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西海国王与玄奘(中)

歌川风眠:

玄奘道,“不掉一块肉?那能吃什么?又如何吃?”


西海国王笑道,“你的问题太多,我实在答不过来。不如你现在就脱去衣物,待我慢慢教你。”


玄奘道,“如此甚好。”说着便后退几步,又白又细的手指轻轻捏着青色纱衣外袍,一圈又一圈的将这裹了又裹的纱衣解开。


西海国王走上前,戴着金色手套的手握住了玄奘解纱衣的手,“小和尚,你这衣服太费事了,我来帮你。”


玄奘躬身道,“不可不可,劳烦陛下替小僧脱衣服,于礼不合,请陛下坐回王座上稍事歇息,小僧很快就好。”


“这怎么不合礼数了?小和尚你是来救我的,你们东土大唐不是有句话叫礼尚往来?我给你脱衣服,也是为了表示感谢。”西海王国说着,不等玄奘再次拒绝,便用大手紧紧握住玄奘脱纱衣的手,走到玄奘身后,二人的两只手臂一圈又一圈的绕着,解下了青色纱衣。


如此一来,玄奘仿佛被西海国王搂在怀里,玄奘虽是出家人,心性淡泊,也不免有些不适,看西海国王还要伸手去解自己的长袍,玄奘忙道,“陛下,陛下……”


西海国王在玄奘耳边道,“小和尚,叫我做什么?是不是叫我快一点脱掉你这一身碍事的衣物?”


玄奘被西海国王那热热的呼吸吹了耳朵,顿时耳朵发痒、脸上发烫,连心跳都加快了,“陛下,小僧的耳朵……”


西海国王眼中闪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小和尚的耳朵怎么了?”说着,他还朝玄奘的耳朵里吹气。


玄奘连忙抽出被西海国王握住的右手捂住耳朵,“小僧的耳朵怕痒。”


西海国王道,“你右耳怕痒,左耳怕不怕呢?”


玄奘道,“小僧……小僧不知。”


西海国王笑道,“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玄奘又用左手捂住左耳,“陛下莫再戏弄小僧了。”


玄奘涨红着脸,双手抬得高高的捂住双耳,西海国王把手伸向玄奘的衣服束带,轻轻一拉,青色外袍的前襟搭下去,露出玄奘里面穿着的白色亵衣的一角。


玄奘惊道,“陛下,请让小僧自己来脱吧!”


玄奘虽这样说,但西海国王的唇就在自己左耳边,他害怕那种从未经历过的令人不安的又热又痒的感觉,只得继续捂住耳朵。


西海国王继续在玄奘耳边说话,热热的呼吸让玄奘指缝很痒,“小和尚你要捂耳朵,脱衣服的事还是我来代劳吧!”


西海国王把玄奘的外袍衣襟拉开,再把亵衣也解开,玄奘抬着手臂,衣物不能完全脱下,他并不急,只是把衣衫朝两边分开,指尖划过小和尚清晰的锁骨、粉嫩的红蕊。


“嗯……陛下……”


西海国王将衣衫下摆在玄奘腰后打了个结,他把头枕在玄奘肩上,俯视着眼前美景——


白嫩的胸膛上点缀着挺立的红蕊,腹部很平坦,西海国王皱眉,他喜欢摸起来软软的感觉。


不禁伸出手在平坦的腹部上感受了一把,不错,看着有点肌肉,摸起来却是软的。


结打得太紧,玄奘觉得自己好像被绳子牢牢束缚住,明明很难受,却又似乎隐隐的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玄奘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


 


————————————————————


这一节的中心思想是:优雅又风情的脱小和尚的衣服。(不知道我有没有做到?) @兰无木 

评论

热度(29)

  1. 江溥荣歌川风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