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狐兔】拟人/自设/NC-17:甜牙 01

清都:

警告:
❶拟人,自设有且多
❷【25岁Nick】X【17岁Judy】
❸OOC/OOC/OOC,作者理解的25岁/17岁的狐兔可能不尽人意
❹内容甜且阴暗,三观不正,含有r18部分
❺本篇是第一章
❻拒绝差评/人参,建议欢迎
❼不同的风格,希望大家喜欢


————————————————————


我爱你,如同大海爱着初升的朝阳。

如同水仙,倾心于水波,——梦境之水的光辉与清凉。

———洛赫维茨卡娅《我爱你,如同大海爱着初升的朝阳》


Chapter 1 【秘密】


这是一个秘密。
世上每个人都有秘密。
银灰色长发的少女拉起滑下去的长袜,白皙纤细的手指划过腿部的肌肤,残留着一点温度。
今天是周四。
少女直起腰来,看起来漫无目的地四面环视。
现在是中午了。
她没有看到任何一张熟悉的面孔,于是呼吸一松。
快步走向约定好的地方,少女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漫不经心,但是略显急促的脚步却暴露了她的内心。
我好像……迟到了吧。
是吗?
男人在一家异国风情的餐厅门口静静地站着,手指之间夹着一根燃烧的香烟。
“……”他看到了正在走来的少女,若无其事地掐灭了烟。
男人看起来身姿挺拔,他今天穿了一套烟灰色的西装,颜色与少女的头发相近,在他身上显得他的肤色愈发苍白。
在少女的眼中,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下的男人那橙红色的发丝像是正在燃烧的火焰。但是当她走近时,男人那双深邃的翡翠般的眼睛,却无比平静。
她停在男人的面前,眼睛里是他的倒影。
“Hey,Judy,早上过的好吗?”
他问道,声音有些沙哑。
“嗯……你呢?”
名为“Judy”的少女反问,同时牵住了他的手。
“再好不过了。”
他微微一笑,仿佛是在回应Judy脸上的笑容。
接着他自然而然地低下头,问候般地轻吻了一下少女的唇,少女配合地微昂起了下颌。
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再平常不过的情人,只不过女孩略显青涩的面孔与颇为成熟的青年似乎有些不搭调,但是他们两人之间那种完美无缺的气氛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点。
男人离开少女的唇,冲她轻轻呼了一口气。
“你想吃什么,我觉得今天这种天气……最好吃些热情的味道。”
他脸上出现了一抹懒洋洋的笑,指腹摩挲着她的手心。
“你说了算,Nick。”Judy说道,两人牵着手走进了餐厅。


这是顿美好的午餐,非常美好。
实际上,对于一对恋人来说,凡是独处的时间都是世间最美好不过的了。
但也许会越来越贪婪。
Nick抿了一口白葡萄酒,宛如宝石的绿眼睛直直地看着对面他年幼的情人青涩却美丽的面容,目光暗藏着难以察觉的索求。
他知道自己对于Judy的渴望,他想念她柔软的身体、还有深夜的月光般的垂落的银色长发。
她像是一朵怒放之前的鲜花,有着难以言喻的美感。而他正好完全迷恋着这样的美感。
Nick将目光从她洁白修长的脖颈上移开,他放下酒杯,但可能由于不小心,有一些透明的酒液洒到了Judy放在桌面上的右手手背。
她看着液体滑落,然后想要去拿一张纸巾来擦拭它。
预料到Judy接下来的动作,Nick先一步抬起她的右手,伴随着一个暧昧不清的微笑,他用手抹去了那些白葡萄酒。
Judy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Nick接着伸过去了他沾着酒的手指,轻轻地压住她的下唇。
“如果你接下来,舔了舔下唇,宝贝儿。”他戏谑地说,眼中闪动着玩笑的光芒,“我就让未成年人饮酒了。”
听到他的话,Judy瞪了他一眼,拿开他的手,故意舔了舔下唇,说:“听起来好像您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呢,Wilde先生。”
Nick故作吃惊地发出“噢”的一声,笑意却爬上了他的眼底。他冲Judy眨了眨眼,在餐厅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扑闪着的睫毛看得Judy心有些痒。
“你吃好你的那份了吗?”Nick问道,有一缕调皮的发丝垂在他的额前,让他看起来比一开始更加随和了一些。
Judy点点头:“接下来有什么活动吗,Wilde先生?”
在他的眼中,少女紫罗兰色的眼睛因为灯光的照射,如同洒满了星屑,璀璨而迷人。
男人的喉结动了一下,没有答话。
他站起身来,叫侍应生过来结了帐,然后示意Judy挽住他的手臂,离开了餐厅。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以交谈着。
Nick将外套搭在肩上,他身上那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感觉暴露无遗,但看起来他毫不在乎,Judy也毫不在乎。
初秋午后的街道上人并不算多,路边种植的梧桐已经落了一地枯黄的树叶,zootopia作为一个大都市、最美好的时光也就是在类似现在这样四季景致最为明显的时候。
伴随着秋风摩挲尚存绿叶的“沙沙”声,Judy和Nick缓缓地走着,看起来是一对无忧无虑的情人。
“一个问题。”突然,Nick问道。
“Hopps小姐,你喜欢美术吗?”
问话的同时,男人略显狡黠地痞笑起来。
Judy深谙这样的表情之下隐含的意味,她用手指绕了绕垂到脸颊边上的发丝,回以Nick一个一模一样的笑容。
“我可以喜欢,如果你喜欢的话。”
“——你喜欢吗,亲爱的?”
Nick停下脚步,抬起手似有似无地触了触她的唇瓣,然后俯下身吻了吻她的眼角。
“当然。”
他那温热的气息与低沉的声音交织着,飞入了Judy的耳中,拨动了她心里的一根弦,使一种沉醉的情绪涌上心头。
她定住,假装为他系了系领带。


