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终日为师 第四章【天台】【楼诚】【OOC】

时漆:

【四】




 




  明楼上大学的时候,明台还是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就连明诚也不过刚上初中而已。不过,明诚喜欢跟在自己的大哥周围当小跟班,也认识了他的很多同学和朋友。




  在他的印象里,大哥和王天风就是互相不服输的两个人。高中时两人便亦敌亦友地相处了三年,没想到大学又考了同一个音乐学院。王天风是弹钢琴的,大哥学的却是古典吉他。看起来是不相干的两个专业,却并没有妨碍他们俩在别的地方争强好胜。学生会,社团,其他的副课,都有过他们惺惺相惜或一言不合的身影。




  其实阿诚很早就看清楚了,大哥和王天风,都是老师们说的那种“别扭孩子”。




  他发觉老师们都喜欢那种又活泼又听话的学生。




  大哥上学时很活泼,却绝不听话。




  王天风呢,不听话,也不怎么活泼。




  他们俩都没意识到对方跟自己其实是同一种人。




  那时候的阿诚在干嘛呢?




  明楼的学校是半封闭式管理,有时候忙起来连周末他也不回家去。阿诚跟门卫大爷混熟了之后,总在周末时就溜进明楼在学校的宿舍。




  明楼有演出的时候,他就在宿舍画画,等着。




  等大哥回来了,他就躺在大哥身边,玩着他的手指。听他跟室友聊天。




  那时他是无忧无虑的少年,他的生活既简单又充满了无限的可能。而早在那个小小的他的心中,这些简单而无限的可能性,便都与大哥有关了。




 




  王天风听别的老师说,明台和那些会对老师察言观色的优秀学生不同。




  有些学生,在中学被夸奖惯了,于是做了点儿什么之后,总会有一个瞬间是停下来观察老师的反应。等着表扬或是赞许。




  对老师毕恭毕敬。




  明台不会,他很少露出“快表扬我”这样的期待,如果对老师说的有疑问,也会直截了当的询问,甚至反驳老师的观点。




  这跟他看到的明台有些不太一样。




  上专业课时,明台总是显得求知若渴,会把他讲的每个重点都标注下来。如果某个乐句弹得很漂亮,明台就会在弹完后问,老师,我这句是不是弹的不错?满脸都是求称赞的孩子气。如果没有达到要求,又会显得有些懊恼,一遍又一遍地练习。




  而且,作为一个大一的新生,明台对于曲子的难度追求的有些过分。王天风不是那种对曲目难度有硬性要求的老师,但他认为音乐性与技巧同样重要。既要大量的弹练习曲,也要学习一些有特点的,适合演奏的曲目。




  这一点在短暂的学习中,他与明台之间还需要磨合。




  时间还早,明台没有来,王天风便出门去另一位老师那里借了一本书,聊上几句。结果回来的时候却看见明台已经在门口坐着等自己了。




  他坐在房门对面的窗台上,脸冲着另一边,不知在看着什么。晌午的阳光照着他的侧脸,头发泛着柔软的光,贴在额头上。他戴着耳机,晃着腿,似乎在听音乐,嘴里也跟着哼唱。




  跟他哥哥十年前还真有些神似。




  王天风想着,走近他,想听清楚他在唱什么。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有点儿小小的惊讶,王天风出声问到:“你听李宗盛?”




  明台一下子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扯掉了耳机。




  “老师,你回来啦?”笑容灿烂。




  “嗯,刚才下去了一趟。”王天风拿出钥匙开门,又问了明台一句:“你居然听李宗盛的歌?这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才听的吧。”




  明台凑到门口准备进去,笑着回答到:“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因为它可以传唱很久嘛。”




  王天风点头同意:“的确。我也很喜欢他。”




  明台走在前面,王天风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那得意的笑容,分明写了“所以我才喜欢”六个字。




  上课之前,明台四处打量了一下王天风住的宿舍。




  墨绿和纯白的色调搭配,东西很少,一琴一桌,一床一柜,还有一个写字台。




  看起来很标准的“极简主义”。




  明台坐到钢琴前,翻开琴谱,却不急着弹,扭过身子对王天风说:“老师,我能问您一件事吗?”




