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三打白骨精,笋汤】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两条鱼都活了:

好难受,心中仿佛有一把烈火,五脏俱焚。








 唐僧难受得在地上打滚。也不是疼痛,只是心快得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头晕脑胀,无法思考。 








半个时辰竟如半天一般漫长。 








一束光自头顶投下,唐僧不由得捂着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形态。 








云海国王站在铁笼上,铁栏挡不住这小和尚诱人的气息。








好想看看他眼里到底是怎样一番情迷的光景。








 唐僧委顿于地,金色的袈裟微微有些凌乱,露出白皙的脖颈,一只手挡着眼睛,泪痕沿着双颊而下,一滴水珠,不知是汗水还是泪珠,挂在下巴,晶莹剔透。








 云海国王沿着阶梯缓缓下来,立在唐僧面前。








唐僧感到身前巨大的压迫感,尽管不甚清醒,仍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云海国王半跪着,伸出手接着那滴眼泪。








 唐僧感到自己的手被人拉着,可惜一点挣脱的力气都没有。








 “睁开眼睛,否则我就脱光你的衣服。”那人靠着唐僧的耳朵说着,唐僧被他的气息弄得偏了偏头,半晌才领会了他的意图,努力睁开双眼。








 云海国王牵着唐僧的手,觉得从来没看过如此好看的手,骨肉匀停,指尖若葱,比女子的更显修长有力,却不失秀气。 








唐僧半睁着眼,眼神湿润,半是迷茫半是惊恐。








 “听说你是大唐来的得道高僧,我倒要好好和你取点经。”








唐僧感到一只手撩开袈裟的下摆,沿着大腿爬上那敏感之处,不由夹紧了双腿,模模糊糊呢喃着:“不要…不要…” 








“当然,可不是取那书本上的死物,而是活生生的人精。”








“啊……”唐僧轻喊了一声,自己都少碰的私处如今却被那人拿捏着。 








那人嗤笑一声,“我还以为是个意志坚定的和尚,谁到竟是个淫僧。都湿成这样了,还掩饰些什么呢?”








唐僧欲哭无泪,本能地求救着:“不,不是,悟空,救我…!”

评论

热度(46)

  1. 江溥荣两条鱼都活了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两条鱼都活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