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渡情 第三章 渐入烟花 (孙唐/狗血/原著向)

荷风清露-dream:

原来如意真仙因与牛魔王有结拜之情,对降伏红孩儿一事怀恨在心,故而不肯给水。孙悟空与彼斗了起来。那真仙虽法力远逊孙悟空,但占地利之便,因而取水也费了几番波折。孙悟空后又叫上沙僧做帮手,才取回泉水,解了唐僧八戒腹痛之苦。








这其间,三藏躺在榻上,忍着阵阵疼痛,扶着肚子,巴巴地望着悟空往来奔波主张。当阵痛之间,感觉稍稍麻木,痛觉不占据意识之时,就感到心里涌上了一丝奇异的感受,几分温暖,几分羞惭,还有几分暗藏的忐忑不安,一如此时屋外那初春的轻风,乍暖还寒处,仿佛清清浅浅,却蕴藏着无数躁动萌芽的生机。








几位老妇见行者本事,再不敢怠慢。但边帮他们张罗间,边瞧着行者唐僧两人的行止,还是不时偷偷耳语暗笑。








行者和沙僧离开时,有一会儿,三藏觉得疼痛达过一阵顶峰后,麻木下来,身体虚脱,意识却很清明。无意间,两位老妇的几句窃窃私语传到耳中。








“我们在这西梁女国地界呆了一辈子,今日才知道,原来男子间也能这样相处。”








“不错不错,那个长得俊的,倒不像那毛脸的师父,反倒像是他娘子一般。”








三藏急看向一边的八戒,见他一直只顾疼得哼哼,想来不曾听见,稍放下心。








 他脑中回想起这几句低语,一阵心惊。那萦绕心头的莫名情愫仿佛一下被轻轻捅破,不由得双颊发烧,原本因痛虚脱而苍白的脸,竟一时压倒桃花,一双泪光点点的眼睛灼灼发亮。三藏隐隐生出几分恐慌,却不知孽因早种,情由此萌。








唐僧八戒二人消去胎气,又将息一宿。次日天明,师徒几人谢过老婆婆家,方才离村上路。三藏胎气得解,本应:“洗净口业身干净,销化凡胎体自然。”(1)然三藏一时勾起不知何时暗生的依恋之心,一念情生,不知又将引出多少业障。








初春时分,景象日新,春草迷离,林梢染碧。师徒四人一路踏春而来,不多时就到了老婆婆说得西梁女国之界。








一方水土一方人,这女儿国只生养女儿,气候也似与别处不同。入境愈深,春意愈浓,春花日丽,碧柳垂丝。师徒几众行至人烟渐多处,一下子涌来无数女子,不分老少,争先恐后。又逢春游之时,那些年轻女子恰在此时盛装打扮,踏青游玩,花招绣带,柳拂香风,一时都踊跃汇聚于此,毫不避忌。更有那性情泼辣的,连连喊道:“人种来了,人种来了!”片刻道路就阻塞得水泄不通。多亏行者叫八戒变出旧日嘴脸,竖起那一双大大的招风耳,将那妇女吓得跌跌撞撞,四散而逃。师徒几人这才得以穿过这烟花围困,终于到达馆驿。








歇脚尚未多时,就听人来报太师来到。三藏觉得此语他国通常的待客之礼有异,心下生疑,不觉发问:“太师来却是何意。”行者却早猜出端倪,不是想请,就是求亲。三藏慌问如何应对。行者叫师父只管答应,自由老孙处置。








三藏欲待还问,那太师早已来到。说明来意,果不出行者所料。三藏本欲坚拒,但悟空方才吩咐他只管应承,想是已有主意,便不想违了悟空的主张。但三藏面薄,让他说出应允之语实在为难,故而默不作声。行者却替师父一力应允下来。三藏大惊,待太师走后,一把扯住行者责问,又说死也不肯如此。行者这才道出计策:假意允亲,让女王倒换关文,送他们三兄弟离去取经,待得送行队伍出得城门,行者使个定身法将诸人定住,师徒四人就好脱身。如此方免得动棒伤人。三藏只得依言。








一切果如行者计划而行。








送行车驾到得城外,孙大圣正欲使定身法定住那些妇女,带师父脱身。忽而路边闪出一个女子,喝到:“唐御弟,哪里去!我和你耍风月去罢!”








一阵风响处,将唐僧摄去,无影无踪。








真真是:“脱得烟花网,又遇风月魔。”(2)








-----








TBC








(1)(2)都是原著的句子。








仍然是过渡章节,基本扣着原著写的,加上一点感情铺垫。接下来就要用到我引子和第一章里的私设了。那个私设一个目的就是给蝎子精的毒加属性。








原著里面师父被蝎子精抓那一回,说到行者发现师父中毒了,但中的什么毒,怎么解毒都没有交代。这篇文的脑洞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之所以前面写那么多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蝎子精,如来佛的前尘往事,就是为了在蝎子精这一回做文章。








女儿国王逼婚的情节极其略写,因为对这一段的改编太多珠玉在前,我又希望不让情节太拖,所以就这样了。

评论

热度(26)

  1. 江溥荣荷风清露-drea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