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血月医院惊魂夜(上)

凯恩上校的泳池派对:

   天/台 惊悚悬疑向  其实没多可怕  短篇违和实验


      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超自然事物,关于这点之前明台从未想过。可他现在却不得不用大把的时间去思考,反复琢磨,毕竟闲着也是闲着。


     明台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惶恐和不安,黑暗笼罩着整个病房。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敢开灯,怕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他背对着病房的门和隔壁的空床,每沉思一段时间就看看窗外,可惜只有高高的一堵墙,空隙间露出的狭窄天空。


   明台觉得自己快疯掉了,否则怎么会连瞧着那狭窄视野里的月亮也带着微微的血色。


   血月!不知为何这个词非常不是时候的从他嘴里轻轻吐出。他甚至没记得自己张过嘴。


“血月听过吗?”他脑海里此刻非常不妙的传来以前舍友晚上讲的恐怖故事。他想用手捂住耳朵,可却一动不动。他怕引起他们的注意。


“血月预示着死者复生,血月里会发生各种可怕的事。”那回升继续在他脑海里回荡,即使僵着身子,明台也感觉自己一定是汗流浃背了。


“甚至一些为亡者办差的机构也会重现人间...”那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来。“有些阴气重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带着故弄玄虚的颤音!住嘴!明台紧绷的心里喊着,住嘴!他迅速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那声音还好没再继续。


奇怪,那个故事很早前听过,也给别人讲过几次,本以为早都忘了没想到此刻竟然能一字不差地记起来。


明台就这样煎熬了一夜,天亮起来的时候他却睡着了。自从住院以来,明台就没在夜里睡着过,他只敢在白天睡。


“明先生?”明台朦胧中睁开眼睛,眼前晃动的白色人影。是护士来打针了,明台沉着脑袋亮出胳膊继续闭目。


不是他太瞌睡,是他不敢看这些人的面孔。因为有一瞬间,明台看见那面孔和他第一天睡着后梦到的那些面孔一样狰狞。


这也是他不敢在夜里睡觉的原因之一,明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只觉得这是一种诅咒。


如果没有那次车祸,可能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


关于外面的记忆仿佛还在昨天,可一场车祸完完全全改变了他,现在,他腿上架着钢钉石膏,躺在一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医院。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唯一能看见的就是白天那肮脏的天空,夜晚那轮血色的月亮,也是靠它们在记时间。这大概是明台住院的第四天了。


第一天,自己睁眼的瞬间。还以为在普通的医院,可邻床那个吼着要出院的男人看着那些护士的眼神让他疑惑。而那些护士有的仿佛并没听到一样,有的只是一脸深不可测的表情。


到第二天,一个护士在整理着空荡的床铺,微笑着告诉他那位先生出院了。


有时候明台甚至会产生一些荒唐的想法,比如自己是否已经因为车祸成为一个植物人,这只是自己大脑神经编织的噩梦。


遗憾的是,所有的感觉都真的不能再真实。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不出几个月不是神经病就是哲学家了。


也许是应该有所行动了,明台蹙着眉毛计划着怎样行动。他认为不能暴露自己心中所想,不能让他们看出他的恐惧和怀疑。


又到了夜里,明台静静听着走廊的动静。他沉默地闭着眼睛平躺沉思了一段时间,悄悄起身,艰难地夹着拐杖下床了。没怎么下来活动过,感觉打着石膏的腿非常沉,只能慢慢单脚走着。


走廊尽头的护士站还亮着灯,明台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他走在寂静黯淡的走廊,不时瞧瞧两边的病房,大多房门紧闭,黑暗一片。那些敞着门的都是空荡荡的。


没过一会,明台觉得腿部明显有充血的感觉。该死,他低声抱怨。隐隐有伤口缝合处的烧疼。


再抬头,只见眼前一件白色的身影。一个头发半白的微胖中年医生?明台直勾勾的愣住看着他。但那医生似乎并不是在看他,而是惊恐的看着他的背后。


明台回过头,整个走廊似乎不是他刚刚刚看到的那样。到处都是血,和低声的尖叫,最近的病房门口伸出一只扭曲粘着粘稠血液的手似乎在努力的向外爬。


中年医生向后倒退了几步,转身准备跑。身后的枪声穿透的他的脊椎。他抽搐着靠在墙上,按响了警报。


那突然出现的枪手,对那些走廊中逃跑的人肆意开枪。明台惊恐着却呆在原地,因为他此刻早就吓瘫了。


当一个迎面跑来的护士从明台身上穿过时,他觉得自己凝固了。那些乱象,那些血。难道这一切都是幻想...


还是说,自己已经疯掉了。


“这么晚还没休息?”一个干冷的声音传来,明台惊慌失措地晃了几下,似乎站不住了。


接着他记得自己唐突地倒在对方冰冷的身上。


在非常近的距离,明台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别在胸前的工作牌。主治医生:王天风。


这是他被冰冷的黑暗吞噬前最后看到的东西了。





评论

热度(23)

  1. 江溥荣凯恩上校的泳池派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