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狐兔】一天(早上七点半-早上九点)

cc杠上shmily:

五点半到七点零四分部分见上文,以及更新到了九点的部分


【早上七点半,研究所看起来仍然昏暗无比,身后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上。参天的植被把研究所上方的天空遮挡得严严实实,眼前突然出现一堆倒塌的塑料棚,里面依稀可以看出是土地,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片混乱不堪的塑料棚周围的道路十分整洁。


 


“这一片原来就是种植罂粟的地方。”拿出笔记录熊本海默校长的话,“罂粟喜阳光,原本并不适宜在这里种植,但是考虑到很多因素,在这里专门做了一个大棚为它提供充足光照和湿润的土壤。因为它的特殊性周围都有监控设备,但是这些监控设备全部失灵了。”


 


“请允许我打断一下,是暂时性的失灵还是永久的破坏?”。


 


“呃,是暂时性的,事实上,我们只丢失了两个小时的录像。”


 


“是两个小时的黑屏还是时间突然跳转?”


 


“黑屏。”突兀的声音插进来,转头看见一只穿着警服的鹿。“雨林分局洛克·狼赛尔,久仰了霍普斯警官。”


 


礼貌的点点头:“你好,狼赛尔警官。”


 


“我们的技术人员经过破解,并没有在黑屏里获得有价值的内容。”洛克简明扼要的介绍到。


 


“请问第一个报警的是?”她问。


 


“是安娜·卡列狐娜小姐,动物大学药学研究生,她在今天早上来做实验的时候发现两位豹保安昏迷不醒向我们报警。”校长说。


 


“可以带我去见见她吗?”


 


“没有问题,她在另一边的裸子植物研究室。我带你过去。”


 


这里的灯亮度都很低,熊本海默校长介绍说是因为一些植物对光照要求严格,灯光也会影响它们的生长。整个研究所庞大而路径复杂,即使跟在他的身后也感到会迷失在这些奇花异草里。


 


“您看起来对这里十分熟悉。”


 


“噢,霍普斯警官,我是药学研究博士毕业,在这里花费了十多年的青春呐,这里的边边角角我都烂熟于心。”


 


“安娜小姐?霍普斯警官想问你几个问题。”


 


一扇大门在面前打开,首先看到的却是火红的尾巴。


 


“朱迪?”


 


愣愣的看着火红的狐狸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是错觉吗?他脸上的毛比以前要红。】


 


【早上七点半,跟在她身后走进研究所,刚刚的闪光灯造成的眼睛里的青影在昏暗的环境里越发的令狐头晕,他不得不停下来闭上眼睛狠狠的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耳根,睁开眼睛终于一切不再被一团青色的光笼罩。


 


等等,眼前的路分了那么多的岔口,哪一个是种罂粟的地方?


 


“你好啊伙计,你知道哪里是种罂粟的地方吗,我是中央分——”


 


“左转右转再左转,沿着左数第二条岔路向前三百米,再右转,再走两百米。”


 


耳朵耷下来。


 


“谢谢你伙计。”


 


左转——右转——右转还是左转?好像是右转。沿着左数的第二条岔路——再左转还是右转——好像是左转,啊,眼前有个实验室,裸子植物实验室?难道还有植物是穿衣服的吗?


 


好像走错了,开门的是一只狐狸,白色的狐狸。


 


“你是谁?”


 


赶紧亮出警徽:“打扰了,我是尼克·王尔德警官,中央分局,被派来协助雨林分局调查罂粟盗窃案。”


 


她有些不信任的低头仔细看了看他的警徽,直起腰来时好像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说:“我想起来了,那只明星兔子的男朋友。”


 


“你是来调查我这个第一个报警的人的吗?别白费力气了,我已经被雨林那边的人盘问了三遍了,昨天晚上我和我男朋友一直在一起。”


 


“噢,那方便询问一下你们在做什么吗?”习惯性的发问,但在问出口的瞬间意识到这个问题似乎不对。


 


面前的白狐狸暧昧的笑着走到他面前,雪白的耳朵就在他鼻尖周围徘徊。她伸手整理了一下他的领带,微微踮起脚尖看着他的眼睛说:“王尔德先生,你和女朋友在一起会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哦话说回来,王尔德先生做的恐怕比我和我男朋友的刺激多了,毕竟是千年前的食物,更激发兽性吧,恩?”


