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蔺靖】相思引(下)

坑货狸子睡不醒:

*大召唤术!魔法传送门:http://2015110656824364.lofter.com/post/1d88cce4_9fda1a0


*其实谁都不想舍弃,就变成这样了,感觉画风突变……不擅长BE狸……


*来吧!神隐倒计时!2!


*不负责的bgm:《逍遥》


*认真说,我对不起噗噗……


===============================


玖     齐聚


蔺晨觉得牵着他的萧景琰有些不真实。


萧景琰的红衣仿佛是当年他的太子宫服,时间晃晃悠悠的,仿佛又回到了南朝。


“景琰,这次,和我走吗?”蔺晨语气似是不经意,却用上了一世的期待。


“一起回家吗?”


“嗯,回家。”


“好。”


蔺晨坚定地握着萧景琰的手,踏上奈何桥走过了忘川河,穿过黄泉路,一路无鬼敢挡。


站在魏界山的界碑前,萧景琰停下了脚步,在袖袋里摸索着,拿出个琉璃小钟,向天上一抛,变为琉璃罩,是天家能够避开天雷地火的法器。


“景琰,拿这个干嘛?”


“都成魔了,不怕天谴啊?”萧景琰指指蔺晨额上的红色花纹,无奈地笑着他幼稚的问题。


“那你把自己也罩进来了?”


“我的人格成妖了,我也怕被雷劈着,走吧,接璞璞……行了,不用接了,就在附近。”


蔺晨警觉地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见人影,身旁的萧景琰轻轻地闭着眼,似在以意念搜寻什么。


突然,萧景琰像是受到剧烈冲击般,倒在蔺晨身上,蔺晨扶住他,他瞬间睁开眼,挣开蔺晨,离开了琉璃罩的保护范围。


“璞璞,不要闹了,到师父这来。”


“师,师父?”


琉璃罩顶部跃下一个黑色劲装少年,站在红色宫装青年对面,二人面对面仿佛在照镜子。


“师父……您……身体还好吗?”石太璞在萧景琰面前完全是个孩子,不知所措,毫不戒备。


“老样子,缺了一部分不可能像常人一般好。”


“师父,那只鸽子精……”石太璞鼓足了勇气终于说出了来意。


“为什么要杀了他?”萧景琰并不看石太璞而是转头看向罩在琉璃罩里的蔺晨。


“他活了千年,知道的太多……”石太璞说着说着,发现自己的理由渐渐站不住脚了。


“你呀,性子太直了,认定是对的就一定要做,拉都拉不回来。”萧景琰拢拢袖子,自己对自己的脾气也是没有办法。


“师父,你问了我问题,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你。”石太璞表情异常严肃。


萧景琰反而觉得严肃的石太璞才是自己的本体,自己这幅漫不经心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对,怪蔺晨,一定是从他那里染来的脾性。


“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而且,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是为什么?师父你那么多年不去见的亲友是蔺晨吗?师父你让我去见蔺晨到底是为什么?”


萧景琰不回答这些问题,兀自看看风雨欲来的天,转身要走进琉璃罩。


“璞璞,跟过来,不知道是谁的天谴要来了,前提说好,不许动手。”


石太璞十分听话地跟着萧景琰进了琉璃罩,特地选了个离蔺晨远的地方坐下,但还是死死地盯着蔺晨。



拾       我欠你


萧景琰发觉石太璞盯着蔺晨,而蔺晨盯着自己,自己又不知道看哪个方向好,他突然想把自己归为有情有义没脑子的类别,小殊说得真对。


想了想,他挑了个两人中间的地方坐着,离谁也不近,离谁也不远,想着眼不见心不烦,闭上眼念起诀加固琉璃罩。


蔺晨觉得皇帝陛下归了一次位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感觉多了许多探索的乐趣。


石太璞觉得师父拿下兜帽后反而更不真实了,一定是因为蔺晨害他成妖影响了他的判断力。


完成加固琉璃罩后,萧景琰见二人都不说话,有些坏心眼地又念一诀,悄悄地窥探二人在想什么。两个人的共同点是都在想他,不同点是蔺晨发觉了石太璞是他的人格,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把这个已经独立的人格洗白再给他塞回去,而还不知道自己是神的人格的独立化的石太璞在盘算着怎么在蔺晨这里报完仇带师父回泰山。


