的神情。


明台开始越来越害怕了,他现在不止有幻听还开始产生幻觉。


这家医院有问题。


那个声音不时出现在他心里,你应该想办法离开。心里的声音撺掇。明台紧蹙眉毛,用力闭着眼睛。


“这家医院有问题。”


“滚开。”明台低声吼道。


睁开眼睛,这才发现,一个披着皮风衣,里面穿着病服的老头坐在他旁边的空床上。


“你...”明台几乎瞬间坐了起来。


“这家医院有问题,你很明白。”那老人长着一张狭长冷漠的脸孔,肤色苍白。


“你...你是?”明台想伸手摸一摸他,看看他是否是真实的还是幻象。


老头似乎看出了明台的想法,他顿了一下。“你看到的那些东西我也能看到。”


听到这句,明台不知道是感到了一些安慰或许是更加害怕。因为他注意到,那老头狭长的脸孔特别眼熟。


“为什么我会有这些幻觉?”明台局促不安地咽了口吐沫。


“孩子,那不是幻觉,那些都是真实的,真实发生过的。”那老人嘴角上扬。


“为什么?”明台死死地盯着对方。


“一个并不赚人眼泪的故事。”老头耸了耸肩。“三十二年前,一个悲伤的前特种兵,因为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失败了。他失去了自己的兄弟战友,和一条手臂。甚至被划进背叛者的行列。等待着他只有残酷的无尽牢狱之灾。于是,崩溃的前狙击手在这里屠戮了67条人命。”


“什么任务?”明台被勾起了好奇心。


“什么任务还重要吗?”


“的确,那那个杀人犯最后怎么样了?”明台很想知道这里之前的事情。


老头微微上扬的嘴角渐渐平复了,他举起自己的手,伸出食指和无名指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摆出开枪的姿势。“在杀光了那层楼的所有人后,他给这里来了一下。”


“所有人!”明台惊叫出来。


“几乎,也不一定,可能有那么一两只漏网之鱼。”老人撇了撇眉毛,那冷漠的眼神似乎是再讲故事似的。


“你怎么知道?”明台看着老人的脸越来越眼熟,那冷酷的讥笑,那冷漠的眼神。


老人慢慢拉下披在身上的皮衣,左边空空的袖管在空中飘摇。


明台几乎石化在原地,那个杀人犯。


他怎么..早该想到了 。


“他..你..不是,不是已经。”明台断断续续的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死了,没错,不过彻底的死亡是地狱的灵魂最渴望的。你看,你所见到的那些正是我每天都在经历的,一直不停的轮回那个场景,那些逃跑的人,每个人,每个表情,每个动作我都一清二楚。”明台觉得他的表情有些狰狞。


“亲自听来自地狱的人现身说法,感觉不错吧。”明台看着杀人犯危险的眼神。


老人笑了笑走近,“你可以看到我的故事,我很欣慰。”


“可惜的是,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你也将成为囚徒之一。”





评论

热度(18)

  1. 江溥荣凯恩上校的泳池派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