 


觉得血在往头上涌,他刚想张嘴,却传来敲门声。


 


“哈,王尔德先生,别紧张,是你在问我话,你脸上的毛红得都快烧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试图勾引警官,我可对我男朋友忠贞不二的哟。”


 


她打开了门。一只小小的兔子穿着警服精神的看着他。


 


他觉得头有点痛。】


【早上八点四十分,“霍普斯警官?久闻大名。安娜·卡列狐娜。”面前的白狐狸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他们刚刚干嘛了?他怎么会跑到完全在另一个角落的裸子植物实验室来?作为报案者,卡列狐娜的心情未免好过了头,研究所被盗窃,价值高昂的罂粟被盗,更不要说它有提炼毒品的危险,在这个时候的仍然有心情继续在这里做研究?


 


“卡列狐那小姐。”点点头,刚想张嘴:“你昨晚——”


 


“我昨晚做什么都告诉王尔德警官了哟。是吧警官?”


 


“恩。”他的脸真的比以前红,卡列狐娜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让他这样奇怪?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尼克?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卡列狐娜小姐昨天——”


 


“关于你的不在场证明我们会派其他警官证实,你男朋友的联系方式是?”他打断了她的话,也没回答她的话。


 


“我早就给雨林那边的警官了。不得不说,明星拍档效率不高啊,时间不等人,两位警官,如果我的不在场证明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好吗?”


 


“对了王尔德警官。”白狐狸在关门前不怀好意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他一眼,“注意身体哟,有些事要量力而行。”


 


“我对我的身体很有信心。”他对她微笑。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忍不住跳脚,为什么狐狸之间的对话她听不懂!


 


 


“这是狐狸之间特殊的问候方式,我们都在聊天的结尾问候对方和对方祖宗的身体。”他低头微笑着解释。


 


“我觉得你们应该去查一查动物城的地下走私链,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卡列狐娜关上了门。“以及别听他胡扯,我们在讨论你的幸福,小美人儿。”】


 


【早上八点四十分,原来这只狐狸叫安娜·卡列狐娜。


 


别再看他的脸了,别再用那双紫色的大眼睛那么无辜的看他的脸了……不要再问她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是是是她告诉我她昨晚干嘛了……不就是做点爱做的事吗……嘚瑟什么……我们能不能赶紧走……离这只神经病一样的狐狸远一点……


 


“关于你的不在场证明我们会派其他警官证实,你男朋友的联系方式是?”扯开话题,扯开话题,不能让这个神经病调戏纯洁的像棉花糖一样的蠢兔子。


 


“我对我的身体很有信心。”微笑,对,微笑,露一点点牙齿。卡列狐娜,你看到我白森森的牙了吗,比你的毛还白。


 


你大爷的身体不好。


 


你全家身体都不好。


 


你男朋友身体更不好。


 


她看起来不高兴了,耳朵都耷拉下来了。不行,要解释一下。怎么解释呢?编一个吧,对对赶紧编一下。啊好久没有骗人了都觉得有点生疏了。


 


“这是狐狸之间特殊的问候方式,我们都在聊天的结尾问候对方和对方祖宗的身体。”


 


卡列狐娜终于说了一句正常的话,地下走私线太好查了,去一趟冰川区问候问候大先生就行。


 


不,就不该觉得神经病能说什么正常的话,现在的高学历狐狸就是这样的德行吗?还是棉花糖一样纯洁的小兔子可爱。等等,朱迪,别跑那么快,别跑那么快……】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6)

  1. 江溥荣明歆_这是杂食的大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