少女身着青年的黑色的衬衫,身材在宽大的衣裳里显得格外娇小。
她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抱着他的颈部,口中呼喊着他的名字。
在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墙壁上挂着很多幅或是恬静优雅或是抽象现代的美术作品,但她无暇顾及它们的内容。
她感到自己的泪水正在顺着她脸颊的弧度流淌、然后滴落在她的、也许是男人的肌肤上,与汗水融为一体。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少女感到自己的脑子像是被蜜糖浸泡着,她被身下的男人征服着、同时被她自己征服着。
男人细碎地亲吻着她的肌肤,从下颌、到脖颈、下落到锁骨,最后停留在乳房。他扶着她的腰肢,两人紧密结合起来,身体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她能听见自己喘息的声音,但是除此之外一片静谧。
如同狂风暴雨中起起伏伏的波浪,她捧起男人的脸庞,狠狠地亲了下去。
她能听见他在唇舌纠缠的空隙低声喊着她的名字,她能看见那双美丽的绿眼睛里自己的倒影,以及溢出的迷恋。
青年迷恋着这样的少女,正如飞鸟迷恋着鱼。
这个认识让她笑了起来,清脆诱人的嗓音满是愉悦。她缠绕在男人腰部的双腿越来越紧绷,眩晕感袭击了她。
男人将她压在身下,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的大腿。他的头埋在她的颈窝,炙热的吐息拂过她散落的发丝,渗透进她的身体。
情欲的色彩侵蚀了她的脑海,她的泪水掉落得越来越多,因为那灼人的快感。
与男人之前想象的情景一模一样的,少女那头皎洁的月光似的银色长发与墨蓝色的床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就像美丽的夜晚。
他越来越热情,像要把她嵌入自己身体一般紧紧地抱住她,轻咬着每一寸光洁无瑕的肌肤。
这像是一个由两人共同参与的游戏,需要极端默契,但又可以带来无上的快乐。她与他一样,都热衷于这样的游戏。
她迷乱地迎合着情人的动作,目光从米色的天花板移到了身上男人起伏的背脊。她热爱他的身体,因为他的身体里蕴含着力量以及美感,尤其是勾勒它的线条,流畅而美好,这使她忍不住用手指顺着他优美的背脊线抚摸着他。
而他则回以她更强势的动作,毫不留情地侵略着她,给予她难以言喻的快感。
倏地,一阵金色的闪光笼罩了她的视野。恍然间她似乎喊了男人的名字,并且哭泣起来。她到了顶点。


Judy蜷缩在Nick的怀里,大脑放空。
她眨了眨眼,看着Nick已经完全凌乱的头发,回想着男人平时漫不经心却又精明的样子,与刚刚被爱欲席卷的模样毫无相同之处。
但是,不可置否,她沉醉于Nick因她而改变的感觉。
这有些病态,但她不得不承认。
……
到底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Judy蹭了蹭男人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就像是梦幻泡影。
但又不是梦幻泡影。
因为她记得他们相遇的那天,清晰明了、好像就在昨天。
当时的情景慢慢浮现出来,Nick搂紧了她,顺便在她的发丝上烙下一吻。
她记得。
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
因为惹怒了校霸,在下午回家的路上,她被一堆小混混堵在了街口。然后她不停地跑、哪里有路就往哪里跑,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被那些人抓到的话,下场绝不美好。
终于甩掉那群人之后,她扶着一面墙大口大口地喘气,几乎要瘫软在地上,心有余悸。但是就在她快要完全放下警惕之时,她环顾四周,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三区的边缘地带。
三区。她一想到这个地方就不禁打了个寒噤。zootopia五个主城区当中最神秘也最令人恐惧的地方,听说zootopia所有见不得光的、肮脏的、令人胆寒的事情全部汇集在三区。
从她出生起,她离三区最近的一次恐怕就是在五岁的某个时候,她与父母走散了,被拥挤的人流带到二区与三区的交界处,幸亏有一位警察正好在附近,否则她接下来的人生可能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可她现在就在三区之中。
她能听见远处传来的吵闹的音乐声,还有越来越近的妓女与客人的调笑声。
一股巨大的惊怖瞬间笼罩了她的身心。
她小心翼翼地蹲下来,抱着膝盖,低下头,试图装作一个小流浪汉。
但她不知道,三区的流浪汉从不在边缘地带行走。
过了不知多久,夕阳的余晖都洒了一地。在她以为躲过一劫,想要悄悄起身离开的时候,有人站到了她的面前,饶有兴味地蹲下身来,与她平视。
于是她就这样遇见了,那个有着一头热烈的橙发、以及一双冰冷的绿眼睛的英俊男人,Nick Wilde,她的情人。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她就隐隐察觉到自己在劫难逃。
她完全怔住了,忘记了恐惧、惊讶之类的情绪,只是看着他。
而当时的Nick则表现得不像个刚刚遇见她的陌生人。他用一种熟稔的口吻,带有一丝丝笑意,向她说道:
“你有一双非常美丽的眼睛,年轻的小姐。”
“我想我可能迷上你了。”

就此,一个共同的秘密出现在了他们二人的命运之中。
她的确在劫难逃。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