  “什么?”王天风问。




  明台说:“以后我的课能都在这儿上吗?”




  王天风奇道:“在我宿舍?为什么?”




  明台看着他的脸,说:“因为……在这儿我觉得挺好,比在琴房放松。而且我现在搬到宿舍住了,周末如果老师要休息,平时晚上我也可以上课了。”




  王天风笑了起来。“你搬到宿舍住了?”他说。




  “嗯,想独立一点。而且,学校练琴的氛围特别好。”明台把给大姐听的理由又说了一遍。




  一个学生住在宿舍或者住在家里,对王天风来说都没有什么大的分别。只是明台看起来就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王天风隐隐觉得期待,想知道在集体生活里这个孩子与人相处起来是什么样子。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王天风点了点头,说:“上课时间可以再议。现在我们开始吧。”




  练习曲跟复调都没讲太多,第一个月的月考重点也不是这两个曲目风格。然而乐曲弹了不到一页,王天风就皱着眉头叫停了。




  “仔细看看,这儿,你左手弹的什么和弦?”他指着乐谱的某一处问到。




  明台看了一眼谱子,拍了拍脑袋:“哎呀,我刚才看错了。”




  “看错了?你上周就错在这里。照着谱子弹都能弹错?”王天风不依不饶。




  “嗯......我有点马虎了。”明台心虚地瞄了王天风一眼。




  “马虎?那你听不出来和声不对劲吗?这个音是这一句的开头,上一句结束了,你啪地一个错音砸下来,后面还怎么听?”




  “我......”明台撇撇嘴,看着王天风:“我真的没注意,这一句都是大和弦,识谱的时候我以为跟前一句是一样的......”




  “再来一遍。”王天风不听解释,打断了明台的话。




  重弹之后明台也没坚持到第二页,又被叫停了。




  “这儿是不是主旋律?”王天风问。




  “是。”明台好像知道他问话的意思,主动把右手的旋律弹了一次。




  王天风说:“单手弹线条走的还挺明白的,一合起来怎么跟一锅粥一样?从哪起到哪落都没有了?你自己弹琴的时候耳朵到底听没听啊?”




  不是第一次被训,明台知道自己的老师要求严格,所以他没吱声,只是把老师提到的那个乐句又重弹了一次。




  “你看,加上左手就是一锅粥。你弹琴光用右手的吗?耳朵是干什么的,没听到左手都弹成一个音量了吗?!”王天风自己的音量倒是与刚才不一样,提高了一个八度。




  明台只好又弹了一遍。




  “弹不对的时候就慢一点,越快越乱。再来一遍。”王天风说。




  就那么短短的四个小节。




  “再来。”




  “左手轻一点!”




  “你右手突出那个la音干什么?这是渐强不是突强!”




  “再来一遍。”




  “耳朵掉了?!自己没听出来什么问题吗?!”




  “左手和弦能不能平均一点?”




  “好一点,再来。”




  十几分钟过去了,王天风就没有让明台往下弹的意思,始终停留在这四个小节上。




  明台也皱起了眉头,抿着嘴,暗暗地跟自己较着劲。




  其实,很多学生在课堂上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某一个技巧或某一个乐句不论怎么认真都弹得有些不对。别的老师往往会讲清楚后就让学生课后自己练习了。但王天风,偏偏是要求学生无论如何都要在课堂上做到的那种教师。




  终于弹对了一次,明台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停下来,等着王天风的点评。




  “我觉得这曲子不适合你。”没想到的是,王天风却说了这样一句话。




  明台扭头看他,问:“为什么?”




  王天风伸手翻了翻谱子,反问道:“你为什么坚持要用这首曲子考试?不觉得准备的时间太短了么?”




