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伪装者】【天台】意外(上)

小明实力作死⋯小明被吃干抹净后的第二天采访中,王天风老师表示:“其实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是既然明台都这么主动了,我那我总不好拒绝他吧。”“⋯⋯”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明.悲愤欲绝.台:“禽兽!!!”
此乃上部

猫儿哥哥:

#一场对话而产生的肉文#
#昨天和四四聊天没有进行完的画面宝宝要负责任的补全#
#就是肉 为了肉#
#如果人物性格有崩坏 那一定不是我故意的 别拍死我#
#相信我这是糖没有玻璃渣也没有砒霜#
#找不到怎么艾特人的我#


「这是肉的上篇,相信我没有卡只是因为我困了 😂 ,我明天应该会写完它的。」




明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活了二十多年,实打实的过得是锦衣玉食上流社会的日子,加上性格模样又都是拔尖儿,身边更是从来不缺姑娘。
明台还算是自诩风流的,毕竟明家标志性的魔术搭讪技巧这位明小少爷简直学了个炉火纯青,以至于从小到大,在感情这各方面,他还从来没犯愁过。
不过凡事都有个意外。就像在认识王天风之前,他怎么也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一个男人,还是个比自己大哥要年长的——老男人。
明台抓着头发,揉弄的乱七八糟的,苦着一张脸蹲在过道上,对着栏杆子一下一下的捶。
“我说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别人还睡呢!”
身后的门嘭的被拽开,明台不用回头就知道他们敬爱的郭副官此时该是什么表情。
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动作夸张的站了起来,猛的回身凑近去瞪大眼睛一字一顿的叫了句,“知道啦!郭副官!”然后一把抓起旁边的脸盆在郭骑云还没来得及发火之前拔腿就跑。
“夜深啦,郭副官再不睡小心明天起不来啊!”
郭骑云望着早已空落落的过道,气的差点没咬碎自己的后槽牙。

明台只套着个背心儿穿着个短裤,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拖拉着鞋蹭着在过道里转悠了一大圈,好巧不巧的停在了王天风屋子的门口。
妈的,什么点子。
明台心里叫唤着,脸上却是一片莫名。
他觉得自己现在更焦躁了。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在国外接受的教育实在是太开放了,不然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王天风房间里的灯还在亮着,门缝里透出些微弱细碎的光来。
明台对着那光亮就那么的跟丢了魂儿似的,眼睛直勾勾的心里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算是回过了神儿。
明台纠结的扯着自己头发,终于压抑不住的闷出了一声低吼,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靠着门边墙就瘫着坐了下去,回手把脸盆子扣在了脑袋上,嘴里咬着毛巾磨牙。
要是再这个状态下去,老师非得弄死自己不可。
明台萎靡的呼噜着脸,双手插进倒扣的盆里耗着自己耳朵,下巴搭在屈起的膝盖上,脸上分明的写了俩字——闹心。
这样子配上他现在的打扮,简直是出奇的搭调。
王天风开门后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差点没让他摔了手里刚刚接好热水的杯子。
“你这是干什么呢?!”
声音有些阴戾的响在耳侧,明台一个激灵,赶紧把手抽了出来从地上弹了起来,不小心一把将扣在脑袋上的盆掀飞了出去砸在了地上。
那一阵可谓是在夜里清脆悦耳的响动过后,明台倒咽了口唾沫,觉得王天风的脸色好像比天还黑了。
“老……老师……”
王天风勉强让自己不要暴怒,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镇静,导致一开口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但是透着一股子阴冷。
“说吧,大晚上不睡觉跑到我门口做什么?”
明台下意识后退一步,支吾道,“我……我……我来认错……”
“认错?”王天风有些好笑。
“今天刑讯课……”明台说着,脑袋不自主的一垂,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末了还忍不住抬眼睛瞄了王天风一下。

