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西海国王与玄奘(上)

歌川风眠:

这里说的是西海国王与玄奘的故事。


说是故事,却又有些偏颇,因为这段际遇并无前因、亦无后果,恰如浮屠一梦,再难寻觅。


西海国王问道,“小和尚,你为何回来了?”


玄奘双手合十,躬身道,“贫僧已出了城,问我那大徒弟,陛下所中之毒除了吃我,可还有破解之法。”


西海国王讪笑道,“除了吃掉你,唯有再喝小孩子的血,可这事已经被你揭破,且喝血解毒之法效用也不大。”


西海国王抬起他的手,那缀满珠宝玉石的黄金手套闪闪发光,他紧紧盯着,眼睛越瞪越大,目光狰狞,“这是我的王国,我的祖辈把这里建设得富饶而美丽,我倾尽全力维护它、繁荣它,臣民们在我的庇护下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


西海国王猛的摘下手套,露出可怖的白骨,“现在,却没有人来救我,没有人!”


玄奘走上台阶,走近庄严高贵的王座,他身姿庄重、神情肃穆,“陛下,我愿救你。”


西海国王大笑起来,“小和尚,你愿意被我吃掉?”


玄奘道,“我那大徒弟告诉我,我的肉身可解百毒、增法力,陛下所中之毒,并非必须把我全数入腹才可。昔日如来割肉喂鹰,今日我割肉救陛下,又有何不可?”


西海国王敛了笑容,凑到玄奘面前,深邃的眼睛凝视着玄奘的眼睛,“小和尚,你可想好了?”


西海国王热热的呼吸打在玄奘唇上,玄奘仍神情肃穆,唇角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笑,眼中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甜。


西海国王拔出佩刀,“既然你想好了,这就开始吧!”


玄奘接过金灿灿的宝刀,撩起袖子,露出白嫩嫩的手臂,没有一丝犹豫,将刀刺下。


“慢!”


刀尖勘勘落在皮肤上,很快渗出一点红。


西海国王说道,“其实吃,有很多种吃法。如果是小和尚你……”


西海国王的目光在玄奘全身上下游移,“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的,我愿意换一种让你不掉一块肉的吃法。”


————————————————————————


 @兰无木 先写个前奏,污不污的,期待你抛玉引砖的给我灵感。

评论

热度(28)

  1. 江溥荣歌川风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