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契药(上) 吏青

方吏:

赵吏已经很久没用过药了,但他很好的掩饰住了这一点,他依旧会某个深夜莫名消失,回来裹着满身惑人的气味,微皱着眉,不带一点魇足。

原因赵吏自己都说不清楚,只知道自从服过慕容炼的鬼丹,他对药的渴求就降到了最低,虽然用药依旧能让他最快速度的恢复力量。但那不再是消遣,也没有必要了。

另一件事就是,赵吏好像开始对冬青上瘾了。如果耗尽灵力或受伤,相对药来说,似乎看着一个手足无措又小心翼翼的夏冬青更能安抚他。像是那种来自于压倒理智层面的满足。他不自觉的,想更多的触碰,多到,牙根发痒的地步。

不过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都不是能轻易出口的,所以赵吏铺好一桌多年未碰的笔墨纸砚,拿起笔开始凝神静气,他需要一种更清冷的方式转移注意。

赵吏对夏冬青的感觉从来说不上简单,但只有两种他能清楚的感知--心疼和隐忍其中任何一种积累过多后果都不会轻松。而目前的情况是,他两种都受够了。

就像这次,某位和谐社会三好青年又不过脑子大发善心的让一条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鬼魂上了身说去找她的爱人实际是仇人的新生儿。结局可想而知,赵吏足足耗费了六成灵气才从那个女鬼手里夺回夏冬青,还是为了逃跑被汽车撞飞的夏冬青。

从冬青倒下那刻起,赵吏周身的金色符文就没消失过,眼中金蓝双色流光凝散,暴涨的能量引发了方圆几百米的磁场混乱,足以让刚刚离体的女鬼灰飞烟灭。等玄女和木兰杀到时,只看到地上躺着离魂飞魄散相隔一线的残魂,赵吏和夏冬青不知所踪。

此时的赵吏正抱着夏冬青踢开别墅的大门大步跨进自己的房间。冬青是他的契人,除了他死冬青亡,冬青没命了他也能拦着。

夏冬青早就是个死人了,他的血流不出来,所以撇开额上的狰狞伤口和抱起来异常散碎的身体,他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又安静又乖巧。赵吏没见过夏冬青刚死的时候,也不愿再回想一遍玄女的描述,他只知道他讨厌这样的夏冬青,非常讨厌。

房间里金蓝色再起,充盈笼罩了一刻钟后消失在冬青的体内,看到他青白的脸色回复了平日的苍白后,赵吏再也没了支撑双腿得力气,瘫坐在地上。

就这么坐了好一会儿,等到身上的汗浸透衣服后停住,咽下奔到嗓子眼的血腥味,赵吏缓缓的爬回床边坐下,看着安稳躺在那里的人。很累,大脑却绕着不肯停,闪过好多片段,事无巨细,却每个都和夏冬青有关。他双眼轻阖就着嘴边溢出的血俯身亲吻冬青额头的伤,眉峰,眼角,鼻尖,抵着嘴唇轻轻咬了一口,让透明的上唇染上红色接着细细舔去,舌尖撬开齿缝缠绕半天喂下三口血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将冬青收拾一番让他看起来正常许多后才轻轻的关上门离开。

夏冬青醒来的时候,从头到脚像被车碾过似的痛得他哀哀的叫了好一阵,等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睡在赵吏的床上,喊了几声也没人应他。等他虚着腿转了一圈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而自己的记忆也只停留在被上身的前一刻,后面的事也基本没印象了,只是好像真的让什么东西撞上了。

他浑身疼的紧,又有些冒冷汗,实在不愿去想了,索性又躺床上去了。他没回自己屋里,赵吏的床可比他的舒服多啦,夏冬青准备再好好的睡上一觉,等赵吏他们回来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很快他就再次睡着了,梦里好像梦到了很开心的事情,嘴角弯起来清甜又羞涩。




--------------------------------------------------------------

不知道有没有下←_←以及这本来是个虐文啊摔!(╯‵□′)╯︵┴─┴不会写煽情好捉急(┯_┯),告诉我,大家都是怎么写对话的,为毛我不会昂T_T



评论

热度(74)

  1. chenjiali3261080861方吏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溥荣方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