萧景琰完全想不到怎么张口了,出神地透过琉璃罩看着外面昏天黑地,想要集中精力听听天谴的雷声。


“师父!/景琰!”两人似在较真同时叫了萧景琰,看他先回复谁。


萧景琰回神,觉得两位一妖一魔都太幼稚。


“一个一个说,谁先来?不许打架。”


既然神都发话了,一妖一魔变得老实起来,主动凑到一起猜拳定先后。


魔君级别的蔺晨赢过了刚成妖的石太璞。


“景琰,石太璞这个小鬼是你怎么弄出来的?”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萧景琰耸耸肩不想理蔺晨,这奇怪的语气,总是引人误会,然而一旁的石太璞确实已经误会了。


“师父,你能说实话吗?”石太璞一脸的可怜,也不知道到底想出了什么。


“好吧,璞璞,我是天界的武曲星君,你是我的人格,我是神格。”


“景琰,老实交代,派璞璞来干嘛?”蔺晨轻松地揽着萧景琰的肩,对待石太璞的态度瞬间和萧景琰同步。


“陪你。”萧景琰说得很轻,一句话包含了许多愧疚,长长的睫毛垂下,遮着有些黯淡的眼神。


“其实,我也回不去天界了,大概已经从星君降成了散仙,我的人格被我分离出来培养成一个人,还窃了一个人的命格给他,现在成了妖,已脱出人界轮回,我只剩神格,体质也差了许多,今天的天谴这么凶,可能是我们三个人的,”萧景琰顿了顿,匀了口气,接着往下说:“石太璞的命格就是要降了琅琊阁阁主,但我把他从生死簿上抹掉了,石太璞的命格成了未知数,我希望将他送给你补偿你等我的千年。”


“师父,这不公平,你为何要把我当一个人偶?”石太璞万分地不甘心,但面对养他教他对他好的人恨从心生又不忍刀剑相向。


“所以,我欠的不止是蔺晨等我的债,还有你的,本来等你百年归尘,我就可以将你带回来然后回去接着做我的星君,但我没想到,你变成了一个独立的人格,我养你十多年,想着让你就这样浑然不知地做一个独立的人也好,我不回天界去了……”




拾壹      了结


蔺晨猛地捏住萧景琰的下颚,强迫他看着自己。“景琰,说实话,你一旦不说实话的时候,话总是很多。”


“说什么?蔺晨,你捏疼我了。”


“对着小孩子不要编谎,千百年来,你在天界学会了对着我怎么说谎吗?”


“如果我学会了,你又怎么看得出来。”


石太璞闷不做声,扯了腰饰上的珠子,弹过去,打在蔺晨的手腕上。


蔺晨手一麻,松开了萧景琰的下颚,没想到石太璞手劲也大了不少。


“璞璞,不要顽皮,你师父需要好好教育一下,不然怎么教育你?”


“你们能不能不说了?我也不想听了,放我走。”


“璞璞,出去就是天谴,还有半个时辰,我希望你不要冲动。”萧景琰又恢复了好整以暇的态度,以师父的口吻和石太璞商量道。


“我如果死了,师父好回天界啊。”


“别闹了,我回不去了,你现在是妖,天谴劈到你,你就灰飞烟灭了。”


“璞璞,听你师父的,大人的事情自然会自行处决你不用担心。”


“我不是小孩子!一年不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们活了千年见怪不怪,我呢?我怎么接受?”


“对不起,璞璞,我……”萧景琰低下了头,泪珠子断了线。


还记得石太璞小时候,和他闲聊。


“璞璞,长大了想做什么?”


