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妖精的尾巴

来一碗傻白甜多放糖:

话说悟空是怎么看出那个一身风骚人模人样的家伙是猪妖的呢?大圣如实说,俺老孙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到那只猪的猪尾巴!猴哥恶狠狠的样子让八戒一下子捂住屁股,而一旁的悟净一本正经的对着师傅说,师傅我没有尾巴!小和尚笑开说,佛家众生平等。然而此时小和尚想起来和悟空刚见面的时候还能看到那条随时动来动去的长尾巴。自从穿了衣服就不见了,怪可惜的。


走了没几步师傅又被妖怪抓走逼婚了,小和尚心软,明知道自己大徒弟说是妖怪还是不忍心弃那美貌女子一人在丛林中,这不又被抓到人家洞府里去了,这次是逼婚,小和尚高度紧张,悟空你在哪里呀~却说那悟空使了神通化作小飞虫悄悄飞进了那鼠精的洞里,让八戒悟净在外面声东击西果然引得鼠精出府。


小飞虫转了不久就看到小和尚一个人坐在大红烛光的婚房内,他一身蒂凡尼蓝明显就和背景画风不符啊!猴子生气,气师傅心肠软,又有心要戏弄戏弄小和尚索性就化作了那妖精的模样,大圣好变化当真是和那鼠精一模一样,这风情也学得十足,当下就说:好哥哥,你那几个徒弟我都给打发走了,今儿个就是你我洞房之日。


小和尚见鼠精说话间就要扑上来,吓得一抖却也只能往床里面躲,面上冷静的说:我那大徒弟本领高强,女施主快快把贫僧放了才是,他也打女人的!小和尚说的认真,大圣听得高兴,只是最后那句话是几个意思?大圣扭了腰继续往小和尚那里凑过去,甜甜道:那猢狲怎比御弟哥哥怜香惜玉?今晚我们就做了夫妻吧。


小和尚吓得不轻,眼泪止不住的滚下来,这可比白骨精吓人多了。大圣见师傅哭了也是不忍,心也软了下来,小和尚泪眼朦胧抓着自己的蓝袍子,眼角扫过……咦????这尾巴……小和尚不认识妖怪还能不认识自己大徒儿的猴尾巴???当下就一把抓住,大大的眼睛饱含了泪水瞪着眼前的鼠精。


大圣这尾巴是个难点,变化时总忘记收起来,也是个软肋,平常绝不会让碰到,这师傅的小手一抓,抓的还颇有力气,大圣这变化之功一下子就消失了,女妖怪变成了一猢狲。糟糕……会不会念紧箍咒……猴子想收尾巴可是师傅也抓的太紧了……而小和尚愣了几秒一下子就扑进了自己徒弟怀里,止不住的哭也不说话……


猴子抓抓一头猴毛,心里嘀咕,师傅你忒不济,俺老孙这一身猴毛都要湿透了……于是鼠精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洞房花烛里那唐僧和他大徒弟抱在了一块儿。这是什么情况?当然鼠精并没有得到答案,因为不一会儿就被猴子请来的托塔天王收了。而小和尚哭累了居然睡着了,只是死死攥着猴子尾巴的手却不放开。


是夜,一行四人在郊外暂住,悟净实在是忍不住戳了戳八戒……你看师傅的手……八戒回头只见猴子竖了根金箍棒靠着,任凭小和尚攥着自己的长尾巴,八戒看了看悟净,朽木不可雕也。

评论

热度(56)

  1. 江溥荣来一碗傻白甜多放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