  “我...我喜欢这首。”明台顿了一下,答道。




  “可是对你来说,用这么短的时间去准备,然后上台考试,有点难啊。”王天风说。




  明台看着有些着急了:“我刚才这句不是弹对了吗......我没问题的,下课我会好好练的。”




  王天风却摇了摇头,说:“照你这个进度,我不觉得再过两周你就能准备好了。给你换个乐曲吧,弹过《音乐瞬间》没有?”




  明台摆着手拒绝:“老师,我不想换曲子。还有两周呢,我明天就能背下来,然后就慢练,考试前肯定能准备好的。”




  “干嘛非得是这个?你有自信是挺好的,可是也得结合一下实际情况吧。换曲子不是代表你能力不够。”王天风以为明台是要面子,所以才不想换。




  “我就是喜欢这一首......因为一些私人原因。老师,你就让我弹吧。”明台简直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王天风,说。




  王天风有些无奈。他教过的学生不少,刻苦的不刻苦的都有。他们无一例外都觉得他很严厉,要求很高,都有些怕他。像这样又显得害怕又跟他撒娇的学生,明台还是第一个。




  “老师,我保证这个礼拜好好练琴,仔细看谱子,仔细听。你要是觉得不放心,那晚上你有空的时候我就过来弹给你听一下。肯定会有进步的。”




  “还每天都过来?你当我是你的陪练?”王天风哭笑不得地看着明台。不知怎么的,他看到明台那张绷着的小脸,还有可怜巴巴的表情,就生气不起来了。“你这么犟,你大哥知道吗?”甚至还和明台开了一句玩笑。




  又翻翻乐谱,王天风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再练两天吧,把我说过的地方单独弹几次。周三下午再上一次课,背下来。”




  其他学生听到背谱都愁眉苦脸。明台却咧嘴笑了。




  “保证完成任务!”他说。




  王天风挥了挥手:“行了,下课吧。”




  等明台收拾好了书包要往外走时,王天风又叫了他一声。




  “明台,你刚才说弹这曲子考试,是出于私人原因?”




  明台转过身来:“嗯,是啊。”




  “我能问问么,什么原因?”王天风饶有兴致地问。




  明台转了转眼珠,点着头说:“老师问我就说呗。”说着,就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我上小学的时候学钢琴,特别不喜欢练,觉得可没劲了。那时候我大哥考上音乐学院了嘛,他不在家就更没人监督我。不过他在学校第一次考试的时候,学校弄成那种音乐会的形式,我们全家都去给他捧场。他特地嘱咐阿诚哥,让我听完他的吉他之后也不要到处跑,要听到最后。本来我挺不乐意的,不过到最后一个学生出场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我被镇住了,第一次觉得原来钢琴可以这么弹,手可以动的这么快,声音也可以这么好听。觉得太酷了,就像开窍了一样,特别想回家练琴。”




  王天风微微点头,表示他在认真听。




  明台继续说道:“回家之后我就问我大哥,最后那个人弹的是什么曲子?大哥告诉我,就是这首李斯特的《第六匈牙利狂想曲》。我那时候对音乐其实什么都不懂,就是把这个名字背住了。然后,为了能早一点弹这首曲子,我才开始认真练琴。后来大哥说,以后如果有音乐会或者考试,我还可以去听。我特别高兴,可是后来他的演出就很少跟那个弹钢琴的人一起了,一直到他毕业演出的时候我才只听过三次。每一次都觉得又被镇住。结果,就从想弹李斯特的狂想曲,变成了想弹得跟那个人一样好。再后来就干脆学了这个专业。”




  “所以,”王天风说:“你也想在大学第一次考试弹这首李斯特。想验证一下自己能不能跟你说的那个人一样好。”




  明台很慢地点了点头。




  王天风直视着他的眼睛,就像在看一块璞玉。“有情怀,能坚持,挺不错的。去吧,好好练琴。”他说。




  明台微微鞠了一躬,说:“老师再见。”




 




  明家的人,好像都会为类似情怀的事而变得坚定。明台如此,多少也得益于哥哥姐姐们的言传身教。




  决定学音乐这个专业之前,其实家里的几个人都有些惊讶。毕竟他一直以来上的都是普通全日制中学,不像很多专业学生那样读过音乐学院的附中。在钢琴课上,虽然也是请了名师指导,但从没听他透露过想要搞专业的想法。家中无父母,长姐的意见就是最重要的。明镜是通情达理的人,她没有阻拦明台的志愿,但也让明台亲近的二哥阿诚私下里去问一问明台的想法。




  明诚那时也是随口问了明台一句,为什么想到要去学音乐?




