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溥荣

【蔺靖】(黑鸽)情囚(上)

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前两天刮了一阵黑鸽风,某人 @三三_抖森家大太太東哥家小丫鬟 拿刀架在我脖子上让我写了一篇黑鸽,我憋了好久,这三天一天一篇铺天盖地的火速完结,90度鞠躬,请大家进来看看咯~~~


————————我是正文————————


大梁 景佑七年 梁帝萧景琰御驾亲征南楚,会同云南穆府郡主霓凰与小王爷穆青前后夹击,打了个漂亮的开门红。


霓凰利落的翻身下马,


“臣霓凰携弟青,参见陛下。”


景琰也从马上下来,笑着抬抬手


“郡主不必多礼,快快请起。随朕入帐。”


霓凰和穆青跟在景琰身后进了大帐,景琰入了帅位。


“今日一战我军虽大获全胜,但歼灭的只是其一小股前军,南楚大军仍未动分毫,各位将军还要安抚好众将士的情绪,以免骄兵必败。”


众将行礼称是,景琰又与众人讨论了随后的战策和兵将排布,众人才退去,只留霓凰和穆青在帐中,穆青看着众人退下,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又爬了上来


“皇上,今儿这一仗可真痛快,以前就听说靖王也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可却从没见过,今儿我可算见着了。”


“青弟,不得无礼。”


霓凰低声训斥,景琰却不以为然。


“无妨,自从登基以来,身边能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我也很是想念那些征战沙场的时日。”


“所以皇上就来御驾亲征了?”


穆青死性不改的插嘴,被霓凰横了一眼把话头接过去,


“陛下固然亦是一员悍将,但也要顾及龙体才是,御驾亲征,甚是危险啊。”


景琰从帅位上下来,走到沙盘前


“朕知道,所以才来你云南御驾亲征。”


霓凰姐弟表示不明白,景琰笑了笑,


“云南有你穆府镇守,向来攻无不克,朕来此,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与穆青也并非是盲从皇命的愚忠之徒,即便朕长期远离沙场,做出一些不当的决策,有你们在,也定能及时挽回。”


也许是站在沙盘前的景琰更像是昔年的靖王,霓凰也放松下来,


“既不会损伤陛下的龙体,又可让陛下一舒胸怀,还能鼓舞士气扬我国威,这一举三得的主意,倒像是蔺少阁主的手笔。”


景琰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穆青从霓凰身后探出头来问


“既是蔺先生的主意,他怎么没跟来?”


景琰想到蔺晨,不自然的愣了个神,


“他从来来去自由,给我扔了这么个主意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蔺晨是受了梅长苏临终之托照应景琰的,看起来也不甚上心,总是四处悠悠荡荡的,隔三差五的打发飞流来送个信,教导几句一般人无从得知的秘闻,隔上三五个月再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景琰的寝宫,关心一下景琰的身体和近期的朝政。但这一次……这一次大概是景琰有生以来最狼狈的时刻了。也许蔺晨也是这么想的。


时间推回到一个月之前,景琰在早朝上刚跟那帮腐儒们发了顿火,大太监高湛闻风而动的给陛下备了太后娘娘亲手调的香汤,沐浴解乏。景琰正在池子里泡的舒服,就感觉颈后一阵凉风,景琰下意识的挥手向后扬起一捧水,淅淅沥沥的水幕扬起又落下,随着水雾散去,蔺晨愠怒的脸出现在面前,飘逸的秀发湿哒哒的粘在脸上,滴滴答答的淌着水。一身从未见过的流云缠枝莲的黑衣服服帖帖的贴在身上,景琰强迫自己收回那不由自主的划向微凸的肚子的视线,


“蔺先生……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蔺晨深吸了一口气,


“萧景琰,你……”


话只说了个开头就停下了,蔺晨把嘴边的怒斥都咽了回去,裸身的萧景琰站在水里,只没到脐下三分的水面完美的托住那劲瘦的腰肢,却欲说还休的遮住了人鱼线尽头的景色。蔺晨低下头摸了摸下巴,不打算告诉景琰这件事,反而正大光明的在池边坐下,


“我刚好回金陵,听说你最近不高兴,就来看看,我不知道这儿是你的浴室。”


景琰没想到蔺晨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喊了自己的名字一句,就什么都没有了,又听他说是因为关心自己才来的,更是感动,忙趟着水往蔺晨这边走过来。蔺晨第一次有了想要躲的欲望。


“多谢先生关心。只是最近朝中冗杂之事太多,故而忧心。”


蔺晨微微侧过一点头去,景琰平直的肩膀上挂着稀疏的水珠,晶莹的向下滚落,沿着紧实的肌肉纹理滑入水中。


“心……心烦就出去散散心呗。”


景琰转身在浴池边的台阶上坐下,从蔺晨的角度看去,被水沾湿的发丝贴在肩头的肌肉上。


景琰把自己伸进温暖的水中,舒展开四肢,


“我现在是皇帝,想出宫一趟谈何容易。还真是怀念当年可以纵情疆场的日子。”


蔺晨的丹田里真气乱窜,四下蔓延,原本就有些异样的内息更加混乱。他强迫自己别过头去


“这样吧,我帮你想个办法出去散散心,你呢,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景琰有些警惕的看了看蔺晨


“什么条件?”


