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三打同人】世火(孙悟空x唐僧)(3、4节)

楼辰凰MiSs.MoOn:

3.


      袅袅香浮朦胧了靄靄,和尚立于满室的蒸腾华烟中,一眼便将那蹁跹而来的女子看入眼底。何为白骨精?染一身白绫,烟雪浩淼;淌三千青丝,寸入人心。便是最不经意的顾盼流转,也是惊了天地的绝世容颜,描了江山的绝代风华。


      但她是妖。


      和尚心里晓得,但他却在那双艳潋凉薄的水眸中读出了另外的一些东西,以至于让眼前的地狱,也显得不再那般冰冷刺骨。


   “你的前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和尚问,不是因为慈悲,只是惊于究竟是什么能将一位柳嫣女子变成魑魅魍魉,幽幽孤魂。


   “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便是我的故事。”白骨精笑着说,眸光飘然,眉目魅华。他们说她是妖孽,将她送上绝岭,然后看着秃鹰活活地撕她的肉,喝她的血,最后化作一堆白骨,死不瞑目……


      那时,佛在哪里?


      白骨精说着,柔身一腾,便烟一般地飘向眼前那看起来似乎不谙世事的和尚。好一个清圣俊逸,慈悲为怀的出家人。她打量着唐僧,红酥指尖轻挲过自己的柔唇,只是那双眼中的怜悯,却让她厌恶。


      但白骨精却始终没能如愿以偿地长生不老,因为在她身后,出现了另外一个唐玄奘。刹时间妖化白骨,再作飞烟,抽了骨刺便掠向窗外,而猴子也不甘示弱,拔了金箍棒便追了出去。


      后来,有人问猴子,为什么一定要杀她?


      猴子想了想,然后说:不杀她,难道看她吃了小和尚?


      不久后,猴子因打死了一对由妖幻化而来的母女,被唐僧驱离。从古至今,上天入地,还没有谁能赶走孙悟空,除了那双手合十,口念菩提的和尚。


   “他们是妖!”看着他的决绝,猴子觉得不可理喻,也愤懑异常。


   “你也是妖。”和尚轻和平静地说,一双琉璃已然看进了猴子眼底,那双仿佛赤金火海般不可一世的狂傲双瞳。而唐僧的目光,就像是一滴水,落进了燃烧着的海,眨眼消散,氤氲成烟。和尚觉得自己的心开始莫名的疼,因为猴子只知他的慈悲,却终究不懂他因何固执的慈悲。


        但猴子却始终认为,和尚这么说,只是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猴子想,自己生来一千五百年,不信他者比比皆是,但唯和尚不能。


        为何不能?猴子听见另一个声音的质问,他没有答案,也不知如何回答。他听见自己狂躁而焦急地便辩解着,一身化四相,东西南北,拦了和尚的去路。然后,生生跪地,低下猴王的头颅,放下大圣的傲气,磕于和尚袍前,自己撑地的双掌之间。


        那一刻,天宫地府、四海百川,无不为之震惊撼动,山河无言。他们知道,此时此刻,跪下的猴子,是五百年前那场浩劫中的战神。什么托塔天王、二郎真君、八臂哪吒、十万天兵,不过都是他弹指一挥间的过眼细沙,烟云尘土。


        他从未低过头,哪怕鲜血染红了天河,脏了他的金甲;他也从未求过谁,哪怕烈火灼损了他的步云靴,炼作了他的火眼金睛。


        老人们都说,齐天大圣,长生不老,身如玄铁还能七十二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此时猴子的心里,却因得一个小和尚,败心高气傲的自尊,荒了鄙晲鬼神的血性。


        和尚想,他终究渡不了他,所以他赶他走,闭目不受那一拜,指拨波若转身上马而去,一如曾几何时,他投入沸水缸鼎中时的决绝……


        猴子想,他终究救不了他,所以一个筋斗,他腾上雾云,飞于万丈至上,然后回头望向坐马而离的背影,皆是一片荒芜,满目苍凉……


 


4.


