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三打白骨精,笋汤】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两条鱼都活了:

“师父已经喊了二十一声悟空了。”猪八看着唐僧躺在地上,却不敢叫醒他。




 “大师兄怎么自己一个人跑了,太不像他了。”老沙也不敢上前。




 猴子也觉得自己快疯了。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小和尚既无能又胆小,何德何能去做他这个齐天大圣的师父。但偏偏就从五指山下救了他,还带着一群妖魔鬼怪去取什么鬼经书。




不知何时开始,猴子觉得越来越放不下这个小和尚,从一开始只是想吃了他,到现在只想保护他。




从云海国王那里把师父救出来时,看到这个小和尚最软弱无助的时候,也看到了他最诱人的时候,比熟透的桃子更要吸引人,因为他的痛苦与坚持是那么真实。 




有什么比脱掉一个禁欲之人的面具更让人期待的呢,堕落是最美妙的事了。 




猴子抱着头,看着眼前无尽的沙海,突然想起花果山,五百年了,还有谁在等着我呢? 




左想右想,头慢慢地没那么痛了。还是去看看师父吧。刚想着,脚步已经带着他走到唐僧面前。




 “大师兄,你总算了来了,师父一直喊你呢,你快看看怎么办?” 




“小和尚,快醒醒。”猴子轻晃着师父的肩膀,唐僧并没有醒过来。




唐僧浑身滚烫,额头上全是汗水。骑白龙马是绝对不可能了,猴子只好背着唐僧,总得找个栖身之所,荒山野岭实在不宜久留。




 师徒四人碰到了一间小棚屋,门口一位老伯正在整理柴火。




 “大师兄,现在这里歇息一下吧。”猪八提议到。




 “是啊,师父现在不适合再走远路了。” 




猴子一想也是,没时间计较那么多了,先把小和尚安顿好好再说,有什么妖怪打死就行,反正唐僧晕着没人管他。 




唐僧睡在榻上,猪八去找吃的去了,老沙忙着整理行李和喂马,猴子就坐在床前,看着唐僧。




 小和尚真的太温柔,眉毛很淡,睫毛长而密,脸的轮廓很柔和,没什么侵略性,只有嘴唇异常的红,水亮亮的。




有着一种欲望,就想这样亲上去了,放在嘴里嚼一嚼,看看是不是如眼见一般可口。 猴子也这样做了。




小和尚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石猴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停了一秒,小和尚却两眼放空,显然是烧得迷糊了,睁着眼却看不见眼前的人。




 这时那老伯推门而入,看着唐僧迷迷糊糊的样子,说道:“这位僧人烧得很厉害,在下略懂岐黄,可否让我看看。”猴子仔细看了他几眼,就让他近了小和尚身边。 




一副药下来,唐僧烧退了,神志清醒了,对老伯十分感谢。一个小姑娘从门口跳进来,怯生生叫着“爷爷”跑进来,猴子却一眼看出这是个妖物假扮的,眼看就要扑向师父,电光火石之间被猴子一棒子结果了。 一时鸦雀无声。

评论

热度(26)

  1. 江溥荣两条鱼都活了 转载了此文字
  2. 日常吸脸❤两条鱼都活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