“让我在你这宫里住些日子。”


景琰低头想着,手不自觉的拨了拨水面,荡开一层涟漪,带开一些花瓣药草,隐隐约约的露出一丝肌肤的颜色,蔺晨吞了口口水,


“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宫里不是你说了算?”


“让你住进来倒不是难事,只是总要有个名目才好。”


蔺晨忙挥手


“别别别,你这宫里什么秘密都没有,我就悄悄的在你这寝宫里待着就行。”


“这成何体统啊。”


蔺晨从袖子里掏出那把不离身的扇子,在景琰头上一敲


“什么体统不体统的。就说你答不答应。”


景琰有些反应过来


“你不会是惹了什么事,躲到我这里来了吧?”


蔺晨的视线漂游了一下


“哪儿那么多话,就说你乐意不乐意,当然你不乐意也不管用。”


景琰见惯了他这股耍赖的劲儿,笑着答应,


“好了好了,你就住下吧,反正以你的本事,也不会有人发现。顺便你也教教庭生。”


听到“庭生”这个名字,蔺晨神色愣了一下,附和着笑笑。


“我让飞流给你的丹药你吃了么?”


景琰点点头,蔺晨很满意,转身晃荡走。


“我去调一下内息,你……少泡会儿,水凉了。”


说完晃晃荡荡的往内殿去,景琰望着他的背影眨眨眼,这是温泉,水不会凉……但是这会儿景琰没想到蔺晨的这点反常,他只是觉得,蔺晨穿黑衣也挺好看的。


景琰不知道蔺晨到底出了什么事,但看样子是挺严重的,他虽然住了进来,但几乎不怎么与自己玩笑,与往日一来一往都要说笑几句的习惯大相径庭,也许久不见他一袭白衣,反而全是流云缠枝莲的黑衣,但这个时候的景琰已经在忙着准备到云南御驾亲征的事儿了,没有细想。


出征前一夜,蔺晨不知为什么,坐在床上看着景琰,看的景琰心里发凉,那眼神总让他觉得自己是一盘榛子酥,下一秒蔺晨就要把自己吞下去


“蔺晨,你……有什么事么?”


“没事,此次出征,虽然不甚凶险,但毕竟刀枪无眼,你也不要太过任性冲锋陷阵,要是缺胳膊断腿,留下半条命回来,我是不会救你的。”


景琰躺在里侧乖乖点头,看蔺晨面色变了变,转身下了床


“你先睡吧,我去外殿调息一下。”


景琰惦记着明日的出征,虽然不放心,但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朦胧中感觉有谁摸了摸自己的脸,又说了句什么。


 


也不知蔺晨现在怎么样了,他的身体似乎不大好。


景琰走神想着蔺晨,连霓凰叫他都没听到,还是穆青没大没小的戳了他一下,才回过神来。


“啊?”


“陛下,是否连日奔波太过疲累了?臣先行告退吧。”


景琰没有硬撑,点头让他们退下,自己坐回帅位,安安静静的想了一会儿蔺晨。


这场仗打的格外顺利,景琰的脸上天天都有笑意,坐在帅帐中望着下面的各位将军


“经此一役,我南疆边境又可以有十几年的太平了,霓凰,你真是功不可没。”


霓凰行礼自谦,旁边的穆青一脸等着表扬的表情,看的景琰不由得加深了笑意


“穆青亦是不堕家风,该记一大功。”


穆青乐呵呵的上前


“谢陛下,不过今日见陛下斩那个敌军左先锋才痛快,就那么一剑直直的刺过去,我都吓了一跳……”


穆青动作夸张的比划着描述景琰是如何在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整个帅帐都充斥着笑声,连霓凰都难得的没有斥责他的无礼,就在这一片轻快中,列战英一脸沉郁的进来,跪倒在景琰面前


“陛下,金陵加急,——”


庭生,反了。


“什么?”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列战英,


“庭生殿下趁着陛下御驾亲征在外,自己代天理政,率兵逼宫。”


景琰闭着眼捂着额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还是霓凰开口问


“那太后和小太子如何?”