       千山暮雪,云飞月落。猴子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该去向那里。他觉得双眼或许是再次被沙子迷了,生疼灼心。后来,他决定回去花果山,去守着那里的流水落花,他的一隅江山。


   “你不愿再陪他去西天取经了吗?”南海观世音的佛语从天而降,莲华托座,指捻甘霖。她缓凝着眼前的猴子,知他伤心,一目通透。


   “他不需要我了。”猴子听见自己如是说,然后双目更疼了,也不知是什么沙子这般厉害,便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也未能让他这生难过。


   “是你放弃了他。”观音说,在迎上猴子重新投来的目光后,缓然轻道:    “你忘了吗,你已经放弃了他九世。”


      而这一世,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人人皆知,一千五百年前,四世灵猴破石而出,他是女娲遗下的一点灵识,后拜于菩提老祖门下,修成天仙,道高隆德,与天同寿,名取悟空。


      从此,天上地下皆被这水火既济,神通广大的猴子搅了个天翻地覆。然而,又有谁知道,这一切只因菩提老祖曾暗示过他的一句箴言。


   “淼淼宇宙,万物生灵,无一可跳出轮回,脱离三界。”


   “我便是那跳出轮回的第一人。”猴子狂妄地说,引得两旁的师兄们哄堂大笑,皆道他不知天高地厚,蠢钝无知。唯有座下一和尚,眉目清圣,未曾笑他。


后来,孙悟空从菩提老祖那里得知,那和尚是如来座下一弟子,名唤金蝉子,现身此处是为了通传如来的一道密语。


   “什么密语?”猴子天性好奇,然后他看见自己的师尊忽然牵出缓笑,现在想来那一笑确实是别有深意。


      菩提老祖捋着长须,笑意盈盈地说:“你不是说想跳出三界吗?为师自有一去处点化于你。”


      后来,孙悟空去了花果山称王,下了东海拔了金箍棒,入了地府改了生死簿,上了天庭闹了蟠桃宴,还毁了蟠桃园。一根棍子搅得人心惶惶,一时竟无人可出其左右,与其相悖。直到有一天,玩性大发的猴子凭着自己一身的好本领,来到凌霄宝殿,指着那端坐于紫金阙中,玄真镜内,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高声喊道:“你这位子,也换俺老孙来坐坐!”


      那一刻,十方天神,无不面如土色。


      唯有一人,步出众人之间,先于观音之前,立于宝殿之上,清净平和地看向那双跳动着赤火的金瞳,狂妄之极的猴王,然后起了浩然佛音,不及不予地说:“大圣,久见了。”


      孙悟空想起来了,那是名唤金蝉子的和尚,在菩提老祖的座前,唯一没有笑他的人。所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耐性,猴子竟放了唾手可得的玉帝宝座,他听见自己说:“久见久见,走走走,出去叙旧。”


      语落,竟收了棍子一步上前,握了和尚合十的左手手腕,纵身一跃便出了那凌霄宝殿。


      那天,猴子将和尚带到了蟠桃园,金蝉子看见那原本传言被毁得一颗不剩的蟠桃树,此刻竟是好好的,桃核倒是有那么几个,却也损失得并不多。那么,佛祖的密语竟真如他所猜想的那般?


     金蝉子沉默了,然后抬头看进那双能将寒冰地狱亦融成火海,灼烫人心的狂傲金瞳,牵了一抹莲华化罪般的淡弧笑意,抬音缓道:“大圣,若吾替你成全那一箴点化,你可愿皈依我佛?”


   “你什么意思?”孙悟空不懂,和尚当然知道他不懂,只是和尚不能装作不懂。但他知道,以猴王的性格,这个密语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点破的。


      四世灵猴,原来不过是如来与天庭的一个算计,只为迫其求助于地上佛派,后报以蟠桃延同修之寿,以避轮回业报。


      孙悟空听不懂和尚的话,所以只能目送着和尚走,然后一个筋斗又回到了凌霄宝殿,却发现早已空无一人。


 


   “所以,他是牺牲了自己,才令如来到天庭收服于我?”孙悟空高声喝问,世间鲜少有令他动容之事,唯有和尚一人。


   “不然你认为呢?”观音轻声回答,居高临下,云淡风轻。


 


   “金蝉子,你因何不在天庭看着那猴儿,回我大日殿?”


   “佛祖,弟子愿以身渡业,以救石猴于业报罪化。”


   “此话当真?”


   “弟子甘之如饴。”


 


      五十年后,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他梦见金蝉子以凡胎肉身投于佛鼎之中,却不知那竟是他渡他的第一世……

评论

热度(52)

  1. 江溥荣楼辰凰MiSs.MoOn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色的杏花楼辰凰MiSs.Mo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