明台觉得这件事必须解决的原因,就是因为今天的刑讯课。
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依旧是老样子,不留情的拷打,逼问着他开口说出对方想知道的,无非是重复一直以来的老样子。
可是场景没变,心境却变了。以前明台可以心无杂念的配合王天风训练,可是自从发现自己心里的苗头之后,在这种密闭空间里独处,明台可是打心眼儿里拒绝。因为他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的好。
甚至是连食堂同桌吃饭他都不敢了,他没胆量和王天风近距离的对视。
为此在一次用餐的时候,于曼丽嘲笑他有贼心没贼胆。
明台抽了抽嘴角,回了一句我怕我有贼胆了之后他发疯。
于曼丽下意识回头看了王天风一眼,明台一把给她拍了回来。
“干什么?!”
于曼丽拧着她漂亮的眉毛不满的看着明台。
“别让他看见!”
于曼丽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凑近了低声说,“明少爷,你可真丢人。”
明台强忍着没把手里的饭碗扣在她脑袋上。
但是尽管他再逃避,刑讯课总归是要上的,所以就发生了今天让我们的明小少爷发疯的状况。
当王天风一条腿曲起压在他身上,整个人前倾去贴近他拎他脖领子的时候,明台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映。
明台表示,这件事真的不怪他。
王天风今天脱了军装外套,穿的衬衫恰好是刚刚洗过的,散着清香的皂角和被阳光晒过的暖香,袖口上挽着,露出有些纤细的手臂和手腕,抵支在明台的脑袋旁边。每日都会洗的头发带着让明台舒心的味道,衬衫的领扣开了两颗,王天风很瘦,所以恰好可以看见领口下突出的锁骨,和隐隐若现的白皙肌肤。温热的呼吸喷薄在自己耳边,明台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哪里还管他此时说的是什么恶言恶语,目光早已顺着那打开的领口探了下去。
他从没想过一个男人也可以如此性感,要命的性感,要是扒开……
明台肆无忌惮的想着,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一股子邪火直接窜到了下身。
“……明台?明台?!”
感觉到有些冰凉的手指拍在自己脸上,明台才猛的回神儿,看着王天风微微撤开一点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想着什么,莫名的恐惧起来,连后背都冒了冷汗。
但是那股子邪火似乎并没有减退,所以当王天风将压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腿拿下去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正好擦到了那早已硬了的地方。
然后……
明台看着王天风的眼睛里担忧化为惊愕,一时尴尬的只能面面相觑。
心里莫名升起一种强烈的伤感,老师会不会因此而讨厌自己?竟然对着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师长起了这般下作的心思?!
这么想着,竟是一时间连眼眶都红了。
但其实王天风没想过那么多,他只是见明台满脸通红呼吸燥热,觉得可能年轻人血气方刚,这种情况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无非就是尴尬了一点。
但这小子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明台,你怎么了?”
王天风直起身子后退了两步,定睛看他。
明台一抿嘴,完了,老师一定是……
想着,但也不甘心的总得辩解两句,却不知道自己开口声音都有些哽咽,“……老师……我……可能是天气太热了……”
不就是本能生理问题至于委屈成这样?
王天风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想了想终究还是担心的问了句,“难受?”
声线都不由自主的柔了下来。
这听在明台耳朵里无外乎像是催情剂一样,一边庆幸着老师没有讨厌自己,一边感受着刚才那温柔的快要包裹住他意识的声线,导致他浑身脱力,心里软的跟水儿似的。他不由自主的低哼了一声,听上去无限委屈,眼眶红着快要溢出水来,身子在椅子上蹭了两下,哼唧了一句,“……老师……真的难受……”
王天风叹了口气,年轻人啊。
走上前去解开了束缚明台双手的皮带,明台瞬间就瘫在了椅子上。
“我先出去,你自己解决一下。”
明台下意识点了点头,浑浑噩噩的看着王天风走出刑讯室,关门前还不忘目光关切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明台在心里仰天长啸,这人啊算是丢大发了。
王天风在门外站着,听着屋子里传出来一阵阵压低的喘息声,感叹自己真是清心寡欲。
这件事后的结果就是王天风为了照顾他的身体让他休假了一天,而自己终于在经不住于曼丽接连不断的逼迫下,大概讲述了自己今天在刑讯课上的经历。
于是乎明少爷终于在得到了曼丽强忍和都忍不住的爆笑之后,彻彻底底的郁闷了。
所以才导致了他大晚上不归寝不睡觉的在过道儿里乱转,然后好死不死的停在了王天风房间的门口,像一只炸了庙儿之后又被泼了冷水的鸡。

王天风看着眼前这个此时此刻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自己最喜欢的学生蹦出这么一句话,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他没有把今天的事当成什么严重的事,倒是没成想明台倒是上心了。
看着那小子偷瞄了自己一眼又赶紧收了回去,王天风强忍住没笑出来,挑了挑眉,尽量平淡道,“我没有责罚你的意思,我知道这是正常现象。”
明台一咬嘴,“我知道我不该这样……”
王天风打断他,“你还年轻,正常的生理需要很正常,我理解。”
明台一愣,缓缓抬头,对上王天风清亮含水的眸子,耳尖有些微微发热。
“如果下次再发生这种情况记得和我说,我会尽量避免并给你解决问题的时间。”王天风看着他有些红了的脸,“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耐力需要磨练,但也不能不顾及身体。”
“老师你可真惯着我……”明台嘟囔一句,王天风眉毛一动,声音高了一些,“你说什么?”
明台下意识立正,“没什么!”然后很快放松下来,肩膀一塌,“就是……老师我渴了……”
王天风诧异的神情转瞬即逝,虽然可以直接给他踹回房间去睡觉,但还是纳闷儿这小子一天下来多少的有点反常,于是在转了身回屋子的时候淡淡的说了句,“进来吧。”
王天风背对着明台勾了勾嘴角,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是要干什么。
明台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找了一个再蹩脚不过的借口想要留下来,却在礼貌性回手关门的时候悔之晚矣。
这种时候的两人独处分明比上午刑讯课更让他提心吊胆好吗?!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