“做个名扬天下的天师。”


“为什么啊?”


“师父你身子骨这么差还当天师,隔三差五的就能吐口血,还不吃药,我继承你衣钵,名扬天下了,就赚许多钱,给你买药调养身子。”


“璞璞,你这么乖……”叫我怎么狠得下心利用你。


“蔺晨,”萧景琰轻轻地倚到蔺晨身上“一会儿天谴结束了,我就要走了,你带着璞璞,回琅琊阁,以后,没有谁再来打扰你们了。”


“去哪里?你回不去天界,不如留下陪我,我们带着璞璞回琅琊阁。”


“师父,你别乱来,不然又要吐血了。”


琉璃罩外天色渐晴,蔺晨的肩头有些湿。


萧景琰起身,收了琉璃罩塞给蔺晨,自己转身朝着魏界山走去。


“景琰/师父!你要干什么?”


“了结一切。”萧景琰回头,挥手画下一道结界挡住蔺晨和石太璞追上来的步伐。


拾贰       天涯相随


琅琊阁阁主出门游历半年回来,在山脚下五大门派一见人回来全数散尽。


琅琊阁阁主蔺晨,出门前还是千年的鸽子精,回来是能被称为魔君的魔神,出门前还是孤家寡人,回来时,拖家带口。


“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消息在乱传?谁传的?舌头拔了。”蔺晨查着石太璞的功课顺口吩咐道。


“蔺晨,你脾气这么差,就不怕师父醒来不要你了?”


“你说,他怎么还不醒?”


“忘川河怨气那么重的地方,里面都是怨灵恶鬼,你们也真是勇敢,一个跳下去自我了断,一个跳下去捞人还能带着捞上来的人爬上来,你看看你身上伤都没好。”


“变得跟你师父一样没大没小。”


“我是他的一部分,而且是他教出来的,你觉得呢?”


“功课不错,玩去吧,我去看看你师父。”


“唉,蔺晨你究竟画我师父画了多少幅?”石太璞看着桌上又画好的萧景琰的画像,好奇地问蔺晨。


“那是第三千万幅。”蔺晨拂拂袖子,快步走出了书房,留给石太璞一个白色的背影。


“真是,天天就知道画师父,什么时候处理你琅琊阁的事情变成我的功课了?”石太璞不满地朝着白色的庞大背影翻白眼。


蔺晨进了别院,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院内的梅花树早上还是一树花苞,现在竟意外地开成了一树繁花,萧景琰裹着厚厚的大氅站在树下似是一脸骄傲地欣赏杰作。


“景琰,醒了?”蔺晨笑呵呵地,仿佛萧景琰只是睡了一个午觉。


“停,站那,别过来,不怕我一激动杀了你?”萧景琰折了一枝梅花指着蔺晨,一脸的严肃。


“这么爱闹,过来,抱一下。”蔺晨一脸痞痞的坏笑,一副纨绔子弟样。


萧景琰一笑破了功,看着蔺晨的傻样笑个不停,好不容易才停下。


“你怎么确定我不杀你?”萧景琰笑着将花塞给蔺晨,“抱抱没有,送你枝花,谢谢你捞我上来。”


“因为你拗啊。”


如果你不执拗,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执拗,你为何要硬改璞璞的命格阻止他来杀我?如果你不执拗,为何宁愿自己跳下忘川魂飞魄散也不愿完成惩罚回归天界?如果你不执拗,我可能也不会爱你爱得这么深。


“来来来,我的花,我的院子,我的琅琊阁,我的人,都送你,现在能不能讨个抱抱?”


“成成成,其他我就转送给璞璞了,花和人我留下,”萧景琰展开双臂,“给,奖励你一个抱抱。”


“好嘞!”


蔺晨紧紧地抱住了萧景琰。


比三千万画稿温暖,比三千万画稿真实。三千万相思引,将你引回我身边。
从此,你我永生,天涯相随。


完.

评论

热度(42)

  1. 江溥荣狸坑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