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蔺靖】相思引(中)

坑货狸子睡不醒:

* 蔺石线(这是一个误会君)到此为止,终于回归正道了,狸子好欣慰~


*上篇地址:http://2015110656824364.lofter.com/post/1d88cce4_9fbce7f


*预计三发完,这是第二发


*抽着风带个bgm《眉间雪》
=================================


伍      同命


石太璞醒来时,蔺晨还未回来,于是他披衣起身,独自往院内走去。


微凉的山风一吹,石太璞感到头有些莫名地痛。


站在院内的梅花树下,石太璞怔怔地发着呆,他记得师父院里也有一株梅花树,他看了那棵树十几年,感觉眼前的这棵树几乎枝桠都和那株一模一样。


“太璞,在干嘛呢?”蔺晨一声不响地站在石太璞背后,将脸凑到他肩上。


“想我师父了。”


“你师父是个怎样的人?”


“说起来也有些荒谬,我是师父收养的,记不起五岁以前的任何事情,而且,十几年,我都没有见过师父长什么样子。”


“无论什么人,我都能找到,你信吗?”


“信啊,我想回去看看师父,他身体不好,我怕五大门派去刁难他。”


“我陪你回去吗?”


石太璞点了点头,蔺晨看着他的侧脸恍惚间有萧景琰的影子。


蔺晨唤了下人带石太璞四处去玩,他独自去了琅琊阁庞大的信息库。


石太璞在库的信息虽不多,但蔺晨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石太璞的生辰八字,除了年份,和萧景琰不出二致,守护星宿与萧景琰也完全一致,第一次有关于石太璞的信息出现的归档时间恰好距萧景琰去世过去了二十个甲子。


这一切不会是意外,或许萧景琰真的回来了。


蔺晨出神地看着惨白指尖若有似无的黑色妖气,或许他马上就要入魔了。


在天谴到来之前,只想再见景琰一面。


陆   旧梦好


蜘蛛精总管刚养好伤,就被阁主告知要带石太璞下山去,不知多久才会回来,要他负责好琅琊阁的一切,出了任何纰漏的代价他是明白的。


蔺晨前脚刚走,后脚琅琊阁收到了一个有些无法回答的问题。


靖先生究竟是什么人?


靖先生,石太璞的师父,十几年前是一个令妖魔鬼怪闻风丧胆的天师,深不可测,无人知晓真面目,连琅琊阁也不清楚。


很意外,蔺晨陪着石太璞回到泰山时,昔年石太璞长大的院子荡然无存,靖先生也不知去了何处。


石太璞突然有些崩溃,颓然地跪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地砸进尘土里。


“梅花树呢?”蔺晨下意识地喃喃道。


“树!师父的树!”石太璞猛地起身,将眼前能看到的树一棵棵地辨认。


蔺晨不语,就看着石太璞兀自发疯。他有些执念,他越来越相信靖先生一定是萧景琰,但完全不知道他在哪里,千年过去,他终于能够再次遇到他了。


“蔺晨,树也不见了……”石太璞的声音很轻,在蔺晨眼里,这个泪眼朦胧的孩子,是萧景琰养大的,他一定很疼他,一定不忍让他哭成花脸猫的样子,蔺晨轻轻地手执素帕擦了石太璞的泪水,想要安慰他却张不开口。


石太璞有些神经质地说起些陈年旧事。


靖先生喜欢站在院里的梅花树下,冬日风一吹,簌簌落下的梅花落到地上,他总是将还很完整的花朵和花苞收起来,在夜里,他捻一个诀,花和花苞又会长回去。


幼年的石太璞站在靖先生身侧学着他的样子定定地看着树。


靖先生的表情容貌永远藏在兜帽下,石太璞不知他在想什么。


“师父,你在想什么?”


“发呆而已。”


“你为什么一直守在泰山?是在等谁吗?”


“我没有可等的人,我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等你长大。”


“师父,你的亲友呢?”


“他还在,但我不能去见他。”


“为什么?”


“风凉不凉?回屋吧。”


柒       化妖


从泰山上下来,石太璞的身体毫无预兆地变得很衰弱。


蔺晨心生愧疚,石太璞变成这样与他不无关系。


蔺晨千年间积了不少戾气。他在修行中已经渐渐走错了路,一念得道,一念成魔,他走向了后者。千年间,他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他需要一个合适的躯壳,能让萧景琰的魂魄适应的躯壳。


第一次听闻石太璞时,他就开始盘算着要得到这个与萧景琰相貌并无二致的人,毁灭他,拉他入魔,再用这个已经失去自我意识的魂魄换萧景琰回来,这样萧景琰就能寄居在这个成魔的躯体里陪着他千年不死不灭。