  却被明台反问,那阿诚哥为什么要当演员呢?




 “当然是因为想和大哥做同一个工作。”阿诚先回答了他的问题。




  于是明台也诚实地说:“我也是类似的原因啊。因为想跟自己崇拜的人一样。”




 “崇拜的人?是谁啊?”阿诚好奇地问到。他以为小弟跟自己一样崇拜过大哥呢。




  明台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骄傲的笑容:“是我想考的那个音乐学院的系主任,王天风教授。”




  阿诚愣了几秒,差点笑出声来:“谁?大哥的老同学王天风?”




  




  再后来,明台的二哥就成了家里唯一知道明台“秘密”的人。




  虽然不知道事情会不会像明台想象的那么发展,但阿诚绝不会去泼他的冷水。因为他想到自己年少时的模样,只觉得小弟在这一点上像自己,也不知是好是坏。




  时间再往前拉一点,阿诚也只是个十八岁少年的时候,他也是把对未来职业的选择,交给了自己的感情。




  ——大哥,我要学表演。




  ——我想跟你一样当演员。




  ——因为我想陪着你。




  ——......你知道?




  ——可是......大哥你......




  ——我们,真的能......




  而明楼在跟他聊这些事时的情景,无论过多久,都是他记忆中非常幸福的珍贵收藏。




  ——当演员太苦了,还需要机遇。




  ——我知道你不怕吃苦,但我是会心疼的。




  ——嗯,不是要拦着你,是让你有心理准备。




  ——我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




  ——对我也一样。只是你先说了。




  ——什么都别管,大姐和家里,我来说。




 




  很多感情,如果不说出口,会变成遗憾。而说出来,又怕成为一种禁忌。明楼和明诚是幸运的。如果上天眷顾,明诚希望小弟也同样拥有这样的幸运。




 




  明台走后,王天风还想着他刚才讲的那番话。关于那个明楼的同学。学钢琴的,那应该是跟他同系又同班,居然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一个孩子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而这个孩子还成了自己的学生,他便想联络一下曾经的同学,讲讲这件巧合的事。




  可是,也没问明台那个人的名字。当年第一次考试弹李斯特狂想曲第六首的人就成了唯一的“线索”。




  把一个小孩儿给“镇住了”,这曲子确实能有这么大的魅力。只是即使观众是小孩,能弹到吸引人的程度,这个演奏者也应该挺厉害的。毕竟那时只是大一学生吧。




  王天风蹙眉思索着,差点就要打电话给明楼,问他还记不记得班中都有谁用这曲子考过试。




  等等。




  王天风瞪大了眼睛。




  第一次考试,最后一个出场,弹李斯特的狂想曲?




  他不由自主地笑了。




  那不就是他自己吗!
















































传送:




第一章http://i-m17.lofter.com/post/87825_9eb122d




第二章http://i-m17.lofter.com/post/87825_9f38dcf




第三章http://i-m17.lofter.com/post/87825_9f92369




































今天更新,明天写字~




——来自一个剧本木有翻译,琴木有练,写了一天论文,然而下周一就正式上课准备在周末跪地痛哭狂赶deadline的摸鱼girl




ps,关于《山丘》那段歌词,真觉得用来比喻他俩之间的暗恋很合适啊~~




抄送 @余香病酒 ,就问老师给明台上课那段有没有某种熟悉感~╮(╯▽╰)╭

评论

热度(31)

  1. 江溥荣时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