“这个很奇怪,高公公从宫里辗转传出的消息,说就在庭生殿下逼宫前的一刻钟,太后与太子殿下就都不见了。”


霓凰点点头


“那蒙大统领是逃出来了么?”


“是的,庭生殿下本来是要扣押蒙大统领的,但被大统领逃出来了,但他身边现在也只有几个亲近副将,五万禁军还是落在庭生殿下手里了。”


穆青低头算了算


“金陵里连里里外外连巡防营都算上,也不过十几万人,太后和太子又不在他们手里,陛下,咱们这就带兵杀回去,准保让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满地找牙。”


这次都不用霓凰,旁边的一个将军就开口了


“小王爷,咱们跟南楚的这场仗还没完全打完,这个时候,可不能撤兵啊。况且庭生殿下手里本就有兵马,他的兵力细算下来,也与咱们差不了多少啊。”


穆青扁扁嘴


“也是,哎,陛下,您倒是给句话啊。”


萧景琰抬起头


“逼宫当日,可还有旁人从宫中出来?”


“回陛下,除了蒙大统领和那几个亲信之外再无他人。”


景琰深吸了一口气


“你说,那一日逼宫前一刻钟,太后和太子才不见的?”


列战英想了想


“是的。”


不知是谁在后面忽然说了一句


“凭蒙大统领和五万禁军,不应该抵御不住,被逼逃遁啊。”


这也是景琰在思虑的问题,当年以三千人抵挡誉王五万大军,蒙挚尚且能抵御三天,何况五万禁军齐备的情况下,他心里隐隐有一个不好的想法,他不敢去触碰。


“陛下,为今之计,还是先确定太后和太子是否平安吧,万一……”


霓凰沉吟片刻,也看出景琰心思烦乱


“陛下,不如这样,让青弟带十万将士仍守在这里,臣与另外十万随陛下回京。”


景琰摇摇头


“你要留下,让穆青跟朕走。只带五万人马,禁军虽然被庭生扣在手里,但一时半会儿,庭生是用不了这只队伍的。而且穆青毕竟年轻,朕怕万一这是一个围魏救赵的局,穆青在这里恐怕会乱了阵脚,还是你留下。”


“是!”


 


景琰带着五万人马星夜兼程往回赶,一路还顺手收拾了两个已经归顺了庭生的地方官,赶到金陵也还是用了三日,景琰下令大军在城外五里安营扎寨,趁乱逃出城的蒙挚和几个亲信也归到了营中。


蒙挚一脸的懊恼


“陛下,臣有罪,未能保护好太后和太子。”


景琰伸手去扶他


“祸起萧墙,也不能怪你,如今形势看来,母后和太子必然是不在庭生手里,想来也算是一件好事,只是朕疑惑,凭你带领五万禁军,为何连一日都抵抗不住,以至于被逼逃遁呢?”


“哎呀,陛下不知,萧庭生军中有一人,身穿黑衣,围帽遮面,此人用兵诡谲,甚是怪异。”


景琰的双手倏然握紧,猛地站起身来,神色急切的追问,


“可看清身形面貌?”


蒙挚有些莫名其妙,仔细想了半天,


“不曾看清,只是身形十分熟悉,只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景琰满心的愤恼却还有一点点庆幸,真的是他,好在,没人认出他,自己还能想办法保住他。


景琰抬眼看见蒙挚和穆青满脸的疑问,自觉失了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慢慢坐回椅子上


“恩,朕知道了,你们去吧。”


 


景琰屏退了左右,陡然安静的帅帐弥漫着令人心悸的寒冷,他发疯一般的想念着蔺晨的体温和味道,想念着那些短暂却已经烙印在心里的温存。他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背叛,甚至是庭生的背叛他也可以安然接受,唯独这个人,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可能,这一定是个局,是一个挑拨自己与蔺晨的局。


帅帐的蟠龙帘被猛的挑起,


“来人,备马。点一千轻骑。”


景琰不顾所有人反对带了三千人直奔城下,到城门口勒马抬头,只见城上立着一道墨色人影,


流云缠枝莲的纹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双眸赤红泛着妖冶的光,蔺晨三分冷漠三分戏谑的站在城楼只往下瞥了一眼就转了身。


他身后,一抹苦笑蔓延上景琰的嘴角,一口鲜血喷出,忽的从马上栽下来。


蔺晨,为什么真的是你。


————————我是胡话————————


明天高能预警,全篇都是污污污,我实在是不行了,我去吃点韭菜补补……


 



评论

热度(323)