影影绰绰的烛光照着石太璞惨白的脸,与萧景琰一模一样的脸。他脸上写满了痛苦,眉间的漆黑妖气炫耀般地旋转舞动。


蔺晨已经很久没有彻夜未眠了。


月色照着已快成魔的千年鸽子精,在银色光辉的浸染下,鸽子精又生出了有生以来的第二缕白发。


本在悲春伤秋,却被意外所打断。


蔺晨坐在窗前背对着床,他感受不到石太璞的气息却感受到与自己一致的一股妖气在背后越来越近。


蔺晨猛地起身从小几上助力,反身一转,飞身越到身后人的背后,蔺晨落地的一瞬,窗边的小几浑然碎裂。


石太璞转身皱眉看着蔺晨,眼神不善,更紧地握住了手中匕首。蔺晨看到他眉间妖气已凝成水滴状。


石太璞成妖了。


“你要做什么?”蔺晨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不能对萧景琰的徒弟大开杀戒。


“除妖。”石太璞虽被妖气侵染,凛然正气却是丝毫不减。


“你自己已经是妖了。”蔺晨觉得有些好笑。


石太璞不回答,他的攻击性强了许多,移动速度也快了许多。


蔺晨不再和善,他出手比石太璞近他身更快,他伸手牢牢地扼住了石太璞的脖子。


“别逼我生气,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们还要一起去找他呢。”蔺晨眼底隐约有些血色渐渐地蔓延。


“你不要找我师父,他本就身体不好,十几年来,许许多多的人想了各种办法请他出面除了你,他从未答应过,直到他说让我去见你,我认为这就是需要我出手的信号,他不知为何于心不忍,我来替他狠这个心。”


蔺晨冷哼一声,将石太璞扔回床上,指尖弥漫出黑色妖气化为绳索将石太璞牢牢绑起来。


“老实呆着吧,不然我伤了你,你师父可能会让我跪十天半个月的算盘珠。”蔺晨长袖一摆,留下石太璞出门去了。


八       三生石


蔺晨听了石太璞的叙述后有些迷惑,如果萧景琰要杀他的话……不,不可能,萧景琰怎么会杀他?


蔺晨心乱如麻。


这一切都太荒谬了,萧景琰不知是转世还是复生,还收了一个与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徒弟,这个徒弟还有可能是被派来除妖的。蔺晨怎么理都理不顺这些事。


突然,他想起来最可怕的一点,石太璞在妖气的毁灭中,不但魂魄没有收归地府,反而吸收了妖气成妖了,人死后能成鬼,走火入魔能成魔,但绝不能活着成妖。


蔺晨赶往魏界山,那里是地府的入口。他需要去找两个人。


酆都北阴大帝刚擦着满脑门的汗把强闯地府的星君送走,判官又急急忙忙地冲进来了,这一次更加紧张。


“帝君帝君,不得了啦!魔君又闯进来了!杀了好多鬼差哟!”


“哪来的魔君!都千儿八百年没有魔君这种级别的妖怪出现过了!”


“哎哟!您见过在地府里杀着杀着突然成魔的吗?”


二人的争执还未结束,一股强大的煞气从外扑面而来,判官被震得差点跪下。


蔺晨的戾气在闯进地府的杀戮中攒的更盛,在这一瞬,额上血红色的花纹成型,他在奈何桥前成了魔。


酆都北阴大帝认出了这是千年前想要硬闯地府未成的鸽子精。


“魔君硬闯地府,折我千百鬼差究竟为何?”


“查两个人。”


“好说,判官,生死簿拿来。魔君要查的人是?”


“萧景琰,石太璞。”


酆都北阴大帝飞快地运诀查着,一本生死簿翻到头,没有任何收获。豆大的汗珠又不由地滑下来。


“魔君记错了吧?这两个人生死簿上都没有。”


“怎么会?石太璞是十八年前出生的,但萧景琰就早的很了,生在一千两百五十三年前。”


判官转了转眼睛,悄悄地和酆都北阴大帝说了句话。


“魔君,萧景琰是武曲星君下凡转世,自然阴阳簿上是不会有的,但石太璞我就不知道了。”


蔺晨一股怒气上头,眼中的血红色慢慢弥漫开来。


酆都北阴大帝瞬间停下了换气,接着说:“武曲星君现在就在忘川河畔的三生石那里。”


蔺晨风一般地不见了。


酆都北阴大帝像濒死般大口地喘气。


蔺晨站在忘川河畔却难以迈出前进的步伐。


三生石前站着一个红衣男子,就像是从蔺晨万千的画稿中走出来的。


他能感受到那人不同于石太璞的气质,稳重又温柔的成熟。


男子发现了他,大步朝他跑来,腰间的宫绦,佩玉,香囊,碰撞在一起,当真是环佩叮当。


“蔺晨,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要问你才是,景琰,你还是当初的景琰吗?”


“当然是,我想三生石了,来看看。”


“想三生石了?”为什么不是想我?


“当然是因为想你!”萧景琰将蔺晨拉到三生石前,“你自己看石头上。”


蔺晨抬头,他们的名字刻在一起,刻在三生石上,时间似乎很久远了,笔迹是萧景琰的。


tbc.

评论

热度(23)

  1. 江溥荣狸坑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